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阿富汗和谈四大关键问题
  新华网 ( 2020-10-22 07:20:18 ) 来源: 《环球》杂志
 

  在塔利班对沙卡尔达拉地区的攻势中失去4位亲人的当地居民孔迪勒·库雷希,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塔利班犯下了无法饶恕的罪行,但为了我们孩子的未来,我们愿意与塔利班实现和平。”

《环球》杂志记者/陈鑫(发自喀布尔)

  24年前,厌倦了持续多年内战的阿富汗民众期望新掌权的塔利班能重建国家,实现长久和平。现实是,塔利班为期5年的统治虽实现了短暂的稳定,但也开启了潘多拉魔盒,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更大的动荡和不安。

  24年后,曾被北约联军和北方联盟赶出喀布尔的塔利班已经与美国签署了和平协议。今年9月12日,阿富汗政府与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团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开始历史性面对面谈判。人们期待这场谈判能为结束阿富汗旷日持久的战乱与动荡带来希望,但许多当地专家预测,这场对话恐难一帆风顺。和平机会乍现的阿富汗,将走向何方?

“机会”窗口下的谈判

  9月12日,这场历史性谈判的开幕式在多哈一家豪华酒店举行,现场大屏幕打出“阿富汗和平谈判”字样。

  阿富汗塔利班原先一直拒绝与阿富汗政府直接对话,称阿政府是美国“傀儡”。今年2月29日,塔利班与美国政府在多哈达成协议,内容包括美国从阿富汗分阶段撤军、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相互释放在押人员并启动对话。

  然而,释囚并不顺利,原定于3月开始的对话推迟至今。

  在谈判开幕式上,阿富汗政府代表团成员、阿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阿卜杜拉表示,双方必须抓住千载难逢的良机,在阿富汗实现和平,“规划所有阿富汗人接受和支持的新未来”。

  塔利班代表团团长巴拉达尔则在致辞中说,塔利班方面向阿富汗人民保证,将秉持真诚的态度参与此次谈判。谈判开始当天,塔利班宣布释放22名政府军士兵,以“释放善意”,为谈判创造“信任气氛”,同时呼吁政府方面“充分利用这一机会”并采取相同措施。

  然而,谈判分歧大,进展缓慢。“在谈判开始2周后,谈判双方仍未就程序性问题达成一致。”阿富汗黎明电视台9月27日报道称。

  据报道,塔利班方面要求将美国与塔利班签署的和平协议作为阿人内部对话的主要基础,但阿富汗政府方面对此表示反对。

  针对塔利班方面的立场,阿富汗政府提出4个选择:如果要将美塔和平协议作为阿人内部对话的基础,那么阿富汗政府与北约和美国签署的联合声明也应作为对话基础;无论是美塔和平协议还是阿政府与北约和美国的联合声明都不作为对话基础,阿人内部对话应以今年早些时候阿富汗召开的大国民会议的决议为基础;双方以“阿富汗的国家利益为基础”开始谈判;以《古兰经》和圣训作为谈判的最高权威。

  塔利班方面对阿富汗政府的立场表示不满。塔利班谈判代表团成员海鲁拉·海尔赫瓦在接受阿富汗媒体采访时指责阿政府代表团为谈判制造障碍。他说,如果阿政府不接受美塔和平协议,那么与阿政府代表团的谈判是没有意义的,纯粹是在浪费时间。

  阿代理外长阿特马尔在会议开始时曾说,停火问题将是和谈的第一个议题,希望谈判开启后,阿富汗国内暴力活动能够显著减少。然而,目前看来,由于双方始终未能就程序性问题达成一致,对停火问题的讨论或遥遥无期。

  事实上,即使是在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谈判期间,暴力活动依然频频发生。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阿富汗安全部队与塔利班9月20日在中部乌鲁兹甘省交火,至少10名警官、15名塔利班成员死亡,包括妇女和儿童。

四大问题是关键

  分析人士认为,阿政府与塔利班之间的阿人内部对话要想成功,必须解决四大问题。

  首先是如何实现权力过渡。赫尔曼德省的一名塔利班地方头目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称,塔利班会要求以一个过渡政府来取代加尼总统领导的阿富汗政府,并且塔利班会拒绝与当前的阿富汗领导人合作。虽然目前尚不清楚这一态度是否能够反映塔利班领导层的真正看法,但显然反映了塔利班组织内部对喀布尔政府的排斥。

  在被问及如果塔利班和美国都提出建立过渡政府,是否会为过渡政府让路时,加尼表示,对过渡政府的讨论还为时过早,目前最关键的问题不是谁担任总统,而是当前的共和国制度能否延续。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实现永久和全面的停火。阿富汗政府谈判代表团成员法蒂玛·盖拉尼表示:“在我们看来,停火是最为重要的一件事,也是阿富汗人民的要求。”塔利班方面却表示,除非和平谈判取得重大进展,甚至除非能够达成和平协议,否则塔利班不会同意实现停火。可见双方立场差距很大。

  第三个问题是阿富汗将拥有怎样的未来。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的一大分歧在于,塔利班拒绝接受民主制度,坚持要求建立酋长国制度。

  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9月22日发表声明称,伊斯兰制度有其自身的“定义和架构”,喀布尔代表团至少有两名成员无法理解和认识到这一点,因为他们“缺少对伊斯兰研究和历史的了解”。

  不过,国际危机组织今年8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曾指出,在制度问题上,塔利班成员间实际上是存在分歧的。塔利班高层也曾表示,民主并非与伊斯兰教完全不相容,塔利班方面只是对2004年颁布的《阿富汗宪法》感到不满,因为他们被排除在了宪法的制定过程之外。

  阿富汗政府则始终坚持要求维持现状。加尼在今年6月举行的一次视频会议上指出,阿富汗社会已经就两个基本概念达成了共识。“一是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是一个主权独立、民主和统一的共和国;二是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权利和义务即是我们的公民权。”

  第四个问题是女性的权益。在塔利班统治时期,阿富汗女性的自由和权利受到限制,她们被禁止上学、就业,甚至不能在没有男性家庭成员陪同的情况下离开居所。塔利班时代的这些记忆令一些阿富汗女性担心,一旦塔利班卷土重来,她们将失去过去20年重新获得的自由。

  盖拉尼表示,政府代表团的成员从阿富汗女性那里听取了特别要求,那就是不能在女性求学、工作和政治参与的权利方面对塔利班让步。

  塔利班方面对此表示,他们将在女性问题上采取较为软化的立场,但没有给出具体细节。

美国之“手”

  除此之外,来自美国的“无形之手”将如何影响阿富汗和平谈判,也是多方关注的问题之一。

  “美国在利用阿富汗和谈而非发挥积极作用。”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9月21日如此评论。

  出席此次谈判开幕式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虽然明确表示,阿富汗未来的政治制度“由你们自行选择”,“美国不把它的制度强加于他人”,但他同时把谈判结果与美国援助挂钩。蓬佩奥说:“你们做决定时,应该记住,你们的决定和行动将影响未来美国援助的规模和范围。”

  “华盛顿的目的非常简单,希望阿富汗内部对话尽快开始,”威尔逊中心专家库格尔曼说,“这样就能给白宫即将从阿富汗撤军的计划提供政治理由。”他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希望在(今年)总统选举前达成和平协议,这样他就能获得巨大的政治利益”。

  此间有舆论认为,阿富汗内部对话之所以能够成功举行,与美国在背后的“全力推动”分不开。特朗普在2016年参加总统竞选时曾将从阿富汗撤军作为他的竞选承诺之一。如今,随着新一届总统选举日益临近,特朗普急需实现他当初的竞选承诺,拿出切实的外交成果来给国内选民一个交代。而在撤军的同时,特朗普又要确保阿富汗政府不会因此而“垮台”,因此,过去几个月里,美国政府不断对各方施加压力,力促阿人内部对话尽早启动。

漫长的战争与遥望的和平

  从1979年12月苏联入侵阿富汗算起,这片土地上的战火已经延烧了40多年。在这个55岁以上人口仅占约6.6%的国家,大部分人或许已经忘了没有战争的日子是什么样。

  在连接喀布尔与帕尔万省的道路旁,至今仍能看到当年苏联坦克的残骸,它们静静地躺在路边,诉说着当年战争的惨烈和无情。而在首都喀布尔的大街小巷,高耸的防爆墙、带尖刺的铁丝网以及随处可见的持枪警卫,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人们,战争并不遥远,危险随时会出现。

  阿富汗人已经习惯了与战争做伴,或许是出于乐观,或许是出于无奈。《环球》杂志记者曾问身边的阿富汗雇员,既然阿富汗这么危险,为什么不像其他人那样逃到国外去。雇员说:“因为这里是我的家。”阿富汗的街头巷尾,就有无数这样的阿富汗人,在战争和恐怖袭击的威胁下艰难地维持着生计。

  他们厌倦战争,期盼和平。

  9月27日(24年前的这一天,塔利班攻陷喀布尔),喀布尔城郊的沙卡尔达拉地区举行了一场群众游行,以纪念该地区在被塔利班攻陷后的遇难者。

  在塔利班对沙卡尔达拉地区的攻势中失去4位亲人的当地居民孔迪勒·库雷希,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塔利班犯下了无法饶恕的罪行,但为了我们孩子的未来,我们愿意与塔利班实现和平。”

来源:2020年10月14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1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