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海岸美国”与“内陆美国”
  新华网 ( 2020-11-12 07:03:46 ) 来源: 《环球》杂志
 

 

  在当今美国,海岸美国人和内陆美国人在政治、经济、文化、价值观、生活方式、人口结构等方面都存在明显差异,相互交流不够充分,相互理解难度增大。

文/付随鑫

  观察美国选举地图,不难发现支持民主党的“蓝州”多集中在大西洋和太平洋沿岸,而支持共和党的“红州”多位于广袤内陆。2016年和2020年的总统选举看上去就像这两群美国人的大比拼。

“海岸”和“内陆”远非地理概念

  在美国,“海岸”与“内陆”这两个词虽被广泛使用,但并没有明确的指向和严格的定义。在不同时期、对于不同的人,它们可能有着相当不同的内涵。

  在当前美国语境中,“海岸”一般指缅因州到佛罗里达州的大西洋沿岸地区和从华盛顿州到加州的太平洋沿岸地区,而“内陆”则是指这两块狭长地带之间的广阔区域。

  实际上,“海岸”和“内陆”并不像其字面意义那样容易区分。

  从波士顿到华盛顿的东北走廊以及太平洋沿岸固然是最典型的海岸地区,但同样靠海的南卡罗来纳州、阿拉巴马州、路易斯安那州、得克萨斯州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政治倾向与文化特色。至少后面这三个州,通常被视为“内陆”的一部分。中西部、大平原、深南部可谓最典型的内陆地区,但地处中西部、远离海洋的伊利诺伊州却在政治和文化上跟海岸地区很相似。

  “海岸”和“内陆”的界线也很难完全沿着州界划分。

  如果深入许多州内部,可以发现它们也并非铁板一块,里面其实有次级的“海岸”与“内陆”地区。

  例如,纽约州的西北部、宾夕法尼亚州的西部、弗吉尼亚州的西南部、佛罗里达州的北部、华盛顿州的东部、加州的东北部,这些地区多为农村,政治上支持共和党,文化上非常保守,跟其所在州的一般形象相去甚远,反而与内陆非常相似。而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威斯康星州的麦迪逊、俄亥俄州的哥伦布等城市,却像是点缀在广袤内陆上的小块海岸飞地。

  总之,“海岸”和“内陆”在美国远非纯粹的地理概念,而是跟政治、文化、价值观、经济模式、人口结构、生活方式紧密相关。

  从根本上讲,这种划分的主要依据是人口密度。海岸是人口稠密的大城市聚集之地,内陆的大城市都跟海岸更相似;内陆多是人口稀疏的农村,沿海各州的农村地带更像内陆。

地理区隔带来差异

  政治上的红与蓝可能是区分海岸和内陆最简单的办法。在过去二三十年的历次总统选举中,支持民主党的“蓝州”多位于海岸,而支持共和党的“红州”遍布内陆。在2016年的选举中,沿海的19个州,特朗普只赢下了5个;内陆的29个州中,希拉里也只赢得5个。

  国会选举地图具有类似的模式。民主党的选区集中在东北部和太平洋沿岸极为狭窄的地带,而广袤的内陆几乎是一片红。尽管共和党占据着更大的国土面积,但其支持者的数量往往不及民主党。

  美国独特的选举规则是造成这种内陆与海岸红蓝对立的关键原因。

  美国只有两个大党,每个选区只有一个席位,而且是胜者全得。在此规则下,某个党很容易长期控制某个州或选区。

  美国的总统选举(选举人团制度)和参议院选举都是基于地域的。这使得占领更多小州的共和党能获得明显超出其人数比例的政治力量,而集中在少数大城市里的民主党却很难发挥其人数上的优势。如果美国像许多欧洲国家那样采用比例代表制,其政治上的地理分裂或能大为缓解。

  海岸和内陆的区隔也是引发两党在抗疫问题上激烈斗争的关键原因。

  海岸各州人口密集,国际交往频繁,最早出现大规模疫情,许多民主党人一开始就将病毒视为严重威胁,要求特朗普政府立即在全国采取协调行动。

  而内陆各州地广人稀,相对封闭,很晚才出现大量感染,特朗普和共和党官员一直淡化危险,不愿采取强制措施。

  两个地区、两股政治势力相互扯皮,无法形成全国“一盘棋”,最终导致疫情迅速失控,如今内陆反而成为新增案例的主要来源。

  海岸和内陆的经济结构有相当大的差别。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海岸经济逐渐从制造业转向以金融、IT为支柱的服务业,而内陆经济仍以农业、制造业、采矿、建筑、化石能源为主,缺乏高端服务业。内陆地区的经济规模、收入水平、研发能力、就业机会都逊于海岸地区,贫困率、失业率更为严重。

  不同的经济基础导致了不同的政治倾向。纽约和加州的创意阶层、华盛顿周边的政府雇员成为民主党的坚定支持者,而中西部“铁锈地带”的制造业蓝领和大平原上的农场主构成了特朗普的基本盘。

  海岸和内陆存在显著的人口学差异,最明显的区别是人口密度。海岸地区只占美国面积的24%,却容纳了52%的人口。美国最大的几个城市群都位于海岸;内陆多为农村和小城市,大城市相当分散,就像水面上的几块浮萍。海岸地区的人口更多样化,少数族裔大多聚集在大城市里,而内陆的农村和小城市仍以白人为主,少数族裔和外来移民较为少见。

  人口密度与族裔多样性的差异很大程度上造就了政治、经济、文化差异。海岸地区更城市化、多元化和国际化,内陆则相对闭塞和保守。

  海岸和内陆的文化、价值观、生活方式可谓大相径庭。

  海岸是美国权力和财富的聚集地、文化产品的主要生产地。各大报刊和电视广播网多位于沿海各州,纽约和洛杉矶则是美国的创意文化中心。沿海居民相对世俗化,宗教参与度相对较低,家庭观念相对淡薄,娱乐场所多为时尚俱乐部和艺术场馆,对移民、堕胎、同性恋、气候变化、清洁能源等争议性议题更为包容,支持政府在个人生活和经济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内陆的农村和小城市居民主要通过地方报刊和电台获取资讯。他们更关心本地社区,对全国和国际层面的事务缺乏兴趣。他们的宗教热情很高,频繁地参与教堂活动,皮卡和枪支是其日常活动的常备之物。他们强调家庭价值和社区精神,反对堕胎、同性恋、控枪,不太欢迎移民和少数族裔,质疑气候变暖和清洁能源,反感政府干涉个人生活和经济活动。

  海岸和内陆往往相互鄙视。一些海岸居民认为内陆居民缺乏文化、保守落后、生活粗鄙。他们甚至用“飞跃国”一词来嘲讽内陆,将其视为一片只值得在往返两岸的飞机上俯瞰的荒凉土地,平时根本没必要“屈尊”前往。

  内陆居民则往往以真正的爱国者和美国人民自诩,不信任海岸精英及其主导的主流媒体和政府机构,指责他们毫无宗教信仰和传统价值观,嘲笑海岸的精致文化缺乏男子气概。

  在当今美国,海岸美国人和内陆美国人在政治、经济、文化、价值观、生活方式、人口结构等方面都存在明显差异,相互交流不够充分,相互理解难度增大。

走向新的地理融合?

  但美国的地理格局并非是一成不变的。百余年前,海岸和内陆的政治、经济面貌与今日可谓截然不同。

  在19世纪后期和20世纪前期,内陆农村普遍支持民主党,沿海大城市普遍支持共和党。当前的地理格局肇始于20世纪30年代的罗斯福新政,那时民主党开始跟工人阶级结盟,进而逐渐赢得东北部和中西部各大城市的支持。同一时期,被民主党疏远的内陆农村逐渐转向共和党和趋向保守。

  20世纪70年代后,随着创意阶层的兴起和少数族裔的增长,民主党进一步巩固了对两岸大城市的控制。但民主党对这两个群体的依赖使其疏远了制造业工人,进而导致工人密集的中西部各州近年来逐渐从民主党倒向共和党。如今共和党基本上控制了以农业和制造业为主的内陆。

  这种地理格局可能仍将持续多年,但人口流动正在打破现有格局。由于纽约、硅谷等海岸地区过度拥挤、生活成本攀升,美国人口和就业向内陆地区的分散一直在进行。仅2018年,纽约就减少了4万人。

  当前人口增长最快的城市都位于内陆,尤其是达拉斯、沃斯堡、奥斯汀、纳什维尔、哥伦布、印第安纳波利斯。即使是艾奥瓦州的得梅因、北达科他州的法戈等中小城市也在大量吸引海岸地区的年轻人。进入美国的移民越来越多地前往南部和中西部内陆城市,而非拥挤的沿海大城市。

  技术进步也推动着地理格局的重组。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科技工作岗位更容易分散到内陆的中小城市。自动驾驶汽车、可穿戴设备、新型医疗设备、智能电网、智能农业、清洁能源等新兴产业更容易在具有传统制造业优势的内陆地区得到充分发展。

  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证明,人口密度高的大城市存在潜在卫生风险,而且远程工作很大程度上是可行的。

  应当指出,内陆城市的复兴与成长将有利于缓和美国的内部分歧。

  过去半个世纪里,集中于海岸的金融和IT产业创造了巨额财富,导致了严重的经济不平等。人口和就业流向内陆将提高内陆的经济水平,缩小内陆与海岸的经济差距。年轻人、创意阶层和外来移民向内陆的流动将为该地区带来更多元化的人群和思想,缓和该地区的保守化趋势。

  长此以往,共和党对内陆的控制可能逐渐被削弱,两党政治极化也可能随之减弱。这个趋势已经在亚利桑那、得克萨斯表现出来,外来人口的大量流入正使它们从共和党的坚固堡垒变成摇摆州。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

来源:2020年11月1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