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首页 国内·国际·言论 | 经济·财富·科技 | 社会·文化·生活·其他 | 专栏 | 过刊检索 | 关于我们 | 环球广告
韩国制造业重镇谋变求生
  新华网 ( 2021-02-20 13:57:18 ) 来源: 《环球》杂志
 

2019 年8 月1 日拍摄的龟尾工业园区

  “龟尾市政府层面给该市提出了明确的目标:围绕低碳、5G、全息、半导体等主导未来产业发展的战略性行业,提升产业多样性,推动龟尾产业向产业链的高附加值方向攀升。”

《环球》杂志记者/田明(发自首尔)

  位于韩国内陆腹地的庆尚北道龟尾市,背靠韩国第一长河洛东江,又临近韩国历史最悠久的铁路交通大动脉京釜线,交通四通八达,区位优势得天独厚。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韩国的产业腾飞过程中,得到政府扶持的龟尾市迅速成长为韩国最大的电子工业城市,在该国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战略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然而,近年来受困于人力成本上升、大企业出逃和区位优势被不断削弱,昔日产业发展水平在韩国数一数二的龟尾市辉煌不再。时至今日,该市工业园的工业产值几乎还不到鼎盛时期的一半。困境之下,龟尾市唯有变革求生。得到各项政策的加持,龟尾会再次辉煌,还是归于沉寂?

“洛东江上的奇迹”

  “龟尾是韩国政府为扶持电子产业和推动出口,从1969年开始重点打造的韩国最大电子工业城市,一直肩负韩国出口产业‘前哨基地’的重任。”龟尾市市长张世龙接受《环球》杂志记者专访时这样定义自己所在的城市:“龟尾孕育的电子和前沿IT产业,几乎成为了过去几十年韩国产业发展的动力源泉。”

  张世龙所言非虚。20世纪60年代,前总统朴正熙执政时期,韩国政府开始实行“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战略,推动大规模投资和基础设施建设,依靠投资和出口两大引擎拉动经济增长。从这时起,政府主导制定的制造业振兴方案和计划经济付诸实施,龟尾国家工业园区应运而生,开启了推动韩国制造业集约化发展的征程。

  进入70年代,金星(LG电子前身)、三星、大宇等一批韩国电子行业领军企业陆续入驻龟尾国家工业园。化纤、机械、汽车制造等多个代表韩国工业化成就的明星企业也纷至沓来,极大地丰富了工业园的产品门类,提升了工业园的综合竞争力。

  伴随着韩国经济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的爆发性增长,龟尾国家工业园逐渐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

  据龟尾市经济企划局提供给《环球》杂志记者的数据,从园区建立到21世纪第一个10年,龟尾工业园发展一路高歌猛进,入驻企业的数量也不断随园区面积扩大而增长。如今,这座人口不过41.6万、总面积约615平方公里的城市,仅工业园区的面积就已达36.07平方公里。园区内,2300多家入驻企业生产的手机、半导体、电视机、显示器、通讯设备等电子工业产品远销世界各地。据统计,在全盛时期,仅龟尾一市在全韩国出口产值中的比重就高达10%。

  不夸张地说,韩国上世纪在短短几十年时间里,便由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之一,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以龟尾为代表的电子工业城市功不可没。

  从一个乏善可陈的小城市,到出口兴邦、创汇无数的“国家功臣”,龟尾市堪称韩国工业现代化的缩影。不少韩国媒体这样评价:如果说韩国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经济腾飞是“汉江奇迹”,那么,龟尾市的发展足可称得上“洛东江上的奇迹”了。

难挡“产业出逃”

  产业化浪潮起起伏伏,有辉煌也有落寞。

  庆尚北道七谷郡石积邑中里,龟尾国家工业园三号园区不远处的配套生活区内,兀立着几栋韩国LG集团旗下的液晶面板制造商乐金显示(LG Display)在2000年前后为员工修建的宿舍区建筑。环视四周,比起这里可容纳几千名员工同时入驻的建筑规模,园区内人去楼空、一片荒凉的气息反而更为惹眼。

  相比现实中的门庭冷落,围绕这片宿舍区前景的讨论在韩国网络上却是热火朝天。2020年12月4日,韩国广播公司报道称,乐金显示龟尾厂房的配套员工宿舍已基本完成腾退,最终被该公司以400多亿韩元(1韩元约合0.006元人民币)的价格出手转让。乐金显示在龟尾的第二、第三厂区约9万平方米的液晶显示器生产厂房也在挂牌出售中。

  近10年来,由于液晶显示器销售情况欠佳,在乐金显示公司经营战略调整的大背景下,该公司龟尾工厂时不时传出减产、停工的消息,员工数量不断缩减。比起全盛时期,乐金显示在龟尾的员工数几乎已被腰斩,当年为吸引员工而建立的配套宿舍变得多余。

  乐金显示并非唯一一家打算从龟尾“出逃”的LG集团旗下子公司,其另一家子公司——LG电子早在多年前就已将龟尾工业园内的等离子显示板等生产线悄然停产。就在这些厂房待价出售的当口,2020年5月20日,LG电子正式宣布,为在市场竞争中保持企业竞争力,计划尽快将其龟尾工厂内6条电视机生产线中的2条迁移至海外。针对剩余的4条生产线,企业也将大幅提高自动化组装、质检、包装等设备的生产参与度,以此提升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

  在龟尾,虽然产业向外转移在多年前就已开始,但时不时跳出的大企业“出走”的新闻,仍不断刺激着媒体和当地人的敏感神经。

  LG之前,包括三星在内的多家制造业企业早已开始分阶段出售资产或撤离。其中,有的企业转移至海外建厂,以分散风险、降低物流和人力成本。有的则搬到高新技术产业云集、生产效率更高的首都圈一带设厂。

  而大企业的出走,往往又冲击着当地整个上下游配套企业的生产经营。以乐金显示在龟尾的工厂为例,这波生产线出走潮,连带导致10余家为该公司做配套的同园区企业业务陷入困境。可以想象,这些企业在不远的将来也许同样不得不面对关门停产或工厂搬迁的命运。

  减产的背后是就业机会的流失:随着大企业相继停产和撤离,龟尾市深陷就业岗位减少、失业率高企的困境。

  韩国产业园区公团官网的最新经济数据显示,2020年11月,龟尾工业园内企业实际雇用员工84906人,比2019年同期的87258人减少2.6%,与2015年11月的101493人相比,下降幅度更是达到16.3%。

  韩国统计厅2020年8月25日发布的韩国上半年各地区雇用情况统计结果也与上述数据呼应:在纳入统计范围的77个韩国城市中,龟尾市失业率排名高居榜首,达5.4%。而翻阅统计厅自2013年以来的失业率统计资料则会发现,过去8年间,龟尾市居然从未跌出韩国高失业率城市排行榜的前5名。

  张世龙对《环球》杂志记者表示,龟尾市产业发展目前正遭受“三重打击”:一是主力产业的综合竞争力弱化,二是供应链的不稳定,三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诸多挑战。

  其中,抛开疫情带来的暂时性挑战,龟尾园区企业竞争力弱化的问题最为突出。导致这一问题的原因同样有三:一是工业园和企业自身忽视科研攻关能力的提高,园区产业布局围绕大企业转,中小企业缺乏竞争力;二是龟尾市为企业发展提供的基础设施等配套服务不足,园区设施老旧,员工及其子女教育、文化生活等条件有待改善;三是龟尾市周边没有高铁站或国际机场,面对经济全球化,正在丧失自身的交通便利性和区位优势。

  公团官网公布的统计数据还显示,截至2020年11月,龟尾工业园入驻企业有2387家,与2019年11月的2403家相比,减少16家。企业数量虽然只是微降,但2020年前11个月,龟尾工业园创造的产值为33.2695万亿韩元,比2019年同期减少3.3321万亿韩元,降幅达9.1%,与2018年同期对比,降幅更是高达16.3%。

  曾经,龟尾市的产业发展水平在韩国数一数二,而如今的龟尾工业园产值,还不到十几年前鼎盛时期的一半,令人唏嘘。

  停产、撤资、就业难、人才流失、招工难、引资难、发展停滞……一个个围绕龟尾的关键词构成一个恶性循环。身处其中的龟尾,在产业转移的浪潮下随波逐流,前途难测……

变中求存找出路

  “全球产业发展趋势瞬息万变,我们明白龟尾只有努力调整自身主力产业,才能在竞争中胜出。”对于龟尾目前的困境,张世龙表示,龟尾一直在追求改变和突破:“就像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龟尾的主打产业是纤维、电子,90年代是家电,到了世纪之交则变成了手机和显示器,2010年以后,龟尾的代表产业则是智能手机、医疗器械和汽车零部件等。”

  张世龙介绍称,如今面临产业迁移、自身竞争力弱化的困境,龟尾市政府给该市提出了明确的目标:围绕低碳、5G、全息、半导体等主导未来产业发展的战略性行业,提升产业多样性,推动龟尾产业向产业链的高附加值方向攀升。

  《环球》杂志记者从龟尾市经济企划局了解到,该市从过往经验中吸取教训,正在尝试改变以往过度依赖大企业的发展模式,朝扶持、引进有潜力的科创型中小企业转向。目前,该市正在重点推动的“未来工程”有:推动建设“智能绿色工业园”,实施“工业园大改造”项目,以及扶持未来新兴产业发展。

  首先,在推动建设“智能绿色工业园”方面,龟尾市将工业园的建设明确列入未来城市发展的十大课题之一,并为此专门拨款7900亿韩元,用于在2023年年底前,对龟尾国家工业园实施基于5G技术的园区智能化改造。

  具体包括:提升园区硬件水平,实现园区管理的数码化、智能化;提升园区内企业能源使用效率,实现绿色、低碳生产目标;推动园区内企业共享生产数据,提高企业协同生产效率,打造有竞争力的中小企业;激活园区创业、创新氛围,为入驻企业及员工提供完善的配套服务等。

  其次,在实施“工业园大改造”项目方面,在韩国中央政府的出资帮助下,龟尾市从2021年开始的3年间,将获得韩国政府总额达1万亿韩元的资金扶持,用于构建龟尾智能工业园和周边产业园区的协同生产网络,推动园区间的产业融合发展水平,激活地方城市经济。

  再次,在扶持未来新兴产业发展方面,龟尾市明确了以中小企业为中心的新兴产业扶持政策。为企业在5G、全息、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半导体融合零部件开发等方面掌握核心技术提供支持。通过建设研究开发特区,推动大学、研究所和企业的产学研合作,促进研究成果的产业转化。同时,推出吸引尖端技术企业入驻工业园的配套政策,改善当地制造业发展生态。

  《环球》杂志记者发现,在诸多龟尾产业刺激政策中,最“动真格”的政策要数对入驻企业真金白银的扶持了。比如:为稳住入驻企业“军心”,龟尾市出台专门条例,针对向龟尾市一次性投资满100亿韩元,或一次性雇用满30人的入驻企业,提供相当于投资金额20%、最高达50亿韩元的扶持资金;为确保园区企业经营的稳定性,由市政府出面,每年为中小企业提供总额达1000亿韩元规模的贷款利息资助;拨款690亿韩元稳定企业员工就业,另拨款161亿韩元设立就业基金等等。

  受访中,当被询问目前龟尾的哪项产业扶持政策最为成功时,张世龙表示,从2010年开始,龟尾市对扶持企业研发的投入是迄今最令他感到值得的部分。“为了提升我们龟尾制造业中小企业的研发能力和科技竞争力,从2010年起,政府购置了专门的企业研发用地,建造了如今的金乌科技谷,将专为企业打造的各类研究开发设施集中到了一起。”

  如今,在金乌科技谷这个占地9万多平方米的研发基地内,涉及移动终端融合技术、电子医疗器械、3D打印、5G试验网络等多个高新领域的课题组正在进行科研攻关,所涉科研资金达5000亿韩元。“未来在这里产生的科研成果,将会成为龟尾不断推动产业技术革新的基础。”张世龙说。

  或许,仍没有人能预料在产业变革激流中奋力挣扎的龟尾,将再次辉煌还是归于沉寂。不过,不论守城还是扩土,或许唯有以“变”应“变”才能找到出路。

来源:2021年2月10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3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新华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新华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新华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新华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反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查看评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查看评论
推荐给朋友:
  相关新闻: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订阅本刊
本刊通用网址:环球杂志
  • 如果您对《环球》杂志的稿件有任何意见及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 编辑部电话:
    010-63077031
  • E-mail:
    globe1980@vip.sina.com
  • 社址:北京市京原路8号新华社第二工作区
  • 邮政编码:100040
  • 对外合作:
    010-63077015
  • 传真:010-63073516
  • 总 编 辑:冯瑛冰
  • 执行总编辑:卞卓丹
  • 《环球》杂志
    新华通讯社主管
    瞭望周刊社主办
    环球杂志社编辑出版
    ·全彩半月刊
    ·出版日期:每月1日/16日
    ·国内统一刊号:CN11-1273/D
    ·邮发代号:2-511
    ·国外邮发代号:SM341
    ·国内订阅:
    全国各地邮局均可订阅 本刊随时办理邮购
    ·全年订阅价:192.00元
    ·国内零售:
    全国各大中城市报刊摊点/地铁/机场/书店等均有销售
    ·零售价:8.00元
    ·国外总发行: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北京399信箱)
    ·海外定价:US $6.00元 HK $2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