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重庆理工大学社会工作团队:扶危济困 他们是当代的“侠”

2017年06月20日 17:22:07 来源: 华龙网

    

春苗计划志愿服务队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在重庆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以“助人自助”为信仰,他们到社区、福利院、救助站,策划服务项目、组织活动、帮助一个又一个人……虽越来越忙,但他们坚信自己所做的会帮助越来越多的人。他们就是社会工作协会里的一群大学生。

唐燕与小女孩第一次相见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因为从小受到他人帮助 她想将温暖传递给更多人

    唐燕是知识产权学院大四学生,现在已经在一家专业的社工机构从事相关工作。因为从小看到身边的人受到帮助,她也立志要去帮助别人。

    “小时候我家里很穷,亲戚也很穷,但是有人来帮助他们,虽然不是帮的我,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唐燕的老家在开县,因为收入不高,父母只能外出打工,小小的唐燕成了留守儿童,一年到头唯一的新衣服是同学送的,而这位同学没有父母。

    “每年都有爱心人来帮助她,而她每次都会挑一套衣服转送给我,其实她也很需要这些东西,现在想来心都还是暖暖的,所以一直想要去温暖身边的人。”正因如此,在高考填写志愿时,当唐燕了解到社会工作这个专业是帮助弱势群体时,她毅然地填写了这个专业。

    进入大学后,唐燕成了志愿者,大二开始进入社区从事比较专业的社工工作,大三期间,她开始参加到公益事业创业,她创建了“青苗计划”,针对流动儿童安全教育做的项目被评为重庆市大学生公益创业优秀项目。

    “其实,要进入这个行业并不难,找人捐点钱也是很简单的事,难的是让服务对象自助。”四年来,唐燕一直在摸索一套更成体系、更全面的助人模式。

李清带领社区婆婆参观大学校园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因为无力 她们也曾伤心、迷茫和困惑

    在重庆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进入社会工作协会的学生有着不同的理由,有像唐燕这样从小立志要去帮助别人的,也有被项目成功后的成就感所吸引的,更有对这个专业好奇的,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希望能帮助他人。但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

    李清最初接触社工项目时,有过一段迷茫期,严重时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应该从事这个行业。

    “当进入社区之后,单独面对社区时就惶恐了,迷茫,这个时间要面对社区书记、服务对象的不接受,必须用自身的服务去获得认可。”李清会策划、会组织、会宣传,还会点手工,更有主动帮助人的意识,但在最初的工作中,当服务对象将家里的烦心事一股脑告诉她时,她却解决不了,这样的无力感让她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自己都很郁闷,还要去帮助别人,这考验情怀,没得情怀做不下来。”李清说,幸好所有的社工都像家人一样,大家相互打气和开导,也幸好自己坚持了下来。“尽管在服务中遇到很多困难,但是组织活动、帮助人的成就感依然很吸引我。”

    现在,李清正在做巴南区社区社会工作整体推进项目,她希望在自己的努力下,有更多人能得到改变。

    和李清一样,大三学生吴玥在成为社工之初也被泼了一盆冷水。但她依然相信每个人都有改变的可能。

    “我在救助站接触到的第一位对象是来重庆打工的外地人,他被骗光身上的钱之后准备走回老家,饿晕后被人送到了救助站。”吴玥心怀同情,尽心尽力的帮他联系家人,谁知家人来之后才发现他所说的除了家人信息是真的以外,其他的全部是编的。“我听到之后像被一盆凉水浇了个透心凉。但是后来一想,至少他所说的可怕事件并没有发生在他身上,所以也就释怀了,而这件事也让我明白,社工更要有一个接纳的心,接纳每一个受助者的每一面。”

    吴玥访谈流浪乞讨人员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为了做好社工 三个好姐妹规划三条发展线

    社工已经进入重庆十年了,但是发展得并不理想,缺人、流动性大、薪资低是最明显的状况。

    在唐燕和李清看来,这是一个需要信仰才能坚持下来的行业。现在她们已经成为了专业社工,但对自己的定位却发生了变化。

    唐燕开始往企业项目发展,她认为个人的力量太过微小,而企业有资金和人力。“凭个人的力量来做这件事,太有限,但是把企业拉进来就不一样,,而且还能为想做社工的人提供平台。我想把这些正能量的东西发挥出来。”

    李清则将驻守社区,在她看来,一方面要有人去企业,另一方面也要有人在社会,作为连接。

    而小师妹吴玥则想到上海读研,因为上海是社会工作最早引进的地域。“我想去看看上海是怎么发展的,学习好的经验后再回重庆。”吴玥说,在中国,社工的专业性并没有明确体现出来,正如数据显示,社工中有90%的人在社区,80%的人在帮社区做事,而不是做专业的社工工作,这样的现状让她很担忧,因此她想去了解更多。

    “现在,我们有的在企业,有的在社区,有的在学校,但我们依然是一个团队,依然想把这件事做好。”唐燕说,虽然三人开始往不同的方向发展,但大家的目标却是相同的,社工组织就像一个网,大家都在其中。(张华)

    社工协会部分成员 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367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