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他写了那本“特朗普不想让你读的书”
  新华网 ( 2020-07-14 06:46:21 ) 来源: 《环球》杂志
 

  “距离产生美”这句话放在博尔顿和特朗普身上再合适不过。按照博尔顿的叙述,他和特朗普的“蜜月期”其实发生在进入白宫工作之前。一旦入职,两人关系便迅速恶化。

《环球》杂志记者/刘阳

  《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这本光是名字就吊足大众胃口的新书,6月23日在美国正式上架。

  “这是一本(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想让你读的书。”新书的出版商如是宣传。与此同时,新书作者也成为舆论焦点。

  约翰·博尔顿,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也是美国外交领域权势最大的官员之一。2018年至2019年,他和特朗普共事519天,2019年9月被特朗普从白宫“扫地出门”。当年12月,博尔顿趁热打铁,完成了《生事之屋:白宫回忆录》的初稿,细致地将他与特朗普的故事记录下来。

  特朗普的黑料、白宫内的荒唐、美国政治的乱象,都被博尔顿浓缩在这579页当中。为了不让这本书面世,特朗普政府不惜到法院打官司,紧急要求法官叫停这本书的销售。然而,为时已晚,书中内容早已广泛传播,法官表示无能为力。

  特朗普的极力反对,作者的特殊身份,吊足了美国公众的胃口。他们好奇,这个亲历了多个或重大或私密事件的官员,抖搂出了哪些不为人知的内幕?和特朗普曾经关系融洽的博尔顿,又为何会在离职后卖力炒作老东家的黑料?

“芬兰是俄罗斯一部分吧?”

  博尔顿的新书可谓未出先火。今年年初,就有媒体爆料博尔顿准备出版一本回忆录,回顾他在白宫工作的见闻,引发不少猜测。到了6月预售开始,便一举冲上亚马逊图书销售榜榜首,足以证明公众对这本书的期待。

  事实上,博尔顿也没有辜负大众的期待,该书事无巨细地描述了他在白宫工作期间与特朗普及其他高级官员的日常互动、美国重大外交政策的制订过程、他所亲历的重大外交场合的幕后八卦等等。

  当然,最让大众津津乐道的是书中关于特朗普的描述,这些被美国媒体称为“汁水十足”的小故事,立即成为美国舆论嘲讽特朗普的新段子。

  比如,博尔顿吐槽说,例行的总统情报汇报会就是浪费时间,因为这本应该是特朗普听取情报机构汇报的时间,而他自己却滔滔不绝,比汇报者还能说。

  巧合的是,美国政坛近日出现了一个围绕情报的“罗生门”,似乎佐证了博尔顿对有关情景的描述。一些美国媒体爆料,俄罗斯在阿富汗向塔利班悬赏捕杀美军士兵,这一情报早就汇报给特朗普,但特朗普却无动于衷。俄方对此坚决否认。特朗普也坚称自己没听到过这一情报。现在看,如果情报汇报会都如博尔顿所说是“走过场”,那么特朗普对这么重要的情报毫无印象也就说得通了。

  再比如,特朗普处处透露出对国际政治的无知。博尔顿在书中说,特朗普似乎不知道英国有没有核武器,还曾问白宫幕僚长凯利:“芬兰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吧?”

  博尔顿还亲历了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的始末,他透露,特朗普之所以对会见金正恩保持浓厚兴趣,是因为他认为“这会是一场好戏”,比起取得实际会谈结果,他更在乎的是会面所产生的媒体效应。此外,博尔顿表示,极力促成朝美和谈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承诺,将提名特朗普竞争诺贝尔和平奖,也让特朗普动心不已。

  除了嘲讽特朗普,博尔顿还不忘在书中将民主党取笑一番。特朗普此前被指要求乌克兰政府调查自己的政敌,作为提供援助的条件。此事被政府“吹哨人”曝光后,舆论哗然。民主党根据这一事件发起对特朗普的弹劾,但最终未能成功。

  博尔顿说,据他了解,特朗普不是仅在乌克兰这个问题上涉嫌假公济私,而是惯常操作,如果民主党人弹劾特朗普前能收集更多证据,弹劾案结果或许会有不同。

  这样的论调不仅让共和党将博尔顿视为“叛徒”,民主党也对他愤怒不已。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舒默说,“他(博尔顿)应该在国会作证时提供这些信息,而不是拿着去卖钱。”

“距离产生美”

  “距离产生美”这句话放在博尔顿和特朗普身上再合适不过。按照博尔顿的叙述,他和特朗普的“蜜月期”其实发生在进入白宫工作之前。一旦入职,两人关系便迅速恶化。

  博尔顿新书的第一章名为“通往白宫西翼办公室的漫漫长路”,讲述的就是他在成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之前与白宫的互动。

  按照博尔顿的说法,特朗普2016年11月赢得总统选举后,他便积极与特朗普团队接触,想要在新一届政府中谋取一官半职。

  博尔顿原本的目标职位是国务卿,他认为,自己曾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履历使他能够胜任这一职位。然而,这一炙手可热的职位最终爆冷被石油公司高管蒂勒森收入囊中。特朗普团队暗示博尔顿,可以担任副国务卿,但博尔顿明确表示这一职务不够有吸引力,因此拒绝。

  博尔顿表示,即便在重要职位接连被填满后,特朗普也多次联系他,称自己十分欣赏他的许多主张,并抛出橄榄枝,邀请他来就职,但最终都因未能就具体职务达成一致作罢。

  博尔顿自述,每次与特朗普交谈时,他都会抓住机会猛批蒂勒森,试图把蒂勒森挤走,自己好取而代之。而恰好此时特朗普和蒂勒森的矛盾逐渐显现,不久之后,特朗普将蒂勒森解职。让博尔顿失望的是,接替蒂勒森的不是自己,而是时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蓬佩奥。白宫给出的理由是,由于博尔顿争议太大,不能保证他的提名能够在参议院通过,因此选择了相对更稳妥的蓬佩奥。

  受挫的博尔顿只能转而将视线投向不需要国会投票通过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职,在特朗普第二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离职后,博尔顿终于如愿以偿进入白宫。

  不过,博尔顿也承认,在入职之前他就已经察觉到自己和特朗普存在许多政见不合之处。当获悉麦克马斯特即将离职时,他写道:“我咬了一下牙,因为这份工作比此前看上去更加艰辛,但我决定现在不能放弃。”

  两人的分歧在博尔顿入职后很快显现出来。博尔顿和特朗普在伊朗、朝鲜、委内瑞拉等问题上分歧明显。博尔顿鼓吹对伊朗、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主张对朝鲜保持强硬姿态;特朗普不想违背竞选承诺,不希望美国进一步卷入海外战事。

  对于博尔顿的强硬立场,特朗普也多次在公开和私下场合打趣。他在2019年5月的一场白宫活动中提到博尔顿,说他的观点“非常强硬”,所以自己时常还需要“安抚”博尔顿。美国《纽约时报》也报道说,特朗普曾在私下说幸亏自己约束了博尔顿,不然美国可能陷入更多战争。

  外界猜测,最终导致两人决裂的导火索或是美国与塔利班和谈失败。特朗普原本希望与阿富汗塔利班达成停火协议,为自己捞取更多政治资本,博尔顿却极力反对。最终双方未能达成协议,或有博尔顿从中搅局的因素,这让特朗普十分沮丧。

  对于最后离开白宫,在书中博尔顿倒是很“看得开”,他表示,自己在白宫一年多时间里,已经取得不少成绩,因此虽然最后离开时场面难看,也并不觉得遗憾。

新保守主义的代表

  博尔顿为何争议这么大?他又秉持着什么样的外交理念与特朗普频频碰撞?这些问题,与其生平经历密切相关。

  博尔顿出生于1948年,曾就读于耶鲁大学并获法学博士学位,在学校时就表现出明显的保守主义倾向。他的法学院同学之一,就是现如今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之一的克拉伦斯·托马斯。

  博尔顿青年时就争议不断。越战期间,他曾想方设法躲避入伍。他辩解说,在他眼中,美国已经输了越战,美军靠流血得来的土地,很有可能让美国政府“白白交出去”,因此不愿参军。

  此后,博尔顿先后在里根、老布什、小布什等几个共和党总统政府内供职。小布什政府期间,他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值得一提的是,这一职位也需要参议院批准,而鉴于博尔顿在国会中反对者众多,小布什只得在国会休会期间低调委任博尔顿,帮他绕过这一障碍。任常驻联合国代表期间,博尔顿因立场强硬多次引发外交风波。

  博尔顿不担任公职后,经常参加新保守主义论坛并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在保守电视节目出任时事评论员。他曾撰文批评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没有骨气”,对奥巴马政府签署伊核协议、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等做法持坚决否定态度。2015年,博尔顿在《纽约时报》撰文鼓吹对伊朗动武。他还多次呼吁美国退出伊核协议,被美国媒体称为“战争鹰派”。

  虽然博尔顿否认自己是新保守主义派,但美国舆论一致认为他是这一派中的代表人物。在美国政治光谱中,新保守主义是美国保守派当中的一个分支,通常鼓吹使用武力推行美国价值观,支持使用政权更迭等高压手段打击与美国政治形态不符的其他国家,小布什和他的副总统切尼都是代表人物。

  相比新保守主义派,特朗普的意识形态色彩要淡很多。自诩“交易大师”的特朗普,并不排斥使用战争以外的其他手段谋取利益,他曾在多个场合表示美国海外用兵过于昂贵,希望减少海外驻军和演习。

  博尔顿和特朗普的另一大差别还在于,对待盟友态度不同。博尔顿看重美国盟友的作用,支持美国连同盟友在国际上开展行动,而特朗普表现出更明显的单边主义倾向。虽然两人在美国“退群”中找到了共同语言,但也无法掩盖两人外交政策方面的根本不同。

来源:2020年7月1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4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