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斯里兰卡的眼睛
  新华网 ( 2020-02-07 15:12:30 ) 来源: 《环球》杂志
 

  斯里兰卡人谈及眼角膜捐献事业,最让人难忘的有两句话:一是“不要把你的器官带到天堂,天堂知道这里(人间)更需要它”;二是“我们希望透过斯里兰卡的眼睛看到全世界”。

《环球》杂志记者/唐璐(发自科伦坡)

  被誉为“印度洋上一颗珍珠”的斯里兰卡,不仅盛产享誉世界的蓝宝石、锡兰红茶,还有一样非常与众不同的珍宝——眼角膜。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眼角膜捐赠国,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斯里兰卡已经向国外捐献6万多枚眼角膜。

  斯里兰卡仅有2100余万人口,其中至少177万人已签署文件正式承诺将会在身后捐献眼角膜。这个数字听上去似乎有点让人难以置信,但如果就眼角膜捐献话题与斯里兰卡人进行探讨,就会发现这绝非天方夜谭。

  斯里兰卡人谈及眼角膜捐献事业,最让人难忘的有两句话:一是“不要把你的器官带到天堂,天堂知道这里(人间)更需要它”;二是“我们希望透过斯里兰卡的眼睛看到全世界”。

缘起:“眼角膜之父”的一篇檄文

  斯里兰卡并非一夜之间成为“世界的眼睛”。这个国家也曾因缺少可移植眼角膜而使很多人无法摆脱黑暗。

  1958年,身为医学博士的哈德逊·席尔瓦看到不少眼疾病人因缺少可移植眼角膜而失明,这令他感到非常沉痛,于是他与妻子、母亲一起,写下著名檄文《人死眼犹生》,号召斯里兰卡人一起给失明的眼睛带来光明。

  第二年,席尔瓦收到了第一枚捐献的眼角膜,并将其保存在自家冰箱里。1960年,席尔瓦将刚刚去世的母亲的眼角膜捐赠给一位贫穷农民,以实际行动赢得了斯里兰卡人的心。1961年,席尔瓦成立斯里兰卡眼捐献协会。目前,眼捐献协会下设国际眼库、人体组织库、哈德逊·席尔瓦眼科医院以及隐形眼镜实验室。

  据说,在眼捐献协会成立初期,席尔瓦常常遭遇敌意。不过,斯里兰卡人宗教信仰中的“布施”概念使得眼角膜捐献得以迅速推动。后来,随着斯里兰卡人捐献眼角膜热情高涨,眼角膜已经变得供大于求。于是,席尔瓦开始将富余的眼角膜送到其他国家。1964年,他将一些眼部器官放在装满冰的保温壶里,乘坐飞机送往新加坡。

  这位斯里兰卡“眼角膜之父”于1999年去世,但他的眼角膜捐献事业却没有因此停滞,反而变得日益红火。越来越多的斯里兰卡人表态愿意无偿捐献眼角膜,捐献数字从每个月几枚到几十枚,再到几百枚,甚至上千枚。

根基:乐施的品性

  斯里兰卡人信奉小乘佛教,乐善好施,分享和给予是他们的美好品性。斯里兰卡人相信,布施身体部位可以帮助他人,尤其是布施眼角膜可以让他人重见光明,这样可以换来“福报”。以下这些话就是寺庙里的长老经常念叨的:“把你的眼睛乃至整个身躯都捐出,这样天地都将会保佑你的生活。”“并非需要当下就捐出眼睛,而是当你死去的时候能够想,‘如果我身体中任何部分能够对别人有用,我都会悄悄地放弃。’”

  或许是耳濡目染,很多斯里兰卡人都把捐献眼角膜视为一件很平常的事情。2019年底的一天,记者在科伦坡最重要的佛教圣地凯拉尼亚皇家大佛寺便见识了这样一幕。

  那天正好是斯里兰卡佛教徒每月一次的满月节。按照惯例,满月节这天是公共假日,而佛教徒通常会选择在这天去寺庙礼佛。凯拉尼亚皇家大佛寺附近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内,簇拥着很多当地人。从远处乍一看,会认为那是一个普通的购物或咨询场所,近看,方知原来这是一个供眼角膜捐献志愿者填表签字的地方。

  大约5米长的桌子两侧挤满了人,一边是来帮助眼角膜捐献志愿者填写表格的工作人员,另一边则是前来签署正式文件的眼角膜捐献志愿者。记者注意到,这些来签字承诺捐献眼角膜的人,职业、年龄和性别各异,但所有人都神态自若,甚至谈笑风生。

  现场工作人员会给每一位前来填表的志愿者耐心讲解注意事项,比如一定要把承诺书放在家人看得到的地方,捐献者去世后如何处置眼睛并在有限时间内立即通知斯里兰卡眼捐献协会分部或者总部,等等。

  据介绍,有关眼角膜捐献的表格不仅自己要填写,通常情况下还要拿回家让两名家庭成员作为见证人签署。工作人员协助志愿者填好表格后,会帮他们仔细填写一张黄色小卡片,上面印有捐助号码。“你最好把黄卡片放进钱包里,或者任何随身带的证件里,这样才能让人看到它,知道你已经承诺捐献眼睛。”工作人员对志愿者说。

  阿马拉斯里是一名普通劳工,有两个小孩。他表示,自己是看到有关眼角膜的宣传后来到这里填表的,“其实我现在就可以把身体的一部分捐献出来,但是考虑到孩子的未来,以及自己和老婆的生计,我还需要眼睛和身体,以便能够继续工作。不过我死后会捐出眼角膜,那将不是个问题。我愿意以签署正式文件的方式作出这个承诺,这是我能为那些失明者所做的唯一的事,也是最好的方式。”

  据了解,当天活动的组织者是一个叫做“绿色一代”的非营利组织。该组织原本计划在早7点到晚7点的12个小时内,为斯里兰卡国际眼库征集1500个正式填表的眼角膜捐献志愿者。而那天的宣传效果出奇地好,到下午5点就已经提前完成1500个眼角膜捐献志愿者填表的既定目标。

  记者注意到,斯里兰卡眼捐献协会发出的捐献者表格注册号已经排到177万,这意味着至少有177万名斯里兰卡国民已经签署无偿捐献志愿书。以斯里兰卡2100余万总人口计算,这意味着平均每12个斯里兰卡人中就有一位眼角膜捐献志愿者。

保障:安全高效的网络

  位于科伦坡七区的中国大使馆对面的一个安静角落,矗立着一座金色的席尔瓦博士雕像。雕像身后有一栋不起眼的白色建筑,那便是斯里兰卡国际眼库大楼——斯里兰卡眼角膜收集网络的中枢。

  斯里兰卡国际眼库高级经理贾纳特表示,为了保证眼角膜收集工作安全有效,他们在全岛一共建立了450多个办事处,每个办事处都有一名技师。贾纳特自己也是一位志愿者,其工作就是确保在接到捐献者逝世消息后4小时之内完成捐赠签署、球体摘取并第一时间送达眼库。

  “经过消毒的眼角膜在办事处的流动冰箱里停留时间大约为24小时,一般来说,技师会在10小时左右把眼角膜送到科伦坡的国际眼库大楼。”贾纳特告诉记者。

  为了让记者近距离观看眼角膜,贾纳特打开了国际眼库里的冰柜。“这是经过专业处理的眼角膜。”贾纳特给记者展示了装有两种不同颜色药水的眼角膜瓶,颜色较浅的是进口药水,价格比较高,但眼角膜保存时间可以达到14天;颜色较深的是本地国产药水,价格便宜一些,眼角膜保存时间是5天。一般来说,运送地点比较近或者航班为近期的就选择用本地药水。

  记者注意到,贾纳特办公室的一面墙上,密密麻麻地标注了来自世界各地以及本地的眼角膜需求信息。“对于我们眼库来说,中国曾经是需求量最大的国家,迄今我们向中国提供了7000多枚眼角膜。目前,巴基斯坦是斯里兰卡眼角膜最主要去往国,每个月有100多副。”

  正当贾纳特给记者普及眼角膜知识时,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原来一家距离科伦坡不算太远的地方医院紧急申请一副眼角膜。经过周密准备,贾纳特把眼角膜交给了前来取货的一名专业快递员。

来源:2020年2月5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