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从眼泪中的小女子到“春晖妈妈”中的女超人
2018-05-11 15:56:3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每一位春晖妈妈都是可爱又可敬的人,刘晓丽正是这些“母亲”中的一员。她已经在北京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以下简称“春晖博爱”)关爱之家工作6年。而在6年前刘晓丽还不是今天的“春晖妈妈”中的女超人。6年的成长中,她抚育的孤儿已经超过90人,她参加的春晖博爱培训课程已经涵盖了教育、医疗、儿童心理等各个方面。在母亲节到来之际,让我们一起听听“春晖妈妈”中的女超人刘晓丽的故事。

    做个“专业妈妈”

    6年前,北京口腔医院的住院楼里冲出一位身材瘦小,长发齐肩的小女子。她站在住院部的门口,紧咬着不停颤抖的下唇,泪水止不住夺目而出。她躲闪着过路人的目光,将脚步向墙角的地方挪了挪,任凭这猛烈的风吹干脸上的泪珠,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冷静下来。

    当刘晓丽说起6年前的这一幕时,泪光依然在眼眶里打转。

    来医院之前,她已经在春晖博爱关爱之家入职半年了,从一开始对孤儿这个群体一无所知,直到跟着有经验的“春晖妈妈”们学习如何护理手术前后的宝宝,再到自己手忙脚乱地开始真正照顾三个孤儿。一路走来,她都认认真真,勤勤恳恳。直到这天,领导认可了她的工作能力,交给她护理她照顾的孩子小迪在医院的唇腭裂手术,她才意识到自己与孩子之间的情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拿化验单,和医生护士沟通,喂药、喂饭,每一步术前的工作她都有条不紊,犹如一个熟练工。但正当一切都准备就绪时,她却发现了病房里的异常气氛,几位患者的家属会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指指点点。“你不是这个孩子的妈妈吗?你穿的是工作服?这个孩子是哪个福利院的吗?”其中一位忍不住向晓丽发问,其他妈妈们也都开始好奇地打量起孩子小迪。晓丽被这种异样的目光刺痛了心,一股莫名的低气压压得她喘不过来气。她才发现自己的耳朵早已装不进别人说小迪不是自己孩子这类的话。

    半年的相处,让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忘却了自己只是一名工作人员。回想与小迪一起生活的180多个日日夜夜,亲眼看着那个襁褓中瘦弱的孩子在一天天强壮;晓丽也默默感觉到这样的工作在悄然发生着变化。见不到小迪时她也会心慌,不知道孩子吃得可好,睡得可香;小迪生病时,她也坐立不安焦虑万分;虽没血缘关系但彼此的牵挂早已胜似亲生母子。

    她强忍着不舒服,顺势低头看了下自己工作服上的春晖LOGO,深呼了口气,坚定地说:“我是这个孩子的妈妈,只是在一个机构工作!我是春晖妈妈!我有三个孩子,这是我的小儿子。”说着,晓丽抱起了小迪又亲又吻。

    肩头让血染红了,妈妈在成长

    5个小时的唇腭裂修复手术已经等得人内心焦灼,直到小迪从手术室推出来。看着眼前的孩子,整个面部因为手术都肿了起来,小鼻子以下全是密密麻麻的缝线,血水还不断从口腔里往外冒。那一刹那,晓丽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内心的“崩溃”,鼻子还没来得急发酸,两行泪已经挂在脸上了。

    “您站在门口干什么?风多大呀?”迎面路过的护士总是那么热情。她们并不知道眼前这位30出头的小女子叫什么,但她们知道她是来照顾那个唇腭裂孤儿的“春晖妈妈”。晓丽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勉强笑着回应护士长。护士长知道眼前的这位“春晖妈妈”应该正在心疼孩子,于是她拉着晓丽的手告诉她,唇腭裂术后口腔出血是正常现象,只要护理得好,大概3天就会慢慢好转起来。

    年轻的刘晓丽当然知道,三天是唇腭裂的恢复期,她还知道未来的24小时非常关键,要一刻不停地抱着小迪,不能让他哭闹,不然刚缝好的伤口就会崩开。但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因为她早已经把小迪看成是自己的骨肉,她见不得孩子受罪。

    手术后的小迪麻药刚过,醒来就哭着找晓丽。晓丽抱着他,不停地安慰,“不怕,宝贝,要坚强,要勇敢,妈妈在呢!”为了避免小迪缝合的伤口崩开,晓丽侧着身就这样一直抱着小迪,她尽量抬高自己的肩膀,好让小迪倚在她肩头能舒服些。就这样,趴在妈妈肩头的小迪果然安静了许多,但口中止不住淌出的血水染红了晓丽的半个肩膀。

    24小时,就这样晓丽将小迪从左肩换到右肩,又从右肩换到左肩,不知道这样抱着在房间里踱了多少步。夜里,小迪睡得不如往日那么踏实,稍稍碰触下身体就会无意间抽搐一下,晓丽知道那是孩子的恐惧。于是,晓丽守在床边握着小迪的手整宿未合眼。三天后已经可以正常进食了。又过了7天,小迪要去医院拆线了。当主治医师看到小迪术后愈合十分完美的小嘴巴时喜出望外,不断感叹晓丽护理得专业。听到专家的认可,一种名为“成就感”的情绪充盈着晓丽的整个内心,“值!”她默默地告诉自己。

    我的幸福和快乐只有体会过,才会被理解

    6年后的今天,刘晓丽已经成为春晖博爱关爱之家最有经验的春晖妈妈之一。她抚育的孤残儿童已经超过90人,疾病的种类涵盖了大多数的先天性疾病。她现在喂唇腭裂的孩子喝水,就连一滴都不会洒出来。为了让自己更加专业,她还利用业余时间研究儿童心理学,她说:“因为我们要不停学习呀,孩子们会不断的来,得什么病的都有,教育和护理是一方面,儿童心理学也重要。”

    正常孩子的母亲,孩子只需要3、4年就会长大,再苦再累,就是那几年的光阴。而如晓丽这般的春晖妈妈们,她们面对的时光永远停留在孩子们的童年,等待她们的也永远是各种疾病的护理。

    晓丽不愿意谈起和孩子们的离别。因为每一次离别都让人不知所措,她既希望孩子好起来,能有机会被家庭收养。又充满了担忧,怕孩子不习惯,怕新的家庭没有耐心……可离别终归会到来。有时候是三年、有时候是一年,更或是几个月。

    后来,只要到孩子要离开,她就会躲起来。

    她怕从窗口看到接孩子的车辆。但她知道,每一个走出关爱之家的孩子,都会有更美好的将来。她这6年已经收到过太多从国外寄回来的明信片和照片。

    晓丽说,有几年总是有人问她:“你是怎么熬过这6年的?”她张大了嘴巴惊讶地说:“为什么是熬?如果用熬这个字,那就是太不了解我的职业了。我的幸福和快乐只有体会过,才会被理解。”

    今天,晓丽和很多儿科专家都很熟悉,虽然也许他们并不知道她叫刘晓丽。只知道她是春晖妈妈。而有一些埋藏在岁月里的眼泪,在现在依然挂在新任春晖妈妈们的脸上。她也会像当年陪同她的同事们一样,去拍一拍春晖妈妈们的肩膀,然后也不会多说什么。但她知道,这件事会一直有人延续的做下去。

    春晖博爱关爱之家介绍:关爱之家于 2009 年 5 月 7 日在北京成立,旨在为需要到北京接受手术的孤残儿童提供专业的就医服务和家庭般的照料。该项目接收福利院内患有各种先天性疾病的儿童,且其疾病或残疾状况可以通过手术治愈或者治疗后得到改善。成立9年来,共救助2500多名孤残儿童,病种涵盖唇腭裂,心脏病,脑积水,肛门闭锁,脊膜膨出,足内翻,血管瘤,还有早产儿等。据不完全统计,百分之四十左右的孩子走出关爱之家,被家庭收养,找到了真正的归宿。(文/侯思铭)

    在春晖博爱的关爱之家,像小迪一样的孤儿还有很多,他们从小被遗弃,身有残疾。在母亲节期间,在这个温暖的五月,只要你愿意参与公益,只需拿出一元钱,或者每月的零食钱,就可以给孤儿们一个希望。所有参与新华公益平台公益项目的爱心网友,春晖博爱将从参与捐赠的小伙伴中随机推选到关爱之家探访,去看望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并与教育和护理专家“春晖妈妈”们面对面。点击支持春晖妈妈爱的行动http://xhgy.xinhuanet.com/p/ca8e2n3gk9rz76l9g543o6woymvl45xq或参与月捐http://xhgy.xinhuanet.com/p/ca45erm3o21kp0gqr8z1n68q9ygw7lvn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宝玉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妈妈,我爱你
妈妈,我爱你
北川新县城:生态羌城 幸福新生
北川新县城:生态羌城 幸福新生
探访打造国产飞机的智慧车间
探访打造国产飞机的智慧车间
NICU里的“新生妈妈”
NICU里的“新生妈妈”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699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