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离任首相的危险“遗愿”
  新华网 ( 2020-10-06 06:46:20 ) 来源: 《环球》杂志
 

  由于“攻击敌方基地能力”产生的巨大争议仍然存在,面对国内支持和平宪法的声音,以及周边安全环境可能产生的压力,新一届日本政府未必具备安倍的国内统合能力和国际抱负,安倍想在安保领域进一步突破的“遗愿”短期内料难实现。

汤文峤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8月28日宣布辞去首相职务后,在9月11日召开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上进行了留守期“最后演讲”,就日本安全保障政策相关问题发表看法。针对阻止潜在对手的导弹袭击,安倍督促下届政府在2020年年底拿出必要的方针政策。

  目前,日本的导弹政策以防御为主,即拦截敌方的空中和海上目标。一旦政策调整,意味着日本将寻求获得打击敌方陆上据点的能力,因而需要采购巡航导弹等进攻性武器。这无疑是二战以来日本军事政策转向的重大事件。

政策转向由来已久

  日本从上世纪末开始以应对朝核危机为名,依托美国战略上及技术上的支持,开始建构自身的导弹拦截能力和反导体系:1997年,日本开始接收美国的弹道导弹情报;1998年,日美组建“导弹防御系统工作组”;1999年,日本正式启动反导系统研发项目。经过多年发展,日本已建成了由海基中段导弹防御系统和陆基末段导弹防御系统组成的多层导弹防御体系。截至目前,日本的导弹防御系统主要由预警探测力量和拦截打击力量两部分组成。

  整体而言,21世纪日本的导弹防御已具备覆盖周边、立体多重的能力体系,也已具备了超越“专守防卫”的技术水平。安倍第二次执政以来,开始持续推进安保政策改革,踏足政策禁区,不断尝试从法制层面突破“专守防卫”政策,以使日本具有主动威慑能力乃至先发制人的打击能力。

  2014年,日本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这一举动,部分解禁集体自卫权,出台了“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在此基础上,安倍政府强行通过了一揽子新安保法,通过界定“武力攻击事态”“重要影响事态”和“存亡危机事态”等建构新的军事行动和事态应对体系,使得自卫队从法理上拓展了行使武力的空间。

  任期内,安倍还提出了“积极和平主义”,批判基于“一国和平主义”的立场,强调“安全自主”。日本正试图通过强化自主防卫力量,补齐战后在军事安全方面的一系列“短板”。

  日本防卫省不久前公布了2020年版《防卫白皮书》,从政策基点上公布防卫转向趋势,强调军事自主性、外向性和进攻性。关于日本导弹防御问题,白皮书指出日本将采购防区外打击导弹,采购“标准”-3IIA导弹,改进“爱国者”导弹,加强一体化导弹防御体系。

宣示“政治遗产”

  不难发现,安倍在离任前发表安全保障政策讲话,提到的日本导弹防御政策转向,与其在7年零8个月任期内推动的安保改革精神是一脉相承的,并非突然之举。甚至讲话中针对“攻击敌方基地能力”问题的语焉不详,还颇令日本国内保守派感到遗憾。值得推敲的反而是这次谈话时机的选择。

  从日本国内政治态势看,安倍在自民党内的地位非同一般,对日本新内阁的组阁仍保有较大话语权,其政策的延续性应该已具备相当大的保证。而安倍发表此言论之时,日本新任首相还未产生。理论上在这个时间段,其只需维持政府日常工作即可,不应再作任何政策宣示,以免担负干预下届政府执政的质疑和骂名。但安倍在这一时间点坚持发表有关导弹防御政策的方向性讲话,甚至颇显“僭越”地要求下届政府在年底前提出方案,这一举动更加凸显了推动导弹防御政策转向对安倍的重要性,可以推测,这是安倍在向公众宣示自己在安保领域最重要的“政治遗产”。

  安倍是日本内阁制以来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回顾历史,尤其是二战以后,日本历代长期政权都留下了重大的政治影响:吉田茂政权实现了日本战后地位的确立;佐藤荣作政权完成了冲绳“返还”;中增根康弘政权完成了日本的民营化转变;小泉纯一郎政权解救了被朝鲜扣押的日本国民。相比之下,安倍自然也希望能够留下与其历史地位相符的政治遗产。

  然而,东京奥运会未能如期举办,日本经济由于疫情出现了大幅衰退,期待实现的日朝首脑会面也没能实现,能够被期待成为安倍“政治遗产”的仅剩下安保领域了。

  正如安倍在“最后演讲”中强调的,在其执政期间“日本安全保障政策实现了巨大进展”,其主导创建了日本版的国家安全保障委员会,实现了集体自卫权的部分解禁,解除了之前的武器出口禁令,制定了安保相关法案,这些举措产生的实际影响甚至超过了修宪本身。

  就安倍而言,选择这一时间点就导弹防御政策转向问题提出看法,目的就在于保证该话题不被搁浅、不被“降温”。

未必能如愿

  尽管安倍在卸任前寻求在导弹防御政策,尤其是“攻击敌方基地能力”方面的突破,不过,这一议题在日本国内尚未达成共识,在国际上也存在较大争议。

  安倍政府强调,日本作为主权国家拥有自卫权,“必要最小限度”的军事实力在宪法上是被允许的,“在没有其他手段的情况下,打击对方导弹基地,法理上属于自卫”。但事实上,无论如何解释,“攻击敌方基地能力”都是一种进攻行为,日本国内的反对人士就指出,如果“攻击敌方基地能力”被允许,日本自卫队将进一步突破安保禁区,“能做”的范围将进一步扩大,进攻性武器部署将达到新的高度。不难推断,届时日本的“专守防卫”政策就将成为一纸空文,宪法第九条将不再具有约束力,日本战后“和平立国”的长期政策也将彻底改变。

  虽然安倍政府一再撇清,但“攻击敌方基地”无疑是将判定对手的攻击意图作为“自卫”的理由,因此实质上属于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行为。然而,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是与国际法基本原则相违背的。这一行为的逻辑是“只要我认为你可能攻击我,我就能攻击你”,是在敌方攻击前实施打击,所谓的判断标准因人而异、经不起推敲。日本如果一意孤行地推进此政策,无疑将遭到世界各国的反对,增加其他国家特别是周边各国对其战略的疑虑,甚至加剧地区军备竞赛。

  日美同盟是日本对外战略的基石,日本的导弹防御体系也基于美国的战略和技术支持,日本提出导弹防御政策转向、建构“攻击敌方基地能力”,美国在背后的推动作用不容忽视。

  特朗普政府于2019年发布《导弹防御评估》报告,提出了融合积极防御、消极防御和攻击行动于一体的攻防结合的“导弹防御态势”,在继续把伊朗和朝鲜作为防御主要对象的同时,把俄罗斯和中国也列为了主要对象。对比美日导弹防御政策转向,其同步性和一致性可见一斑。

  然而,由于美国对日本购买军火和驻军费用要求过高,卖给日本武器溢价严重,双方不平等关系体现得过于明显,日本也将取消引进陆基“宙斯盾”系统作为回应,声称不想浪费防卫预算去购买已经过时和失效的导弹防卫系统。

  由此可见,虽然“最后演讲”中安倍对日本导弹防御政策转向的愿望迫切,但现实情况未必能如其所愿。由于“攻击敌方基地能力”产生的巨大争议仍然存在,面对国内支持和平宪法的声音,以及周边安全环境可能产生的压力,新一届日本政府未必具备安倍的国内统合能力和国际抱负,安倍想在安保领域进一步突破的“遗愿”短期内料难实现。

  (作者系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

来源:2020年9月3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