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从“罗斯福”号危机看美海军未来动向
  新华网 ( 2020-05-22 07:30:33 ) 来源: 《环球》杂志
 

  新冠病毒对“罗斯福”号航母的破坏效果,甚至超过精确制导弹药的饱和覆盖。这不能不说是“罗斯福”号航母,乃至美国海军所面对的重大危机。美国海军为应对危机采取的举措中所释放出的信息,透露出美国海军的可能变局。

吴敏文

  美国五角大楼5月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天,美国国防部总共报告了7434例新冠疾病感染病例,其中海军感染情况最为严重。

  “最近发生了一系列错综复杂的事件,先是‘西奥多·罗斯福’号(CVN-71)航空母舰舰长被解职,随后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斯·莫德利辞职,这些事件成为吸引厌倦了隔离生活的美国人的又一部大片,受瞩目程度堪比热门纪录片《养虎为患》。”美国军队时报网站4月18日发文指出。

  “罗斯福”号航母是美军现役11艘航母之一,此次疫情危机始于其1月17日率第9航母打击大队离开圣迭戈港。3月24日,“罗斯福”号航母上确诊3名新冠肺炎患者。3月26日,确诊患者增至25人。为应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3月28日,“罗斯福”号航母被迫中断任务驶抵关岛。至4月17日,所有4865名舰员中,被确诊人数达到660人,包括被解职的舰长克罗泽上校。

  从3月24日发现确诊患者,至28日放弃任务抵达关岛避疫,仅仅4天时间。但新冠病毒对“罗斯福”号航母的破坏效果,甚至超过精确制导弹药的饱和覆盖。这不能不说是“罗斯福”号航母,乃至美国海军所面对的重大危机。美国海军为应对危机采取的举措中所释放出的信息,透露出美国海军的可能变局。

病毒在航母上快速扩散有原因

  因感染新冠病毒并快速扩散因而失去作战能力的,“罗斯福”号不是唯一一个。几乎在同一时间,正在执勤的美国核动力潜艇“田纳西”号同样因疫情被迫中断任务。美国海军另外三艘航母——“罗纳德·里根”号、“卡尔·文森”号和“尼米兹”号亦相继“中招”。在美太平洋舰队无航母可用所造成的空窗期,美国防部曾动过让在港出现个案疫情的“尼米兹”号带病出征的念头,终因无法避免病毒在海上扩散造成另一个“罗斯福”号事件而迟迟难以决断。

  美国海军的航母和潜艇等作战平台为什么成为疫情条件下的易感软肋?“罗斯福”号航母舰长克罗泽在给海军部信件中的分析切中肯綮。克罗泽将“罗斯福号”航母与“钻石公主号”邮轮进行了比较:“钻石公主号”邮轮设有隔离舱室,3700名游客中尚有80%被传染,“罗斯福”号全体舰员在甲板以下高度密闭空间内密集居住,感染病毒的危险性更高。

  当“罗斯福”号航母上的感染人数达到25人时,克罗泽认为:“基于目前(航母舰员)的确诊人数,每一名水手,不论官阶,都应被视作‘密切接触者’;如果延续目前状态,‘罗斯福’号最好的结果将会很糟。”为此,克罗泽按捺不住,在求援信中直接呼吁:“当下并非战时,没必要让水手们这样死去;若非立即采取行动,将是对水兵生命与健康的无视。”果不其然,此后两天舰员确诊人数剧增至近200多人。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次疫情中,美军最先发现感染病例的驻韩国和驻意大利以及本土的陆军士兵,均未造成大面积传播,也未对陆军整体产生普遍影响。对陆军而言,本身处在陆上,即使发生疫情,也可以依托陆上医疗资源,及时采取治疗、隔离观察等举措。

  空军包括陆上基地和空中平台,陆上基地面对疫情时的情况与陆军没有差别,升空平台虽然也是密闭和狭小空间,但都是单人、双人和小规模人员组成的编成和群组,即使升空,滞空时间相对海军远航也非常有限,发生疫情可及时检测和处理,发生交叉感染的概率低。所以,疫情对美国空军也没有造成明显影响。

  美国海军最先感染新冠病毒的,是排水量达万吨的两栖攻击舰“拳师”号上的一名水兵。由于此时“拳师”号正在圣迭戈港停靠,得以及时对患者进行隔离治疗,对“拳师”号进行消毒处理,因而未造成疫情扩散。

  此外,先后发生疫情的“里根”号、“卡尔·文森”号和“尼米兹”号等航母,发生疫情时也恰好在港,便于对病患进行隔离、治疗和对其活动场所进行消毒,将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阻止了疫情扩散。这说明,虽然美国海军的疫情最严重,但并非病毒选择性地感染海军。疫情是否扩散,跟构成疫情扩散传播的条件密切相关。

  然而,当航母等海上作战平台在疫情条件下执行战备执勤和远程航行时,病毒易感、快速传播的特点会进一步放大。航母、潜艇等海上作战平台空间封闭狭小、人员密集,出海执行任务大多长达数十天乃至数月,因此对以人传人为传播方式的疫病天然缺乏抵抗能力,疫情快速扩散导致作战平台很快失去作战能力。

  非常具有戏剧性的是,在美国代理海军部长莫德利宣布解除克罗泽指挥权之后,迫于舆论压力和国内政争,国防部长埃斯珀4月7日宣布,莫德利本人“自愿辞职”。

  这表明,美国军方不得不认可克罗泽对“罗斯福”号疫情的判断与处理,也从一个侧面证明,像“罗斯福”号航母和核潜艇这样的密闭、人员密集型作战平台,面对疫情时是难以抵御的。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保持作战能力还是确保水兵健康,无法两全。

美海军作战平台新动向

  在疫情条件下,防疫力就是战斗力。能否在防疫的同时保持作战能力,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保持,无疑是对一支军队的严峻考验。在此次疫情期间,因为高易感性的弱点,美国海军的航母、潜艇等作战平台在保持作战能力上面临空前危机。然而,当航母或因疫情取消任务,或因疫情威胁而不能出动时,美国海军其他作战平台的作用却逆势凸显。

  从年初开始,美国海军的两栖攻击舰、导弹驱逐舰和濒海战斗舰等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活动十分频繁。就在波斯湾海域,4月15日,美国海军和海岸警卫队的舰船编队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十余艘舰艇相遇。在这支美国舰队中,有美国海军的ESB-3“刘易斯·普勒”号远征机动基地船、“保罗·汉密尔顿”号导弹驱逐舰、“霹雳”号海岸巡逻舰、“西洛科”号海岸巡逻舰,以及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兰格尔”号巡逻舰、“毛伊岛”号巡逻舰等。

  这期间,美国海军舰队与“阿帕奇”武装直升机进行了一体化作战演练。美国海军表示,自3月下旬以来,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以及美国陆军就一直在波斯湾北部开展联合行动,演练目的包括增强依托作战网络的海空平台之间的“互操作性”。

  诸多迹象表明,美国海军中非空间密闭型以及相对小型和人员相对不太拥挤的作战平台,因其防疫能力相对较强,在疫情期间保持并展示了其强大的作战能力。

对美海军作战平台建设影响几何

  在支撑美国全球霸权的硬实力中,美军的远程机动作战能力必不可少。三军之中的陆军和空军都依赖陆上基地,这严重限制了美军的可使用性和机动性。而航母及其编队不仅可以自带保障舰进行一定程度的自我保障,且能够在不需要基地的情况下,由美军承包商协调在他国港口进行补给、休整和保障。

  这就使得航母及其作战编队成为真正的远程机动作战力量,不仅具有实战能力,而且形成强大的威慑力,甚至成为美国强大的形象代表。从政治上说,每当美国遭遇危机、需要展示国力和达成关键性战略目标时,使用航母及编队往往是美国总统亦即三军总司令的第一考虑。在军事层面,航母则是美军当仁不让、真正的远程机动力量,对全球存在、全球机动、全球覆盖的美军而言作用举足轻重。

  航母的主要作战力量是舰载航空兵联队,包括一个预警机中队,为航母作战编队提供长达数百公里,加上预警机的前出距离甚至可达上千公里的远距离防空预警能力;一个电子战飞机中队,为舰载机升空后提供现代空战所必不可少的伴随电子掩护;外加一流的作战飞机,如现役的F/A-18“大黄蜂”或未来的F-35C“闪电II”等,共计80架左右。

  此外,航母作战编队还包括若干艘导弹驱逐舰、护卫舰等水面舰艇,以及水下的潜艇中队等;加入两栖作战所需登陆舰和海军陆战队后,航母作战编队涵盖陆、海、空三栖作战平台,可以形成立体的作战体系,遂行对海、对陆、对空作战,或空海、空地、陆海、陆海空联合作战任务。

  综合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对美海军作战平台的影响远超陆军与空军,加上疫情给“罗斯福”号航母所带来的危机,势必影响未来海军的建设和备战。

  首先,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智能化无人作战平台在未来作战中的使用将更加广泛。无人水面舰艇和水下无人巡航器,已经成为战场实战平台。疫情以人为传播载体和攻击对象的特点,将推动无人作战平台加速进入战场。尽量使用无人平台,或者通过无人平台与有人平台的混合使用,以减少参战人员和降低战场人员密度,将成为应对疫情的当然选择。

  其次,对于难以完全无人化的大型作战平台,或将增加防疫设计与结构改进。航母与战略核潜艇等大型、高复杂度作战平台,一时难以完全无人化。那么,尽量强化无人化设计,即以人工智能系统取代一些战位,以降低人员密度,不失为一种考虑。同时,现有航母与潜艇,基本都是采用统一中央通风系统,这导致以空气为传播媒介、通过呼吸道传染的疾病,在密闭和高密集度空间无法防范,那么,进行适当的分区设计,从而为出现疫情后的分区防疫提供基础条件,则是可能的选择。

  第三,在大型海上作战平台上设计隔离防疫的场所和设施。此次疫情期间,为了防疫需要,美国海军为“罗斯福”号航母等配备了海军医疗研究中心机动实验室的人员和设备,但这些举措并没有产生所追求的效果。真正的抗疫设计应该具备如陆地上一样的独立空气系统、排水系统、空间负压等环境条件,以及检测、治疗病患所需的药物、人员和设备设施等。对美国海军而言,这既是必须面对的挑战,也是尚待解决的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期而至,构成了对作战能力的另类检验。疫情期间的作战能力和作战使用,成为了决定相关作战平台地位作用的重要参照。对于空间密闭和人员拥挤的航母和潜艇等海军作战平台来说,其在疫情期间的作战使用情况,势必会成为美国海军此后评估作战效能和决定建设重点时的考虑因素。虽然美国海军的未来变局尚未完全呈现,但肯定将是包括上述因素在内综合考量之后的结果。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来源:2020年5月13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