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生物武器取缔之路有多远?
  新华网 ( 2020-10-29 07:08:12 ) 来源: 《环球》杂志
 

    正在上演的第六次技术创新浪潮,放大了未来新质生物武器研发成功的可能性,而世界政治经济安全格局演变,则加速了生物战的现实冲突可能性。

文/王小粒

  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有关生物安全的问题引发全球特殊关注。与此同时,地区局部冲突依旧上演。在此背景下,有关“生物武器”的报道和评论,加剧了人们既有的疑惑和担忧。

  “美国独家反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议定书谈判,妨碍国际社会对各国生物活动进行核查的努力,成为生物军控进程的‘绊脚石’。”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10月9日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裁军与国际安全委员会(联大一委)一般性辩论中说。

  另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9月初报道,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表示,非上合组织、独联体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国家正在研制生物武器,有必要针对这种威胁采取措施;韩媒近期披露,有迹象显示驻韩美军拟进一步增加生化实验地点……

  迷雾重重。人们不禁要问,当前生物武器的威胁究竟有多大?生物武器的取缔之路还有多远?

国际生物军控面临重大变局

  传统意义上的生物武器由武器化的生物制剂和运载系统构成,主要是利用细菌、病毒等烈性病原微生物作为生物制剂,采用空投或传统武器载具作为释放工具,通过呼吸道、消化道、皮肤和黏膜侵入人、动植物体内造成伤亡。美国将生物武器认定为唯一一类在其制造的伤亡规模上可以与核武器相提并论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二战时期,日本军队使用生物武器对中国军民进行大规模攻击的罪行罄竹难书。冷战期间,英国、美国、苏联都是生物武器的研发生产国家。但基于不同的战略考量,各生物武器拥有国先后宣布放弃生物武器。于1975年生效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与联合国秘书长指称使用生化武器调查机制、《联合国安理会第1540(2004)号决议》等,共同构成了国际生物军控体系的基本制度安排。

  目前没有任何国家公开宣称拥有生物武器。但有文献和报道称,美国政府签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后,美国中央情报局依然保留了少量武器级炭疽菌、贝类动物毒素,以及布鲁氏菌、委内瑞拉脑膜炎培养菌等。特别是近年来,受新一轮科技变革、国际关系和安全秩序调整等多因素影响,国际生物军控面临重大变局,生物武器问题进一步发酵,对全球战略稳定和人类命运造成不可忽视的重大威胁。

新型生物武器正浮出水面

  从科技驱动看,新型生物武器正浮出水面。当前,以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信息技术-神经技术-工程技术交叉融合为代表的新生物科技变革正系统性展开。

  一方面,人工智能技术、3D打印技术、机器人技术,加上施放装置与运载工具的改进,传统生物战剂的军事效能大幅增加,理论上其作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将长期存在。

  与此同时,生命过程所具有的攻防兼备、物质能量智能复合体、大时空维度性、多元性与社会性等独特属性,赋予生物科技与国防科技创新、国防、国家安全之间的多重互动关系,新概念生物武器或武器原型层出不穷。

  具有重大军事意义的生物科技创新,例如调控生理系统与神经系统的生物自主性控制和意识干预技术、决定遗传性状与物种命运的基因驱动相关技术、赋能人员身份安全的生物信息和生物大数据技术、改造武器装备-战场环境的微生物组和工程生物学技术、赋能战场环境监测的仿生技术等,超越传统生物武器概念,使得未来军事冲突手段可能不拘泥于某一特定时空范围,操作形式灵活多变,形成跨尺度跨疆域多元化威胁。

  举例来说,基因驱动系统使变异基因的遗传几率从50%提高到99.5%,可用于定向清除特定物种。利用生物的泛在性,美军正在开发的新一代战略型生物传感器概念,具有“鲨鱼一样的低耗能、虾一样的悄无声息、鱼一样的低速操纵性”,或将颠覆已有战术性生物传感器概念。

“盗梦空间”的致命诱惑

  从战争形态演化角度看,新一代生物武器或将颠覆人类的战争观念、开辟更具隐蔽性的未来战场“盗梦空间”,其致命的诱惑更大。新质生物武器或将以其攻击对象的生物圈、生态圈的广泛弥散,冲击攻击对象和设施范围相对固定的战场空间观;以其攻击速度相对缓慢、攻击效果“涌现”的节奏,冲击既有战场打击高度凝结的时间观和短时快速制敌理念;以其释放的悄然无息、武器借助生物与人类社会的生物演化、人与末端攻击武器的时空分离等特性、发起方的主动隐匿或恐怖主义倾向,冲击既有的武器可追踪、可溯源、可归因的武器观和战争对手观、主体观。

  战争对手以新质生物武器的反制技术措施提前储备和“己方”的基本保全为基本原点,以国家战略能力净评估、战争方案的精细化设计和总体效果的模拟预测、武器战略战术效果提前桌面演练为立足点,以“彼方”的国家战略能力被削弱和战略意志妥协、“己方”战略目标的间接实现为基本终止点,达到“隐性战争”的基本可控和间接制胜,冲击既有的崇拜物质摧毁的战争制胜观。

  可以预见,这种基于现代生物科技新发展的新暴力,具有战争暴力的本质特征,又对既有战争观、战略安全观进行形态和内涵塑造。而且,不排除生物战威胁、国家级生物恐怖合二为一,演化为战略威慑、战略讹诈、超限战的灵巧新工具。

必须跨越的生物“核陷阱”

  从当前和未来较长时期国际关系演变趋势看,生物武器或将成为国际秩序调整期所谓大国竞争的重要筹码。当前国际安全秩序持续动荡、暗流涌动,而作为世界生物科技强国、曾经的生物武器拥有大国,美国对生物武器军控进程态度有较明显转变。自20世纪70年代尼克松政府宣布放弃“进攻性生物武器”项目、“积极”参与主导生物军控,直至进入21世纪以来的小布什政府、奥巴马政府,美国历任政府基本维持战略性防御姿态。但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战略意图开始精细调整。

  在美国官方主办的2019“生物防御峰会”上,美国总统科学技术政策办公室主任开尔文·德罗格梅尔公开表态,“美国不是基于防御赢得竞争,而是必须要有很强的进攻能力”,采取先发制人的态度跃然纸上。从战略传播与话语权方面看,美国国防部开展《生物武器研究》(2019)等战略研究,美国情报界持续渲染前沿生物科技的潜在军事威胁,两次将“基因编辑”列入了“大规模杀伤性与扩散性武器”威胁清单。这种基于传统的现实主义安全观、狭隘的军事安全观的做法,显然不利于全球战略稳定。

  进一步讲,从国际安全制度现有供给看,作为国际社会管制生化武器的主要机制,《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禁止开发、生产、获取、保留或储存生物武器。但条约也存在严重缺陷,例如,公约理论逻辑框架因存在潜在冲突而陷入集体安全困境,对生物武器定义存在模糊界限,从而为具有军事含义的生物技术竞争提供土壤,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核查机制长期性难产等等,使得各类新概念生物武器的可能研发活动缺乏相对有效的实质管控机制。

  总体上,正在上演的第六次技术创新浪潮,放大了未来新质生物武器研发成功的可能性,而世界政治经济安全格局演变,则加速了生物战的现实冲突可能性。因此,生物武器未来有很大的理论“生存空间”,生物武器威胁将可能长期存在,持续引发国际安全新“事态”“势态”“世态”与“时态”。从人类社会和平与发展角度讲,未来的生物武器以及与此相伴的战略生物安全问题,是一个必须跨越的生物“核陷阱”、必须解除的新达摩克利斯之剑,国际社会正迈入关系人类命运走向的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作者系远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来源:2020年10月28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2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