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芳华40年
  新华网 ( 2020-05-12 09:29:22 ) 来源: 《环球》杂志
 

  《环球》有自己的思想和底蕴,有自己的品位和读者群,《环球》的内容无论现在看还是若干年后看,都有自己的芬芳和灵性。这才是《环球》,也因此,她才能保持长久的生命力,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

文/周锡生

  “有过多少往事 仿佛就在昨天

  有过多少朋友 仿佛还在身边

  也曾心意沉沉 相逢是苦是甜

  如今举杯祝愿 好人一生平安

  谁能与我同醉 相知年年岁岁

  ……”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不知不觉中,迎来了《环球》创刊40周年的日子。听着《好人一生平安》的旋律,想起当年的《环球》,想起当年在《环球》工作的岁月,我情不自禁地想起这首歌的歌词与意境,她是那么深沉,那么缠绵,那么愉悦,当然也不无起伏……

  人世间最珍贵的是感情和真情,这才是生命的永恒。

风起五月天

  5月的北京,远离了冬季的冰雪严酷,告别了春时的料峭之寒,迎来了草木欣然、生机勃发的美好时光。

  1980年的那个5月,沐浴着改革开放春风的中国,正迈步走向世界。世界很神秘,但丰富多彩。需要有一种中国视角和环球视野,向逐步走向全球的国人介绍五彩缤纷的世界,在互知互学互鉴中增长见识、拓宽视野、了解世界,了解她的过去与现在,她的政治与经济、历史与人文、社会与生活、科技与教育……

  新华社紧跟中央决策部署,围绕党和国家工作重点,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时代节拍,发挥新华社记者遍布全球的优势,创办了《环球》月刊(现为双周刊)。

  很快,《环球》声名鹊起,成为了当时国内高品位的国际性刊物,为国人了解世界发挥了独特作用。

  人们喜爱《环球》,因为她与众不同;人们爱看《环球》的文章,因为她视野开阔,领域宽广;报道客观,思想深邃;文风活泼,语言优美;思想敏锐,理念先进,故事生动;知识丰富,科技先进,教育入理;既不乏国外社会与人文万花筒般的景象,又透过各种纷杂的现象揭示事物本质;既有对当下的各种报道,又有对来龙去脉的历史叙述,还有对未来的深思与远见。

  新华社领导带头为《环球》写稿,新华社驻世界各地的记者争相给《环球》投稿,共同造就了《环球》的精彩与特色,而全国乃至海外众多读者的关注与厚爱,则给了《环球》源源不断的澎湃动力!

  四十年光阴里,一代又一代、一批又一批的环球人辛勤耕耘,使《环球》事业延绵,精彩依旧。

凉热与君同

  我与《环球》,结缘于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我从国外留学归来,被分配到新华社国际部欧美组工作。当时的《环球》隶属于新华社国际部,但与国际部不在同一个办公楼。

  偶然的一次,我来到新华社工字楼四层,看到几间办公室的门上,贴着“《环球》编辑部”的字样。当时的《环球》已经有响当当的名声,我不认识《环球》的人,但心中充满崇敬。我很想给《环球》投稿,却又不敢投,因为深知自己的稿件还不合格。胆怯加上犹豫,我最终没有敲开《环球》编辑部的门。虽慢慢离去,但向往有一天自己也能在《环球》上发表文章。

  后来,终于有机会认识了《环球》的领导和编辑们,当时《环球》的总编辑是申德诒老师,一个满头银发但精神矍铄、充满了智慧与活力的老前辈;副总编辑是叶进,一个为人豁达、风趣幽默、文采飞扬、思维敏锐、待人和善,而且英语很棒的中年老师。还有《环球》的资深编辑、博学睿智的姚平芳等老师。

  申德诒老师退休后,由叶进老师担任《环球》总编辑。后来我试着给《环球》投稿,在几位老师的修改润色下,第一篇稿件终于发表于《环球》。但我深知,自己的功力还很不够。

  那时的《环球》,常有时任新华社社长穆青等老领导和新华社前辈们的大作,我如饥似渴地阅读,逐字逐句地学习品味。老社长穆青的大作《金字塔夕照》和江瑞熙等新华社驻拉美、东欧、非洲等地资深记者们的大作,让我爱不释手。

  这些文章的共同特点是,作者深入的观察、深邃的意境、优美的文字、真挚的情感,形散神不散的谋篇布局,以及融情于景、寄情于事、寓情于物、托物言志的联想和情感升华,堪称杰作。即便现在读来,依然回味无穷。

  1989年10月,我从驻外记者岗位上回国后,承蒙新华社时任国际部主任杨起、副主任邱会炬等领导的信任与厚爱,被选派到《环球》杂志社工作,并从1990年年初起负责《环球》的工作。我在《环球》总编辑的岗位上工作了将近5年,直到1994年年底离开,赴华盛顿担任新华社常驻记者。

  当时,由于国内报道大量增加,国际性刊物越来越多,同类刊物的竞争日益激烈。领导交给我三大任务:一是力保《环球》特色与品位,并加强内容和形式创新;二是提高《环球》发行量;三是带好《环球》的队伍,加强《环球》的管理。

  其中,提高发行量是硬任务,也是最艰巨的任务。这不仅要有很过硬的内容品质与创新形式,还必须加强对市场的开拓。当时的发行主要依靠邮局,少量在北京等地的书报摊直接售卖。

  为了摸清市场情况,了解读者喜好,我骑着自行车,将当时北京东城、西城、宣武、崇文、海淀几个市区的主要街头报刊亭一一跑遍。半年下来,我们终于与北京的很多报摊建立了关系,他们经常向我们反馈读者意见建议,这对我们改进内容和扩大发行很有帮助。

  《环球》的岁月是难忘的,虽然也有艰难困苦,但得到了很好的锻炼,留下一段难忘的回忆。我诚挚地感谢当年在《环球》与我一起工作和艰苦奋斗的所有同事,并特别感谢新华社印刷厂等单位以及各地宣传部门、邮政部门当年对《环球》的大力支持和帮助。

  离开《环球》已有25年,看到《环球》这些年来的变化,我为《环球》的发展感到由衷的高兴!

前路存知己

  互联网的发展和日益普及,使全国乃至全球的报刊等传统媒体遭到巨大的、颠覆性的冲击,但在我看来,《环球》依然有很多优势,依然有很强的生命力,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互联网、新媒体、融媒体,特别是社交互动媒体,固然很时尚,有很多不同于传统报刊的优势,但凡事往往有利有弊。

  作为媒体,内容为王是不会改变的,其他不过是形式、技术和应用的创新。浅内容和深内容,浅阅读与深度阅读并不矛盾。广大受众并不都只喜欢浅内容,都在浅阅读,很多人依然渴望有过硬品质的深度内容。最流行的微信、微博和短视频内容,恐怕也难超国内外名著、优秀作品和影视片的吸引力、生命力与经典性。

  美国的互联网、新媒体和社交媒体非常发达,但并没有因此而让《纽约时报》《新闻周刊》《时代》《泰晤士报》《金融时报》等一大批“国际老字号”的报刊关闭,它们通过专业的、独特而又有深度的内容创作和报道团队,在保持继续出版的同时,把部分内容分时段和对象搬到互联网上,进行数字化出版发行,依然备受关注。

  创新与回归,时尚与经典,总在轮回。创新永远都是追求,永远都在路上,但创新不能忘了初心,更不应忘了本性。媒体变革时代,失败的不会是缺少了邯郸学步的创新,而是缺失了内涵与品质的肤浅,以及盲目跟风追风的轻浮。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更加精彩,也更加复杂。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世界更加关注中国,中国也需要更好地了解世界。《环球》作为国际性刊物,在新时代肩负着新的使命,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世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至暗时刻”,世界正在发生重大改变,并将发生更大改变。

  “世界智囊”基辛格说,“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将永远不一样。”我们曾经认识和熟悉的世界,不仅在改变,在变异,有些甚至在消失。唯一不变的,是改变,以及人的本能与需要。这将是一个更加包罗万象的世界,也将是一个充满各种可能性的世界。适应不仅是一种生存,也是一种成功。

  各国都在沉思、深思与反思,都在根据各自关注的利益调整与改变。其中必然有重塑创新,也必定有回归坚守,包括政治体制、法制建设、社会治理、经济结构、科技创新,等等。民粹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市场贸易保护主义等,或将更加凸显。不同政治制度的较量或将更加激烈,不同文化文明的交融互鉴也将进一步深化。

  未来的世界将会怎样,也许我们目前已知的远不如未知的,包括我们自身和我们生活的世界,也包括人类与自然的关系。

  现实的观察与分析,未来的洞察与远见,围绕疫情后世界的改变,《环球》有做不完的文章,说不尽的故事,冲不散的受众。而中国与世界关系的结合、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国际关系的波诡云谲、全球化的演进、科技革命的演变,等等,将把《环球》内容的涵盖面和报道的镜头视角,拉得更长更宽更深,景深变得更加弘毅宽厚。

  《环球》有自己的思想和底蕴,有自己的品位和读者群,《环球》的内容无论现在看还是若干年后看,都有自己的芬芳和灵性。这才是《环球》,也因此,她才能保持长久的生命力,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

  (作者系新华社原副社长,1990~1994年任《环球》杂志总编辑,现任东南大学文化传媒与国际战略研究院联席院长)

来源:2020年5月1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