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城市中那些“老年不友好”细节
  新华网 ( 2020-08-06 07:34:38 ) 来源: 《环球》杂志
 

 

  作为一个规划师,我时常在想,我们的城市到底是为谁而建的呢?也许刘易斯·芒福德很早就给过我们答案,“城市应该是一个爱的器官,因而城市最好的经济模式应该是关怀人和陶冶人。”这里的“人”便是正在老去的“你我”。

文/讲述 李迪华

采访整理 《环球》杂志记者 张海鑫

  北京大学开设《景观社会学》课程后,每个学期,我都会带着学生租上轮椅、拐杖、婴儿车,走到大街小巷去体验,体验城市里平时感受不到的细节,总结出四个字:寸步难行!

  这样的活动,目的是让这些未来城市的设计者开始思考,我们的城市是为谁而建的。

  这一课程设计的灵感源于20年前,我的一位忘年交,那时他已经80多岁了,但每年还要去西南部的少数民族地区扶贫。然而,有一年,因为城市中一个非常小的坎,他把自己的肩胛骨摔折了,没过多久,就离世了。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关注我们的城市中那些隐秘的“老年不友好”细节。

不想让人走的路

  一边是围墙,一边是疾驰而过的汽车,人行道在这样的夹缝中间,最窄的路面宽度不到30厘米,近年来在一些城市的人车抢道大战之后,出现了这样奇葩的人行道。年轻人走上去尚且心惊胆战,更何况老人。根据国家标准《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规定,人行道宽度应按人行带的倍数计算,最小宽度不得少于1.5米。很明显,这样的人行道根本不符合国家规定。

  即便在合格的人行道上,大大小小的报刊亭,随意停放的自行车、电瓶车都在侵占着行人的路权。共享时代来临之后,抢道大战中又加入了共享单车这个“新角色”,大量共享单车涌入公园、地铁站、小区旁的人行道、盲道,为老人的出行埋下重重交通隐患。

  此外,小区内、公园里各种园林小路,曲径通幽,设计得非常美观。但这些优美弧度对于使用轮椅或者助行器的老人却是不友好的,从方便老人使用的角度来看,有的地方应去弯取直,尽可能减少弯道。

好好的路怎么就被树拱了

  奇怪的是,一些城市在行道树选择上都偏爱一些浅根系的树种,树根从透水砖和下面硬质铺装的水泥之间伸进去,然后道路就跟着地面的沉降变得坑坑洼洼。于是每年都要把铺路砖搬起来,把一些根须清理掉,再把道路铺平。如此反反复复,不仅加重了市政工程压力,老人走在高低起伏的步行道上,也是深一脚浅一脚,很容易被地砖绊倒,一到下雨天,这样的地砖更是成了“水雷”。

隐形的台阶

  在我们的城市中总是能看到这样一些台阶,它们的高差大概在3~5厘米,有些竖立面用亮色油漆喷涂,上台阶的时候很醒目,但爬上去之后一回头台阶就消失了。毫无色差的台阶平面与下方的地面浑然一体,从视觉上完全分辨不出哪里是台阶。在老人模糊的视线里,本来就难辨高差,这些“隐形”的台阶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陷阱。

  前些天我路过某小区的院士楼,忽然发现一扇敞开的单元门外竟然有一道一两厘米的小坎。只要细心观察,你会发现这些小坎出现在城市的很多角落,非常不起眼,其实却是安全的大隐患。近些年,小区、公园、广场上老人因为这样的小坎摔倒的新闻屡见不鲜,值得每个城市建设者重视。

关键时候“用不上”的设计

  在我居住的小区中,每栋居民楼的设计都符合所有的建筑规范,入口的台阶另一侧也都配有无障碍通道。有一天,我在楼下看到一位老奶奶在她女儿的搀扶下艰难地爬上台阶,随后她女儿再将轮椅从一旁的无障碍通道推上去。

  我很好奇,他们为何不直接用无障碍通道。一问才知,这位老人刚刚出院,而这个无障碍通道上有一条条锯齿状的凹槽,她的身体根本受不了这种颠簸。真实状况就是这样,城市中有很多无障碍设施,但设计者却忘了真正需要使用这些无障碍设施的人的身体状况是怎样的。

健身步道真能健身?

  在一些城市公园、居住小区可见一些铺着石子的小路,它们被称作健身步道。然而,如果中老年人经常走这种健身步道,很容易神经痛。遇到下雨或下雪天,这些石子小路就会变得湿滑,滋生的一层层青苔,让老人们再也不敢踏上去,于是这些步道两旁的绿地上总是会被人走出两条明晃晃的土路。

消失的小店

  四年前的国庆节,我出小区门口的时候遇到一位老先生,他拉着一个买菜的小车,但他小车的袋子看上去却是扁扁的,我问他为何没买菜就回来了,他答道,菜市场拆掉了,超市里的菜又太贵,现在都不知道去哪里买菜了。这些年,小区旁边随着菜市场一起消失的还有理发店、裁缝店、修鞋店……一轮轮的城市改造,一些城市更漂亮了,但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们却没有感觉到更方便。

城市孤独症

  20年前,我遇到一位让我特别羡慕的老人,他培养了3位在美国任教的大学教授。但是两年前,我的一个朋友突然告诉我,这位老人死在了他的公寓里,更让人唏嘘的是40天后才被发现。当开放的四合院变成一幢幢带着各种门禁的楼房,邻里关系越来越疏离,很多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们患上了城市孤独症。

被绿地“绑架”的城市

  我们的城市总是一直在追求高绿地率和快速绿化,希望打造四季常青、三季有花的城市景观。但大量绿化效果非常好的速生园林植物,可能造成外来入侵物种,还可能成为城市主要的过敏源,比如侧柏、圆柏、臭椿、千头椿、杨树、柳树、丁香、法国梧桐等,释放出大量花粉,困扰着城市居民,尤其是免疫力低下的老年人群体。

无处不在的光污染

  建筑物外立面、绿化带、行道树……无处不在的亮化工程,将城市的夜空装扮得绚丽多彩,但也会给生活在其中的人造成困扰。刺目的灯光让人焦躁不安,人工白昼扰乱人体正常的生物钟,无处不在的光污染让本就容易产生睡眠障碍的老人更难入眠。

  作为一个规划师,我时常在想,我们的城市到底是为谁而建的呢?也许刘易斯·芒福德很早就给过我们答案,“城市应该是一个爱的器官,因而城市最好的经济模式应该是关怀人和陶冶人。”这里的“人”便是正在老去的“你我”。

  (讲述者李迪华系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副院长)

来源:2020年8月5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6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