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特朗普式“群管理方针”
  新华网 ( 2020-07-17 06:49:31 ) 来源: 《环球》杂志
 

  各种各样的国际“群”,无论是否由美国发起建立,只要能为它所用,美国就会加以控制、利用或者将其扩容;反之,则加以抵制、破坏甚至另起炉灶——这就是近来美国管理国际“群”的基本方针。

王玮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只是“退群”任性,对“建群”和“扩群”也兴味甚浓。他近日提议,拟邀请俄罗斯、韩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四国参与推迟举行的七国集团(G7)峰会,并将G7扩展为G11,此举在国际社会引发波澜。

  对屡屡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式”外交,国内外观察家惯用“不可预见”“不确定性”等词来概括其特点。特别是在多边外交场合,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立场更是复杂多变。

  仔细观察,也不难发现,尽管特朗普政府放出不少冷招,但也从来不下闲棋。特朗普政府利用国际伙伴外脑与外力,推进落实其“美国优先”的理念,贯穿了2016年以来美国的全部外交活动。当下,不妨以美国“群管理”策略为例,透视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构想及美国对外政策的走向。

全面打破“自由的界限”

  特朗普当年成功入主白宫,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反建制”“反移民”“反全球化”“反经济依存”的民粹主义立场。特朗普反复说,美国政府的任务就是“代表美国”,而不是“代表世界”,“美国优先”不仅是他的竞选口号,也是他执政后的施政纲领。

  然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主张在许多方面与主流建制派的理念格格不入。美国上一任总统奥巴马在其最后一次国情咨文中,曾试图把华盛顿主流意见告知继任者。他说,“我不想只谈来年之事,我想关注更长远的事情。不管谁当选下任总统或哪个政党掌控下一届国会,都需要保证美国的安全,继续领导这个世界,而不是变成世界警察;都要制定政策使其反映出美国的好,而不是美国的恶。”

  “领导世界”,这是美国政治传统,是建制派共同认可的目标,也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2020年的竞选主题。一般而言,领导世界的预设前提,是与外部世界包容共处。正如英国政治思想家密尔的《论自由》(严复将其译作《群己权界论》)所言,“自由者,凡所欲为,理无不可。此如有人独居世外,其自由界域,岂有限制?为善为恶,一切皆自本身起义,谁复禁之?但自入群而后,我自由者人亦自由,使无限制约束,便入强权世界,而相冲突。故曰:人得自由,而必以他人之自由为界。”

  然而,“美国优先”理念的提出,全面打破了“自由的界限”,既破坏国际关系的已有平衡,又鼓励实力至上的交往法则。“美国优先”意味着美国所倡导的“自由”正在脱离国际限制,而其他国家的“自由”却因此受限。

  究其实质,美国是以“强制外交”为手段,全面追求狭隘的、片面的美国利益。在这种背景下,美国把组织和调度国际力量视为装配“霸权之翼”。在这种逻辑下,各种各样的国际“群”,无论是否由美国发起建立,只要能为它所用,美国就会加以控制、利用或者将其扩容;反之,则加以抵制、破坏甚至另起炉灶——这就是近来美国管理国际“群”的基本方针。

五大“群管理方针”

  近年来,特朗普政府接连“退群”,在全球范围内开启了废止所谓“不公平协议”、缔结“反映美国及盟友利益”新协议的进程。撇开美国国内政治博弈因素不谈,我们可以在美国外交活动的“破”与“立”之间,看到特朗普外交的自我中心主义取向。

  当前,美国的“群管理方针”也服从于“美国优先”这个大原则,让各种“群”反映并服从美国的利益,否则就要予以“规训和惩罚”。

  总之,美国把各类“群”的运行,置于自我利益的标准之下。这也揭示了美国借助外力实现自身目标的政策构想。以封闭性或开放程度来衡量,美国的“群”大致分为封闭群、半封闭群、半开放群、开放群四类。在这四类常设“群”之外,还有事务性和临时群。

  其中,封闭群是美国力量的重要外部源泉,甚至构成了美国霸权的国际基础。但是,只要妨碍“美国优先”,美国依然会加以打压,例如改造北美自由贸易区、施压北约伙伴增加防务预算等。

  开放群(如OAS,美洲国家组织)和半开放群因其开放性而不易控制,美国会争取并利用这些资源,竭力防止这些资源为竞争对手所用,一旦这些群违背了美国利益,就会招致严厉的惩戒,如美国在4月14日全球疫情期间,宣布暂停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

  临时性事务安排也是美国“建群”的一种方式。诸如“志愿者联盟”“自由经济联盟”“5G联盟”等群组,往往都是目的明确、针对性强、具有即时动员性质的国际联合组织。对奥巴马政府曾组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上台后便扔掉了这个“不中用”的工具,并以构建技术联盟为手段,企图压制中国产业升级。

美国对外政策走向

  对外政策是一国决定于国内、实施于国外的对外行为方针。对外政策的制定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并最终表现为各种利益的折中与平衡。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反映出美国国内对于国际形势以及美国地位的复杂认知,总体上与美国右翼保守主义思想一脉相承。总体上看,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主张得到“市场原教旨主义者”“政治保守主义者”“军工复合体”“白人至上主义者”等政治势力的深度支持。

  特朗普以“讲原则的现实主义”来界定其政府的对外战略方针,抛弃了多边主义传统,转而追求狭隘的本国利益,并极度推崇实力外交。这种“欲以力征经营天下”的模式其实是难以持久的。

  但这种政策很难马上得到调整,正如它也不是突然出现一样。经历过小布什政府时期“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以及奥巴马时期“我们需要的变革”,美国来到了一个新的保守主义时期。当前的美国正在照抄政治学家亨廷顿20多年前为“让美国伟大”开出的“药方”:“在国内,拒绝造成分裂的多元文化主义的诱人感召;在国际上,拒绝要求美国认同亚洲的令人难以理解的、虚幻的号召。”在证明其彻底无效前,美国是不会轻易放弃这种所谓的“疗法”的。

  就算民主党赢得2020年大选,当前政策形成的路径依赖也依然存在。在进行对外政策选择时,美国决策者的看法诚然会因人而异,但是,精英集团作为一个整体,往往会服从于国家的基本利益需要,而美国的基本利益需要是根据它所处的环境来判断的。尤其是当精英们普遍感到其“领导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时,他们不会任由事态发展而无动于衷。相反,他们会尝试各种手段,来延缓甚至扭转美国相对衰落的局面。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有变化,那变化的也只会是手段,而非目的。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来源:2020年7月1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4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