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马赛克战”杀伤力
  新华网 ( 2020-06-17 06:54:15 ) 来源: 《环球》杂志
 

    人工智能技术是“马赛克战”的主导技术。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在这一技术的研发和装备系统的发展上倾尽全力。

吴敏文

  提起“马赛克”,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打码图、图片模糊处理术等。不过,未来或将生发更多联想,比如,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战略战术。

  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今年发布了《马赛克战:利用人工智能和自主系统来实施决策中心作战》研究报告,此报告与去年9月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发布的《马赛克战:恢复美国的军事竞争力》报告同源,是美军探索应对“大国竞争”作战方式的最新成果。

  面对新理念,疑问接踵而至。美军提出的“马赛克战”究竟是什么?潜在对手如何接招?又将对国际形势造成哪些影响?

作战概念基本成型

  自特朗普政府2017年提出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将美国军事战略指向“从反恐重返大国竞争”,美军就一直在探索服务于这一战略的作战方式。“马赛克战”目前尚未进入作战条令,作为一个基本成型的作战概念,其满足四大基本条件。

  一是内涵界定逐渐清晰。美军的建设牵引历来在“基于威胁”和“基于能力”之间摇摆。“马赛克战”概念及理论的形成,需求牵引与理论牵引兼而有之。在理论牵引方面,美军作战理论创新的基本路径是从作战构想、作战概念到作战条令。作战构想是理论创新的起点,作战概念的成熟标志着创新理论基本成型,作战条令对作战行动进行规范,表明创新理论的最终落地。

  2017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下属的战略技术办公室最先提出了“马赛克战”的概念,并界定“马赛克战”是集中应用高新技术,利用动态、协调和具有高度自适应性的可组合力量,用类似搭积木的方式,将低成本、低复杂度的系统以多种方式链接在一起,建成一个类似“马赛克块”的作战体系。

  《马赛克战:恢复美国的军事竞争力》报告对“马赛克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它要求通过打造一个以具有先进计算能力为基础的传感器、前线作战人员和决策者组成的具有高度适应性的网络,根据战场情况的变化和作战需求,迅速自我聚合和分解,形成“完成新的作战任务”的组合。这一界定强调了“马赛克战”作战体系的计算能力。

  《马赛克战:利用人工智能和自主系统来实施决策中心作战》对此有了更加清晰的描述。它要求“将数量更多的、体积较小的、功能较少的作战单元,纳入更多无人系统、自主系统和人工智能元素,通过实施以‘马赛克战’为特点的决策中心战来战胜对手。这种以决策为中心的作战模式可以给敌人造成多个困境,以阻止他们达到目标”。

  这一界定更加强调了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和无人系统的加入。在这样的“马赛克战”体系中,无论是无人系统的自主决策,还是指挥员的决策,都将更复杂且更加依赖人工智能技术。所谓“决策中心”,即强调“决策”是一个分量更重的要素被凸显出来。

  二是力量体系的构成与编成逐渐成型。“马赛克战”的力量构成,在嵌入信息化要素的舰、机、坦克、大炮等传统作战平台的基础上,增加了更多的智能无人系统和自主型作战平台。

  反恐作战因为情报准确、作战任务具体、对手反应能力有限、作战行动可控,组织反恐作战往往可以制订详细的计划,作战力量的编成和任务的分配在遂行作战任务之前就已确定,且在执行任务期间往往固定不变。

  但在针对强大对手的“马赛克战”中,指挥员需要面对不断变化的战场情况和诸多不确定因素,通过人机控制界面,借助先进指挥控制和互操作技术,针对不断变化的作战任务所需,依靠现有装备和备用装备、现有力量和预备力量,实现装备与力量的灵活重组,形成具有自适应能力的力量体系和作战能力。

  三是指挥控制与管理方式逐渐确定。“马赛克战”的指挥控制与管理,是以分布式作战管理取代集中式指挥控制。

  在反恐作战中,因为对手在实力上无法与美军抗衡,加之反恐作战的战术行动往往产生巨大的政治影响,所以美军的反恐作战一般采取集中指挥控制的方式,战术行动由战略层次实施指挥。“马赛克战”的分布式作战管理基于激烈和复杂的战斗空间环境,借助智能化决策工具,提供分布式态势感知和自适应规划、控制,帮助相关人员进行任务规划、制订战斗计划,实施分布式指挥控制与作战管理。

  四是毁伤方式发生重大改变,即以“杀伤网”取代“杀伤链”。2001年,美军在C4ISR中增加“杀伤”(kill),形成C4KISR概念,亦即形成“从发现到摧毁”的一体化作战“杀伤链”。这个涵盖侦察、监视、情报、计算、通信、指挥、控制、杀伤的链条,任何一个环节出现故障、错误,或被敌方干扰、摧毁,都将导致链条断裂,整个链条功能失效。在“极其放任的环境中”,美军操作员甚至可以在本土基地的办公楼里,操纵无人机在中东猎杀恐怖分子。但这在与势均力敌对手的高强度对抗中是完全不可能的。

  “马赛克战”的最新发展,不仅考虑将用一个“杀伤网”取代原“杀伤链”,而且这个“杀伤网”的节点高度分散,具有良好的韧性和较多的冗余节点,没有缺之不可的关键节点。因此,对手很难对“杀伤网”进行致命性破坏。即使“杀伤网”中的部分节点被破坏或出错,也不影响“杀伤网”发挥整体作战效能。

高阶“搏杀”

  信息技术所带来的军事革命在世界范围内风起云涌。俄罗斯军事家斯里普琴科将信息化军事变革称作“第六次军事革命”,他指出:“第六次军事革命十分危险,国际社会将不可避免地分化为领先进入新一代战争的国家和仍停留在第四、第五代战争的国家……如果两个处在不同代际的对手相遇,就会重现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场景。”为此,避免产生与对手之间的代际落差,就成为世界各国,特别是大国之间军事竞争的基本考虑。

  人工智能技术是“马赛克战”的主导技术。在这一技术和军事运用方面的争夺,是信息化军事变革走向高级和质变阶段的高阶较量。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在这一技术的研发和装备系统的发展上倾尽全力。

  与在网络技术上强调网络防御不同,美军的智能和自主武器研发重点是进攻性系统。其中,战斧反舰导弹作为全自动武器系统的早期实践,在上世纪中期就已开始。几乎同期,美军开始了另一个自动武器系统“哈姆”反辐射导弹的研究。美军最近的人工智能和自主武器研发,包括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领衔的联合无人作战空中系统计划等。

  俄罗斯军方认为,人工智能将引发继火药、核武器之后军事领域的又一次革命。2016年,俄罗斯发布《2025年前发展军事科学综合体构想》,明确提出将人工智能技术、无人自主技术作为俄军事技术在短期和中期的发展重点。2018年,俄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发布《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发展现状以及应用前景》,明确将人工智能视为国家间战略竞争的重要领域。

  在太空和网空领域,世界大国的竞争也非常激烈。目前,无论是现有能力还是技术、装备和系统研发的资源投入方面,美国都看似站在前列,这成为其“马赛克战”技术和装备能力发展的巨大推力。

“霸道”并“天真”着

  在一个叫比尔斯的美国人写的书《魔鬼词典》中,将“大炮”解释为“一种校正国家边界的仪器”。在以占领他国领土为目的的战争时代,这一解释非常形象地描述了军事上的胜败对于国家利益的影响。当前,占领他国领土通常不再成为战争的目的;但是,利益争夺以及军事力量对于利益争夺的决定性作用,仍然使得一种新的作战方式的出现颇具“存在感”。它或将导致国际力量的消长,产生纷繁复杂的影响。

  依惯例,美军在一个重要文件或权威性军事概念的论述中,在军种论述(这个军事概念对于军种意味着什么)之后,会是联合论述(这个军事概念对于三军联合意味着什么);在联合论述之后,即是联军论述(这个军事概念对于盟国军队意味着什么)。联军论述对于美军核心概念的论述不可或缺。

  但在前述两个关于“马赛克战”的权威性文献中,并没有联合或者联军的论述。这当然因为“马赛克战”本身是联合概念,不存在单一军种的“马赛克战”。既然需要淡化军种概念,国别的概念同样不合时宜。也就是说,盟国军队加入“马赛克战”,同样可以作为作战单元整合进入作战体系。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段时间以来美军减少了人员流动,延期或取消了一些计划中的军事活动,“罗斯福”号航母和“田纳西”号核潜艇等甚至因为疫情扩散取消了正在执行的任务。即便如此,美军也没有放弃炫耀武力。比如,在5月美军相继在巴伦支海举行反潜演习,在菲律宾海域举行“先进作战训练”联合演习等。

  当前,相关“炫耀”还在继续,“马赛克战”进入“作战条令”环节只是时间问题。然而,有观察人士认为,美军企图通过增加无人作战平台和自主作战系统,以“马赛克战”达成战略目标的设想,想法可能过于天真了。

  美军以五至六个航母编队加入,才能发动针对伊拉克的战争,美军现有的11个航母编队即使全部加入,是否就有把握进行一场“大国竞争”的战争?伊拉克军队基本没有远程精确打击能力,美军航母编队得以在伊拉克近海从容起降战斗机和发射巡航导弹,而“大国竞争”的对手,恐怕不会轻易给美军这样的机会。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来源:2020年6月1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