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日本在中东“走钢丝”
  新华网 ( 2020-02-12 07:16:26 ) 来源: 《环球》杂志
 

  有分析人士认为,安倍在向中东派遣自卫队的同时出访相关国家,主要有三重考虑:确保本国能源安全,充当美伊纷争调解中间人以及为修改和平宪法制造所谓合理性。

庞中鹏

  日本的中东外交近来令人瞩目。先是2019年岁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接待了到访的伊朗总统鲁哈尼。紧接着,日本内阁做出了派遣日本自卫队员与舰机赴中东有关海域单独执行护航巡航任务的决定。

  2020年1月,安倍对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曼等中东三国进行了为期5天的访问。安倍启程当天,作为日本向中东派遣自卫队的第一批部队,2架P-3C巡逻机奔赴中东。

  显然,安倍政府正加大力度深化中东布局。有分析人士认为,安倍在向中东派遣自卫队的同时出访相关国家,主要有三重考虑:确保本国能源安全,充当美伊纷争调解中间人以及为修改和平宪法制造所谓合理性。但在中东局势吃紧之际,日本能发挥的作用有限,其派兵之举也引发诸多争议。

  复杂情况下,日本中东布局深化之路恐难顺遂,主要表现在其内政外交多重掣肘等五大方面。

受制于人,难展拳脚

  日美同盟这个日本外交基轴的存在,决定了日本中东外交难以完全“放开手脚”,难以完全单独行事。

  日本与伊朗之间的外交互动,尽显其中东布局“两头受累”的艰难。

  据悉,2019年12月20日,鲁哈尼动身往日本前,美国向日本方面提出,日本可以接待伊朗总统到访,但安倍在与伊朗总统结束会晤后,须立即把日伊首脑会晤结果通报给美国方面。在鲁哈尼结束访日之后,安倍立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了电话,通报了日伊首脑会晤的内容。

  有分析人士指出,这一波操作,深刻反映出日美同盟对日本开展自主外交的束缚,也反映出美国作为盟主对盟友日本开展自主外交的信任度不足。在美国看来,日本外交须在美日同盟这个大框架内小心展开,日本外交所作所为,须以美日同盟为限制,或是服从与服务于美日同盟这根主轴。如果有“越雷池”的行为,抑或日本外交行动触犯了美国利益,那么轻则会对日本有所提醒与“敲打”,重则会毫不留情地“惩罚”。

调停手腕深受考验

  若美国与伊朗之间的敌对程度不断加深,日本作为中间人,其协调角色与手腕必然受到严峻考验。

  安倍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针对伊朗外交可谓下了一番功夫。2019年6月安倍历史性访问伊朗,12月鲁哈尼回访日本。仅隔半年时间就成功实现了两国首脑互访,这在日本外交史上都是不多见的。

  然而,日本强化与伊朗的关系,是带着“任务”来的,即充当美伊紧张关系的“协调人”或“中间人”,为美国“带话”,或者把伊朗的讯息传达给美国。倘若日本的“协调”真能奏效,成功使美伊紧张关系得以缓和,并最终推动美国逐步减轻对伊朗的制裁,等等,那日本可堪称“居功至伟”。

  不过,事实证明,这些不过是美好愿望而已,至少现阶段是这样。2020年伊始,美军“地狱火”导弹袭杀伊朗重量级军事人物苏莱曼尼,致使美伊矛盾陡然升级,地区动荡加剧。有人说,这一波炮火与怒火着实“打脸”日本,让其居中斡旋的努力付诸东流,也从中可见美伊矛盾对日本调停人角色与手腕的严酷考验。

地区矛盾考验安倍智慧

  安倍如何在海湾逊尼派大国沙特和什叶派大国伊朗之间取得外交平衡,这考验着安倍及其政府的外交智慧。

  海湾地区有两个存在重大分歧的阵营,一是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阵营,二是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阵营,这两大以宗教派别划分的阵营,长期以来矛盾重重且难以调和,为争夺地区影响力明争暗斗。

  不仅如此,由于扼守着海湾咽喉要道——霍尔木兹海峡,伊朗在海湾地缘政治博弈中的地位更加凸显。霍尔木兹海峡承担着全球近40%石油的出口供应,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艘油轮进出海峡。海湾沿岸产油国的石油,绝大部分须通过这个海峡输往西欧、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等地。这些产油国除了沙特和伊朗外,还有伊拉克、科威特、卡塔尔、阿联酋、巴林,它们共同负担着西方石油消费国60%的供应量。由于它是油轮来往的必经通道,一旦被切断,西方经济就会遭遇致命威胁。

  鉴于霍尔木兹海峡的极端地缘重要地位,日本加强与伊朗的关系,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保障往来于霍尔木兹海峡的日本原油、天然气船只的航运安全。但是,日本与伊朗深化关系的同时,无形中或客观上可能给沙特等国留下不好的印象。

  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阵营还包括阿联酋等国,沙特与阿联酋是日本中东原油进口必须倚重的两个重要国家,占据日本中东原油进口6成多的份额。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迫使日本等进口伊朗原油的国家不断削减进口伊朗原油的份额(直到为零),因此,伊朗原油占日本中东原油进口的份额迅速下降到了目前仅有的5%左右。

  简单地说,日本原油进口大部分要依赖沙特与阿联酋等国,沙特与伊朗关系紧张,而日本却在加强与伊朗的关系,这是一个难以回避的矛盾“怪圈”。面对这个“怪圈”,稍微处理不慎,就有左右不讨好甚至两面都得罪的巨大麻烦。虽说安倍近期出访了沙特等国,好让其消除对日伊加强关系的担忧。但是,如何恰当平衡与伊朗和沙特这两个有着巨大分歧的国家的关系,将是安倍必须长期面对的棘手难题。

自卫队海湾之行压力大

  日本单独派兵赴中东海域执行护航任务,也面临着如何协调好和美国、伊朗与沙特三个国家关系的压力。

  2019年7月,美国发起要求盟国加入的海湾护航联盟倡议,但日本拒绝了这一倡议。最明显的理由是,日本认为一旦加入美国倡导的护航联盟,就会得罪伊朗,日本通过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就有被伊朗袭扰的危险。不过,鉴于日美同盟的束缚,日本又不能完全拒绝美国的提议,所以最后日本想出了一个折中办法——单独派遣自卫队员与舰船飞机赴中东有关海域执行护航任务,并将自卫队舰机搜集到的情报信息与美军共享。

  另外,日本还将向设在巴林的美军中央司令部派遣自卫队联络官。即使是赴中东海域执行护航任务,日本也是尽量避开霍尔木兹海峡这一敏感海域,大部分活动位于阿曼湾、阿拉伯海北部、曼德海峡东侧的公海。但是,日本在回避与伊朗发生矛盾的同时,能否恰当平衡与美国和沙特等国的关系,就是一道难题了。

国内民怨难平

  日本深化中东外交布局,还受到国内一些政治势力的掣肘。

  就在安倍政府派兵执行海湾护航任务之际,日本很多政治团体与民众进行了集会游行。特别是日本普通民众,认为派兵到紧张局势日益加剧的海湾,会带来预想不到的危险,一旦自卫队员遭遇不测,将是日本普通家庭难以承受之重。

  更重要的是,很多人认为,此次派兵从根本目的来说是服务于安倍修改日本和平宪法的企图。日本修宪与反修宪两大阵营之间的拉锯战存在已久,派兵海湾执行护航任务,反修宪派定然会集合势力进行牵制,如果在今后长达一年的护航任务中,果真出现自卫队员受伤甚至死亡等不测事件,可能引发民众的大规模抗议。

  届时,如何应对海湾护航安全问题,如何完全确保自卫队舰机与自卫队员人身安全等,又将是一道道检验安倍内阁的重要考题。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来源:2020年2月5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