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欧洲“舵手”法德易位火候未到
  新华网 ( 2020-03-26 07:04:37 ) 来源: 《环球》杂志
 

    尽管主观和客观层面都具备了一定的“法德易位”条件,但实质意义上的“身份交换”,还未到火候。

丁纯

  不久前,总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洲政治周报》发布最新欧洲权力人物排行榜,法国总统马克龙力压德国总理默克尔,拔得头筹。

  “法德轴心”是欧洲和欧盟的引擎。近年来,德国经济陷入低迷,政坛领袖青黄不接。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法国总统马克龙马不停蹄,内外出击,展现了硬朗的执政风格,力图将法国打造成欧洲一体化的火车头和欧洲捍卫多边主义的旗手。

  长期以来以法德为轴心的欧洲政治格局平衡态,似乎正在从欧债危机以来形成的“德重法轻”向“法升德降”转变。事实如何呢?

马克龙的大国雄心

  年轻干练的马克龙富于进取心,上任几年来,逐渐形成了具有自身鲜明特色的外交政策。

  他坚持独立自主、多边主义、欧洲振兴三大理念;以维护法国国家安全稳定、捍卫主权独立、提升国际影响力为三大任务;优先实施大国平衡、欧洲主权、周边伙伴、多边主义、外交创新战略;致力于扮演国际平衡者、热点问题调停者、欧洲新领军者角色,“大国雄心”彰显无遗。

  从上任伊始就出访德国,并提出包括欧元区改革方案在内的有关欧洲振兴的一揽子计划,到签署《德国和法国关于合作和一体化的条约》(《亚琛条约》);从法德联手应对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经贸施压,到共同力撑、维持伊核协议;从提出建设“欧洲军队”的倡议,到支持在“多速欧洲”框架下启动由欧盟25个成员国签署的防务领域“永久结构性合作”(PESCO),均可看到马克龙积极拉拢德国,力图再塑“法德轴心”、推进欧洲一体化的决心和努力。

  马克龙沿用戴高乐主义独立外交政策和国际事务中的多边主义。他曾对特朗普发出警告,称“‘民族主义’是对‘爱国主义’的背叛”;对美开征“数字税”;直言“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等等。这一切,均表现出其必要时敢于对美“示强”的态度。

  同时,马克龙对俄罗斯持缓和关系的立场,反对孤立俄罗斯,还重启了旨在解决乌克兰问题的“诺曼底模式”峰会;积极参与亚太事务,对中法关系的深化表示欣慰,并承诺“每年都要来一次中国”;面对变化了的中东形势,主动调整法国中东政策,试图使其回到传统的“平衡”轨道。

  在确定新一届欧盟机构领导人人选时,马克龙公开主张废弃原来的“领衔候选人”推选制度。此外,他还谨慎对待欧盟扩张,反对开启阿尔巴尼亚、北马其顿入盟谈判……这些均表明其在欧盟决策机制中的地位显著上升,话语分量增加。

  在去年8月举办的法国外交使节会议上,马克龙公开指出,“西方霸主地位正在完结”,表明其对国际时局有着较清醒的认识。

  内政方面,马克龙敢于啃硬骨头,对法国社会的结构性沉疴开刀。他推行以促进就业、增强市场活力为核心的经济政策,实施了一系列改革举措并取得成效。

  2019年,法国经济增长率6年来首超欧元区平均水平,也是近15年来首次成为欧元区增长第一大贡献国;失业率降至8.5%,系10年来最低。为了巩固财政,开源节流,马克龙不回避此前三任总统均折戟沉沙的改革难关,向法国养老保险制度开刀,力图推迟退休年龄,并引进养老金发放的“积分制”,倡导多缴多得。

“法升德降”背后

  在欧洲,马克龙和法国影响力的相对上升,有其外部环境变化的原因。

  首先,德国近两年国内局势的嬗变,导致“法德轴心”中德国的砝码有所减弱,天平向法国倾斜。具体表现为:其一,德国政坛近些年来不再平静,执政党及其主要领导人的政治影响力有所衰减,执政党领导人青黄不接状况凸显;其二,十多年来一直堪称一枝独秀的德国经济陷入衰退。

  其次,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高举贸易保护主义大棒,屡屡施压欧洲贸易和经济;频繁“退群”,包括退出被欧盟奉为圭臬的《巴黎协定》,撕毁堪称欧盟主要外交和全球治理成果的伊核协议;以不履行共同防卫义务为要挟,强催北约的欧盟成员国缴费,等等。威胁之下,“欧洲完全依赖别人的日子已经过去”、呼唤强有力领导人代表欧洲与特朗普“掰手腕”等声音不绝于耳。

  欧盟在过去十多年中内忧外患不断,南北欧、东西欧的矛盾分歧、利益冲突频现,致使欧盟被迫正式接受“多速欧洲”的现实;老龄化、福利国家负担、贫富差距、经济社会结构改革受阻等问题日益突出;来自人工智能的挑战和新兴经济体的竞争压力上升,等等,都倒逼欧盟抱团取暖并推出领头羊,推进欧洲一体化进程。

“法德易位”火候未到

  尽管主观和客观层面都具备了一定的“法德易位”条件,但实质意义上的“身份交换”,还未到火候。

  首先,法国自身的短板和结构性问题是马克龙大国雄心施展的绊脚石。相较稳固,敦实,以制造业为核心、出口导向型的德国经济,法国经济的规模和增速始终稍逊一筹;且和其他欧盟邻国产业链紧密结合的德国经济不同,法国经济与邻国的产业关联及相应的推动作用相对较弱;法国公共债务总额高达99.5%,远超60%的上限标准,不仅表明其财政虚弱,也令其成为欧盟相关规制的违反者;更为关键的是,法国还面临长期以来形成的社会结构性问题,存在较为明显的改革阻力。

  其次,长期以来的法德“双引擎”运作逻辑也表明,没有相互合作,法德各自均难以带动欧盟向前挺进。法德有共同推进一体化的初心,但分歧也显而易见。眼下双方最为实质性的分歧,聚焦于马克龙上任伊始提出的相关改革方案。

  尽管德国尤其是总理默克尔总体上反复重申支持马克龙的方案,但事实上,涉及欧元区统一财政问题,德国上下的意见始终是有所保留的,更强调要严格遵守财政纪律等,避免“道德风险”。

  此外,法德在其他一系列具体问题上也存在摩擦。如两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问题上存在纷争,德国主张法国出让常任理事国席位,遭到法国强烈反对;双方在对待英国“脱欧”的具体政策举措上也存在异议;在2019年欧盟领导人遴选方法和具体人选上,法德均存在分歧;而当马克龙提出“北约脑死亡”论时,默克尔当即表示,这种“大胆言论”没有必要,“即使我们的确有问题,也必须团结一致。”

  显然,“法升德降”更多仅止于一些表面现象,但与此相关的欧洲变局却也不容忽视。面对欧洲国家和民众对强有力的核心舵手力挽狂澜的期待,马克龙和法国能否带好头,走好路,仍需拭目以待。

  (作者系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

来源:2020年3月18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6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