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40年《环球》面孔
  新华网 ( 2020-05-12 09:38:15 ) 来源: 《环球》杂志
 

  政坛风云人物在不同年份的《环球》封面上的表情姿态,往往折射出国际政坛的局势变化和政治人物的命运变迁。

文/《环球》杂志记者 刘娟娟

  封面是杂志的脸,封面专题则是杂志灵魂的载体。创刊40年来,几代读者通过《环球》杂志的封面专题触知世界、读懂世界,而往往在第一时间抓住读者眼球、拨动读者心弦、“诱惑”读者阅读的,则是《环球》封面上千姿百态、千变万化的各色人物。

  40年来,从风华绝代的美女到叱咤风云的政治家,从纵横商海的大佬到光芒四射的巨星,从籍籍无名的路人到影影绰绰却呼之欲出的虚拟人物……《环球》封面如同一个穿越时空的万花筒,让读者无需飞越群山大洋,无需寄望时光隧道,便可与世界沟通、与过去和未来对话。

  40年后的今天,中国人对外面的世界已觉“不惑”,中国人的足迹遍及地球各个角落,中国人认识世界的方式更加多样,融入世界的程度也远超以往。今天的《环球》杂志,也因应世界正在经历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因应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新时代,在继续打造“中国国际报道第一刊”的同时,强化智库功能,为行走天下的中国人提供有价值的参考建议。不过,无论怎么变化,《环球》的新闻故事或智库建议,仍然需要通过《环球》封面上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来讲述、来解读。

当年之美

  上世纪八九十代,美女曾是《环球》封面的主角。她们中有演员、模特、王室成员、各国政要,也有普通人。回顾《环球》封面,我们可以看到青春漂亮的苏菲·玛索、优雅美丽的戴安娜王妃、干练自信的撒切尔夫人,也可以看到或手捧花篮、或身着民族服饰、或扮成哥特吸血鬼、或怀抱吉他的各国各地美女……

  在那个年代,英国王妃戴安娜不止一次登上《环球》封面。1997年第10期的《环球》封面上,戴安娜依然保持着她那极具亲和力的标志性笑容,可那时她已香消玉殒。当期杂志,《环球》以一篇题为《风烛雨花戴安娜》的文章纪念这位风华绝代的女性,回顾了她的一生,包括她那不幸的婚姻生活。在那个互联网尚未进入中国千家万户的年代,大概会有很多读者珍藏这本杂志吧。

  1987年3月,《环球》推出“妇女专号”,封面人物为当时的挪威农业大臣欧延恩女士。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专访时,这位美丽的女性农业大臣介绍了挪威的耕地面积、谷物年产量、裘皮生产业发展等情况。她说她还住在乡下,仍然是个农民。

  在《环球》封面女性中,还有美籍华人靳羽西。1987年第5期《环球》封面上,她红裙、红唇、红指甲、乌黑娃娃头,笑容灿烂。当时,37岁的靳羽西已为东西方文化交流架桥多年。靳羽西创办的《看东方》节目,当时在美国48州640家有线电视台播出,成为美国雅俗共赏、老少咸宜的节目。美国观众通过这个节目,可以看到中国的风土人情、印度的宫廷舞蹈、日本的茶道,等等。

  翻阅那一本本泛黄的杂志,你会发现有些文章今天读起来仍不过时、仍有趣味。或许,这就是杂志的魅力吧,它有着如同书籍般的珍藏价值。

封面常客

  世纪之交,随着中国与世界的交往日益密切,《环球》的定位也日益接近国际时政新闻刊物,一些国际政坛风云人物成为《环球》封面的常客。

  “头号”常客要数普京。他第一次登上《环球》封面是2001年第2期,该期封面标题为《双头鹰东张西望—漫话普京新外交》。《环球》杂志记者在文章中分析道:“在千年之交,俄罗斯选出了年轻干练、沉稳务实的新总统……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双头鹰朝西望的时候多于朝东望,那么,普京总统主政的这一年来,双头鹰是东张西望,两面照应。”

  2006年第4期《普京的峥嵘岁月》总结了普京入主克里姆林宫5年多来,如何“日益纯熟地操控着这艘庞大的北方巨轮,在风波险恶的世界政经大洋中坚定前行”,并展望了一系列俄罗斯未来发展悬念。对于这些悬念,《环球》在以后的文章中都有所回应。

  2007年9月14日,《环球》杂志记者在索契参加瓦尔代国际问题学者论坛时,同30多名外国学者一起,与普京共进晚餐。普京在回答《环球》杂志记者提问时说,“当前的政治方针符合俄罗斯国家利益,受到选民拥护。如果有人要从根本上改变现在的方针,未必能得到人民的赞同。我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性质和水平,得到绝大多数俄罗斯人的支持,不论谁当总统,当前的对华政策只会继续。”

  2012年第6期,普京又一次登上《环球》封面,题为《普京的眼泪》,仔细看,你能看到普京眼眶里是湿润晶莹的,这张照片是在普京再次入主克里姆林宫已无悬念之时拍摄的。12年两届总统、一届总理,风光无限又险象环生,在宣布胜选、再次迎来辉煌之际,这位以冷峻、铁腕闻名的俄罗斯政治强人,却一改硬汉形象,热泪盈眶。在文章中,《环球》杂志记者总结了他过去12年的施政成绩,并分析在俄罗斯国内外环境不复从前的背景下其新总统任期所面临的挑战。

  普京最近一次登上《环球》封面,是2019年第12期,时逢中俄建交70周年,《环球》推出纪念专题策划《百问俄罗斯》。红场、白桦、喀秋莎,套娃、芭蕾、手风琴,伏尔加河、贝加尔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在中国人心中,能描述俄罗斯的远不止这些符号,《环球》编辑部选择了中国人关心的与俄罗斯有关的约100个问题,邀请驻莫斯科记者、研究俄罗斯的专家学者、熟悉中国和中国文化的俄罗斯人,对这些问题进行解答。

  近20年来,《环球》的封面“常客”还包括这一时期的历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奥巴马、特朗普。另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印度总理莫迪、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泰国前总理英拉、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等女性政治家,也不时登上《环球》封面。

  政坛风云人物在不同年份的《环球》封面上的表情姿态,往往折射出国际政坛的局势变化和政治人物的命运变迁。

  2013年第20期,《环球》刊登封面文章《英拉为什么能》,照片中的英拉作转身优雅摆手状,笑容灿烂,眉宇间透着自信。文章总结了英拉执政两年给泰国带来的变化:“她的任期刚刚过半,泰国面貌焕然一新:货币升值、地价攀升、股指翻番,游客也回来了。”而在2014年第1期的《环球》封面上,英拉小头像出现在左上角,文章标题为《英拉的眼泪在飞》,照片中的英拉,秀丽的面庞上挂着泪珠。那个时候,英拉正面临巨大危机,她流泪泣诉,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她放弃了特赦法案,解散了国会下议院,但仍然被反对者穷追猛打。

  回顾以国际政坛风云人物为封面的历年《环球》杂志,就像在阅读一部近20年来的国际政治史。这正是杂志记录时代、书写历史的功能。

日趋多元化

  其实,在打造“中国国际报道第一刊”的过程中,《环球》的封面不只被政坛风云人物占据,而是呈现出越来越多元化的特点。

  2008年第19期《环球》封面上,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闭目低头、愁容满面,当期封面文章标题为《美国金融危机七宗罪》。

  2011年第20期,《环球》封面文章《乔布斯的忠告》回顾了这位刚刚逝去的完美主义者和他的苹果公司是如何改变世界的。《环球》杂志记者采访了曾与乔布斯共事的李开复,他说,“我眼中的乔布斯精神是: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专注完美,近乎苛求;将艺术和科技完美结合;勇敢打破常规思维,用不同的方式思考。”

  2013年第23期的《环球》封面上,时任广州恒大足球队主教练里皮双手合十,望向远方。当时,里皮刚刚带领恒大队获得2013年亚冠联赛冠军。《环球》杂志记者跟随恒大队报道多年,他结合自己的观察以及与里皮和队员的接触,写出《里皮的年终奖》一文,“里皮的‘年终奖’,不是靠世界杯冠军教练、意甲冠军教练的名气拿来的,而是因球场内外一点一滴辛辛苦苦赢得的。”

  2015年第16期《环球》封面,是演员刘烨在影片《南京!南京!》中的剧照,封面标题为《二战禁片在日本》,但这并不是一篇关于刘烨的人物报道。2015年8月,日本最大的视频网站NICONICO推出了一系列“世界各国拍摄的在日本很难看到的影片”,其中包括中国导演李缨的纪录片《靖国神社》、陆川的电影《南京!南京!》以及闫东的纪录片《1937南京记忆》。《环球》杂志记者采访了3位导演,他们讲述了这3部片子最终能够在日本上映的艰难历程。陆川回忆,日本右翼组织“一水会”的领导人铃木看完《南京!南京!》,向自己微微鞠了一躬,说,“不是我想象的那种电影——这是一本教科书。它让我们去思考日本人是什么样的,战争是什么。谢谢。我希望这部电影可以在日本放映。”

  实际上,《环球》封面上也不乏普通人。那一张张我们叫不出名字的脸庞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2003年第9期《环球》封面上,一个伊拉克孩子在废墟里手扶梯子望向天空,孩子的眼睛澄净明亮;2005年第15期《环球》封面上,两双眼睛望向前方,这是关于同性恋群体的报道;2010年第24期,《环球》选择“失业者”为年度封面人物,当时的世界仍在经受国际金融危机的折磨;2011年第18期《环球》封面上,一名全副武装的美军士兵低头跪在地上,手扶枪撑着,标题是《阿富汗战争十周年》;2018年第19期《环球》封面上,亚吉铁路上的靓丽女列车员自信优雅地回眸,封面文章《再认识非洲》讲述了新的非洲故事……

“畅销”创纪录的封面人物

  2005年第24期,青春洋溢、略带羞涩笑容的李宇春出现在《环球》封面上,而封面标题《被误读的中国》同样夺人眼球。这一期杂志创造了新世纪《环球》畅销纪录,后来连加印的杂志也都被热情的读者抢光。

  2005年夏天,湖南卫视《超级女声》节目成为当年的现象级娱乐事件,冠军李宇春更是成为超级偶像与话题人物。当年10月,美国《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上,赫然出现了李宇春的形象,且其文章强调了“中性”“叛逆”等易引发某种联想的关键词。

  为此,《环球》杂志记者专访了李宇春。对于有的西方媒体将其描述为“颠覆中国传统”“对教条不屑一顾”的叛逆偶像,李宇春说,“不算叛逆吧,我就是不会像有些孩子那样按照家里的安排去学个什么专业、找个什么工作,如果我自己不喜欢的话,是不会听家里安排的。不过,在没有涉及原则性问题的时候,在家里在学校,平时我还是挺听话的。”而对于一些西方媒体将《超级女声》海选模式“泛政治化”的做法,李宇春说,“有点离谱。‘超女’不过就是一个娱乐综艺节目,一场比赛而已!”

  实际上,当时国际上对中国的政治、军事、经济、社会、文化等各领域出现的新现象、新动向,都存在程度不一的误读。于是,环球编辑部选取了多个方面的“误读”现象,对其进行澄清、解读。该期封面报道不仅在市场上广受欢迎,还成为新华社当年的策划类优秀新闻作品。

  40年来,《环球》主动设置议题、引起广泛关注的封面策划还有很多。比如,2012年第11期封面《不一样的姚》,以“中国文体明星的国际担当”为着眼点,通过对体育明星姚明和演艺明星姚晨的专访,讲述他们为中国公共外交作出的贡献。担当责任、热心公益、扶危济困,是新时代中国和中国人展现在世界面前的新符号。

  从《被误读的中国》《不一样的姚》到《护卫海外中国》,新世纪中国和中国人国际形象的转变,呈现在《环球》封面上,《环球》也成为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走向世界、融入世界这段历史的记录者。

来源:2020年5月1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