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做公益已成为习惯”——全国政协委员成龙的大爱善行

2017年08月29日 12:26:54 来源: 人民政协报

  他的一生几乎都在电影胶片上行走,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对待各项公益事业更是全力以赴。而今已过花甲之年,他认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件事,一是电影,二是慈善。

  “一招制敌”保护穿山甲

  在多次呼吁抵制犀牛角、象牙、虎骨等野生动物制品贸易后,全国政协委员、影星成龙的野生动物保护名单中又增加了一种地球上古老的哺乳动物——穿山甲。

  《保护穿山甲一招制敌》,这则由濒危野生动物穿山甲和成龙联袂“主演”的“功夫动作大片”现已在全国媒体平台展映。8月22日,在国际公益组织野生救援(WildAid)联合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成龙被授予“野生动物保护公益形象大使”称号。

  穿山甲以蚂蚁、白蚁为食,是独居的夜行动物。它们憨态可掬,生性胆小,遇到危险只会蜷缩成一团,往往无法逃脱。不幸的是,人们错误地迷信穿山甲特别是其鳞片的药用价值,并以其肉为野味食用,加上栖息地被破坏、滥施杀虫剂等原因,这种原本在亚洲曾一度寻常可见的野生动物现已濒临灭绝。

  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统计,过去10年至少有100万只野生穿山甲被盗猎。包括中国特有的中华穿山甲在内的4种亚洲穿山甲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定为“极危”和“濒危”物种,其他4种非洲穿山甲也被定为“易危”物种。

  “以前拍摄类似的宣传片都能见到真的动物,但这次我是对着一个模型施展拳脚功夫。”成龙在发布会上分享穿山甲公益广告拍摄的趣事时说,由于活体穿山甲难觅踪影,加上其生性胆怯,无法训练成为动物演员,因此公益宣传片《保护穿山甲一招制敌》中的穿山甲全部由电脑特技塑造。

  记者了解到,一只体重约3公斤的穿山甲可以保护一片面积为250亩左右的森林免遭白蚁破坏。因此,倡导保护穿山甲不仅是保护这一濒危的野生动物,更是保护自然生态系统。

  “野生救援”创始人及执行理事奈彼德在同成龙谈到穿山甲保护时表示,目前最迫切的需要和最大的挑战是减少非法需求和进一步加强执法。他希望通过宣传教育提高公众的保护意识,消除对穿山甲及其制品的非法需求,继而减少盗猎和走私。

  “面对盗猎者,穿山甲无法保护自己。真正能够一招制敌保护它们的方法就是不要购买、食用穿山甲及其制品,并告诉我们周围的人不要去消费。”成龙希望更多人特别是小孩子,可以通过穿山甲的动画形象,了解这种濒危小动物的可爱和无助并向它们伸出援助之手。从自己开始,不吃穿山甲肉、不买不用穿山甲鳞片制品,也劝说亲朋好友不吃、不买、不用,不为盗猎者买单。

  保护穿山甲等野生动物迫在眉睫,这是一项长期而困难重重的工作。成龙透露,他计划明年拍摄一部抵制象牙交易的动作电影,并加入穿山甲、犀牛等内容,增强公众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公众是善良的,只是他们不了解。”

  情暖雪域高原

  除了倡导公众保护野生动物,成龙还有一个耀眼的身份———公益慈善大使。

  8月10日,北京同仁张晓楼眼科公益基金会、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举办的“西藏公益行”捐赠仪式及培训班在西藏自治区藏医院举行。成龙亲自为做完眼疾手术的藏族老阿妈们逐一揭去纱布,并代表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捐赠200万元,用于西藏眼科医疗事业发展及造福当地眼疾患者。

  “我也记不得这是第几次西藏之行,每次去都要做些慈善,希望我们可以通过患者一个人的光明,给他们整个家庭带去温暖。”成龙表示,他每次到西藏都是做公益,而做公益也是因为受到别人帮助的初心,所以希望能用自己的能力帮助到更多的人。

  时间退回到两年前,同样是8月,在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之际,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联合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上海市青年联合会在西藏拉萨发起“天使之旅———西藏行动”,募集善款200万元,用于支持西藏“4·25”地震灾后重建,并组成慰问团在拉萨举行捐赠援建仪式,为西藏自治区儿童福利院、西藏拉萨达孜县金叶敬老院的200余名孤残儿童和孤寡老人送去慰问品。

  藏族女孩土忠是成龙慈善基金会“贫困家庭儿童重症救治”项目近4000个受益人中的一员。这个项目自2009年启动以来,成为成龙慈善基金会口碑最好的医疗慈善项目。

  开朗活泼的土忠是不幸的,患上了先天性脊柱侧弯,面临着瘫痪的危险。同时她又是幸运的,她遇上了一群好心人。因为有成龙慈善基金会的帮助,经过手术治疗的她,现在能够像同龄人一样健康地生活,和朋友们一起上体育课。

  “贫困家庭儿童重症救治”项目最大特色就是全额支付病童的住院手术费用,让患病的贫困家庭能够摆脱负担。该项目对于捐款人来说,属于“捐赠款100%用于病童”,这样的资金利用率在所有的慈善基金中也是罕见的。

  成龙自己出资负担基金会日常的开支,包括工作人员的薪水、调研等费用,捐款人的资金只用于病童的救治以及营养补助,而且医疗档案健全完整,甚至连医院的原始发票都会备案,随时备捐赠人查阅或进行持续关怀,令这个项目能够做到公开、透明。

  “大家可以不捐款到我的基金会,但只要有人捐款了,我就有责任把每一分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对成龙来说,每个得到帮助的孩子的微笑,是对他最好的回报。

  做慈善的火车头

  早在1988年,成龙就开始以基金会的形式成就自己及各界好友的慈善事业。在不断吸收和实践国际慈善行业操作经验的基础上,他于2008年注册成立了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并任会长,帮助贫苦孩子、残疾人士、老年人,以及那些在科学和艺术领域颇有追求的学生。

  对慈善事业不遗余力的成龙,在基金会的网站首页上写着这样一段话:“我希望自己是一个火车头,带着大家一起跑,但作为一个带动者、领跑人,其实这很难,意味着我要承担更多责任。但我会很开心,有那么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行列、慈善的行列。”

  “如果没有当初的羞愧,就没有后来的成长。”成龙曾在他的首本中文书《还没长大就老了》的首发式现场,直言自己做慈善是源于一次羞愧感。

  “出名了,就被叫去出席一些慈善活动,但其实都不想去。”成龙说,自己成名之初做慈善并不“走心”。一次去儿童医院做慈善活动,因前一晚喝多导致第二天参加活动时状态不佳,没想到活动方却给孩子们解释“因为拍戏没休息好”,与此同时,活动方还帮他准备了礼物送给孩子们。对此,成龙羞愧到“当时真想找到个地缝钻进去”。

  “活动结束后,孩子们用天真无邪的眼睛盯着我说:‘我们好喜欢你呀,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们啊’?”被孩子们感动的成龙立即回答:“圣诞节。”待到圣诞节时,成龙自己准备好礼物,如约再次走进那家儿童医院。直到这时,才算弥补了上一次的愧疚感,“我把礼物发给孩子们,看到他们特别开心,我也跟着很开心。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做慈善”。

  如今,成龙说自己“做公益已成为习惯”。1993年,向“微笑行动”捐赠200万元港币以及一台麻醉机,用于帮助腭裂患者接受手术治疗;汶川地震时,他和杨受成携手捐出1000万元善款和价值200万元的水及物资,并录制抗震救灾歌曲《生死不离》;“哈尔滨仓库大火”事件发生后,他立即为牺牲的5位消防员家属捐款50万元表达慰问;2015年尼泊尔地震,亲赴灾区送去5000个“赈济家庭箱”;先后帮助青海省玉树、甘肃省舟曲受灾地区的千余名重病儿童进行住院治疗和手术救治;2013年,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联合“心系天下在路上”公益团队等组建的“4·20芦山地震重建工程———和源敬老院”竣工;在新疆、西藏等地筹建多所成龙希望小学;用自己早年拍电影用的胶卷做成一把把独一无二的尺子,送给贫困山区的学生……

  “有能力回馈社会是件好事、乐事,做慈善应该是很日常的行为。”成龙坦言,做慈善的渠道非常重要:“有时会遇到好事不知如何做、善款不知怎样捐的情况,我很乐意做这个平台,也很乐意有这种压力。”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918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