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3D电影放映队绕中国版图一圈 林海迷路死里逃生

2017年04月10日 09:25:19 来源: 中国青年报

  绿色的高速公路指示牌终于出现在眼前时,宣银坡已经带着河马3D放映队的队员们在大兴安岭的茫茫林海中兜转了4天。之前,他们以为“再也出不去了”。

  死里逃生的感觉并不像影视作品里描述的那般,伴随着欢呼和大笑。车队只是默契地靠边停下,没有一个人说话。许久,队员们才推开门陆续下车,相互拥抱。

  宣银坡哭了。

  这是河马3D放映队到黑龙江省漠河乡北红村放映3D电影归途中的真实经历。这支由自驾游爱好者自发组建的放映队成立于2011年7月,是国内唯一一家移动3D电影放映团队。他们坚持开展移动3D电影公益放映,普及3D知识,让教育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们也能体验3D技术带来的感动与震撼。

  迄今为止,河马3D放映队已经走过31个省市,142所学校,57个社区,总行程38.5万公里,直接观影人数5万余人。

  “雄鸡尾巴尖”上的温暖

  白哈巴村,位于中国版图的“雄鸡尾巴尖”。那里的边防战士和希望小学的孩子们眼巴巴盼了好久,可是河马放映队来到白哈巴村时,上游的电线却被大水冲断了。

  宣银坡向当地老乡借来一台“支持一个灯泡还忽闪忽闪”的发电机,断断续续地放完了一部电影。“下次我还得去,得自己带发电机,虽然现在还没募集到资金。”宣银坡说,“如果2017年有个发电机,我就到哪儿都不怕了”。

  绕着中国版图的“雄鸡”轮廓走一圈,是宣银坡的梦想。因为热爱自驾游,他去过许多一般人极少到达的地方,看到了许多电视上都没见过的场景。那些画面,让他本能地“想做点什么”。

  要做,就做一件“永恒”的事。想来想去,宣银坡觉得,对快乐的记忆是永恒的。于是,他召集了一群自驾游同好,大家凑钱置办了投影、音箱、反光率3倍以上的金属幕布……组建起一支“传递快乐”的河马3D放映队。

  除了核心团队的六七个人之外,河马3D放映队每到一处,都会沿途招募当地志愿者。每一场放映,大家都有明确的分工。在白哈巴村,宣银坡负责收发3D眼镜。当地有一些少数民族老乡,也跟着孩子们来看电影。因为是露天放映,无法封闭出口,宣银坡已经做好了“丢几副眼镜”的准备。可是散场后一数,眼镜一副都不少。只有一位约莫40来岁的大哥,等人群散尽才走到宣银坡身边,指指手里的眼镜,用生涩的汉语说:“这个,我想要,行不行?”得到宣银坡的同意,他开心极了。把眼镜小心地放在一块大石头上,然后上前给了宣银坡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这个拥抱,瞬间驱散了宣银坡之前因为电影放映不顺利带来的沮丧。

  去给边防战士放电影时,队员们更是被热情和温暖包围了。因为地处偏远,气候恶劣,这里的战士们每年有好几个月几乎和外界毫无联系,只能靠直升机运送物资。“他们把珍藏了好几个月的可乐都拿出来,请我们喝。”宣银坡说,“吃饭时候,小战士们就站在我们旁边,你吃一口,他们就给你的盘子里添一勺。这可能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表达感谢的方式”。

  那顿饭,所有队员都吃撑了。

  在皑皑白雪的包围中,身穿绿色军装的战士们认真地盯着屏幕的背影,在一张照片中永远地定格。

  “鸡冠”上的冒险

  穿过内蒙古进入东北,先抵漠河,进入林区后再开上100多公里,才能到达“鸡冠”上的北红村。在这个“八月份冷到要烧火炕”的地方,队员们见到了飞蛾一样大的蚊子,桌子一样高的猫头鹰,更经历了一场波澜起伏的“生死大冒险”。

  林场的路布满了雨水积淀形成的“炮弹坑”。在一个弯道处,头车突然右前轮爆胎,撞断了路边的两根水泥柱子,斜冲进了两米多的深沟。头车司机“烤串儿”和爱人被困在车里,大家费了好大工夫,才把两个人拉上来,好在有惊无险。

  队员们向附近的老乡借了辆农用卡车,把头车拖到附近的镇上。队伍中的机械师花了一天半时间,才把这辆发动机移位、水箱漏水、车轮报废的车修好。挡风玻璃碎了,只好用透明胶带一条条缠起来。

  面对这部伤痕累累的头车,大家有点犹豫。是继续前进,还是掉头返回?“烤串儿”两口子异常坚定:“只要车子没抛锚,还能往前走,咱们就必须要去!”承载着孩子们的期待,这辆缠满胶带的车又在林区里“坚强”地行驶了3000多公里。

  继续前进的车队,突然驶入一片诡异的浓雾,能见度不足5米。在头车的带领下,大家通过手台进行沟通,小心翼翼地继续前行。“这种时候,需要的就是彼此之间的绝对信任。”宣银坡说。

  走过一个垭口,浓雾倏然散去,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行至漠河,车队被当地人拦住。听说东北正在发大水,当地人都劝他们,进去可能就回不来了。此时距离约定好的放映时间还有3天,所有成员一致决定,还是要去。

  在漠河乡北红村小学,孩子们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一边伸手不停地拍着蚊子,宣银坡觉得又好笑又心疼。他根本没想到,回到漠河时,四条进出道路都因为洪水封闭了。

  经过商议,大家决定绕道大兴安岭,却在林区里迷了路。“奇怪了,不管怎么转,就是出不来。”宣银坡回忆,“第三天的时候,大家面面相觑,说‘咱们是不是该写点什么?’”

  辗转打听,大家终于在第四天“突围”大兴安岭,抵达加格达奇。终于看见高速公路指示牌那一瞬间,没有一个人说话。车队静静地停在路边,大家脑海中都是自己这“死过去的4天”。

  经历了这样可谓惊心动魄的一程后,宣银坡依然觉得自己做的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因为让宣银坡真正打心底感到震撼的,并不是这些危险。

  “雄鸡脊背”上的感动

  有一件事,宣银坡每次想起来都会忍不住流泪。

  在内蒙古一所乡村小学放映电影时,孩子们纷纷手忙脚乱地试图抓住出现在眼前的立体画面,只有最晚进来的一个男孩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面无表情。宣银坡有些疑惑。“是不喜欢今天放的这部《绿林大冒险》吗?”后来他才从老师口中得知,这个孩子患有佝偻病。

  放映结束,宣银坡也像每次一样,拿出事先准备好的A4纸发给孩子们,让他们画下自己的感想。他总想着,也许有一天能出本画册,给孩子们带去些除了快乐之外的收获。

  大家都在画画的时候,那个男孩还是托腮坐着,一动不动。好久以后,他才慢吞吞地动笔。宣银坡坐到男孩身后,看他画了自己的车,又在车上画了一双翅膀。他把天空、太阳和汽车都涂了颜色,突然回头问宣银坡:“翅膀应该涂什么颜色?”宣银坡说:“你喜欢什么颜色就画什么颜色吧。”没想到,孩子竟然回答:“叔叔,你们在我心里就是天使,天使的翅膀是没有颜色的。”

  那个瞬间,宣银坡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他才知道,自己做的这件“简单的小事”,会在孩子纯洁的眼中被如此放大。“这就是我前进的动力。”他说。

  宣银坡还在手机中保留着北京市丰台区一所特教学校老师发来的信息。那所学校里的孩子都有智力残疾,一次放映3D电影后,有个孩子过了好几个月,还要老师发微信来问:“你们为什么叫河马3D放映队?”

  憨厚,老实,脚踏实地——这是宣银坡选择河马为放映队命名的初衷。他只希望,能踏踏实实地把这件事一直做下去。“想凑够钱多添置几套设备,培训更多的专业放映员,争取更多影视公司的版权支持,也许未来,从1支放映队变成10支。那就能给更多孩子送去快乐”。(黄丹羽)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528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