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胡广华:无论向左向右,公益必须向前
2018-05-29 09:34:04 来源: 善达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基金会发展要‘拐大弯’”

    马广志:目前基金会的自有资金是什么状况?

    胡广华:目前基金会的资本金已经达到四千多万元,我希望通过多方努力,在未来五到十年的时间,基金会的资本金能超过一亿元。这就需要多一些非限定的捐赠来充实资本金。或者通过引进更多的理事,让理事出资以扩大基金会的资本金,当然,通过我们专业高效的服务,收取管理费也是资本金积累的有效途径。

    我更希望更多的基金会成为资助型基金会,资助草根NGO的发展,现在很多NGO组织体量很小,需要基金会的资助支持。但我们现在却无能为力,所以需要积累资本金。

    马广志:资助NGO的发展,应该是基金会的职能所在。但在我国,大多数还是自己操作项目,是一种与NGO争资源的局面。

    胡广华:是的。基金会做个案,可以救助一个人;如果支持一个NGO,它们可以救助和影响一批人一大群人,同时,它还能影响更多的人进入到这个行业。这才是一个良性循环。

    马广志:基金会在保值增值这方面是如何操作的?

    胡广华:我们理事会成立了一个保值增值委员会,授权秘书处具体操作。前两年我们做了一些投资,收益也不错,高于同行业水平。不过,现在我们越来越难做。

    马广志:是因为理事会对保值增值上有不同声音?

    胡广华:关键是对市场的变化心里没底。经济形势现在不好把握,如果真遇到大的风险,我们也承担不起。应对不确定性采取的办法要“拐大弯”,未来有可能往哪个方向走提前要把弯慢慢的拐过去,和开车一样,拐急弯往往会翻车的。我们也不想做“先驱”,比起高收益,合规和稳健安全更重要。

    基金会管理和发展也是如此,2012年基金会资产2000多万,2017年我们达到2.4亿,有近十倍的增长,发展比较快,实话说,我们在实践中探索,问题还有不少。今年我们基金会一个总的指导思想是,加强内部管理的流程化、规范化,尤其是合规性。不再盲目追求数字上的增长,提高抗风险能力。我们可以是公益市场化的实践者,但不能成为“公益市场化”的牺牲品。

    马广志:你认为这种风险来自哪里?

    胡广华:公益是个社会敏感度高的行业,哪怕一个小数点出现问题,所有的工作都可能会功亏一篑。社会舆论对公益的错误是“零容忍”的,我们必须谨小慎微。我常说,做投资尤其是天使投资,投十个项目,九个失败,没有关系,只要有一个成功就可能会大获全胜,但做公益不同,十个项目,就算你九个成功,只要有一个失败或一个污点,你有可能信誉扫地,全功尽弃。

    早几年,我们为了生存,我们要扩大规模,不断地做加法,成立了好多专项基金,当时考虑的是,先生存下来,有了一定的资金盘子后,我才能选择往哪一个方向走。今年,我们开始做减法了,对一些有潜在风险的,或是僵尸专项基金进行清理。企业都有一个初创期、发展期、高速发展期、平稳发展期和衰落期。一个基金会也是如此。我们基金会现在就处于一个平稳发展期,稳定以后再谋增长。

    马广志:现在很多基金会不投资,只做活期。这实际上连保值都没有实现,更不要说增值。

    胡广华:凡是投资都会有风险。基金会做保值增值的风险也是蛮大的。基金会保值增值是一种担当,是一种责任。资金闲置也是一种浪费,甚至是一种犯罪。当然,也有人觉得我们不专业,因为正常情况下,国外的基金会都会聘请专业人才来打理资产,但我们一是规模不够,二来也请不起专业人才。其实我是很希望国内基金会能抱团做这件事的,这样抗风险能力会更大一些。

    马广志: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一直高效率而为业内称道,做减法是否会让人质疑基金会在走下坡路了?

    胡广华:过去,我经常讲我们效率高,成立专项基金很高效。但现在看来,个人的判断是有偏差的。没有严谨的科学验证的高效率是会出错的。

    今年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筹资合作部,所有的捐款、对外合作都要严格走流程,立项、评估、审核,然后在秘书处会议上讨论投票,再决定是否合作。今年我们已推掉了好几个有潜在风险的项目。总之,一切都要流程化,规范化。只有效率,而没有规范化管理,最后也要为这个效率付出代价的。当然,效率是我们的特色,我们也不会因为规范而影响效率,合理把握这个度,就是考验我们管理能力的时候。

    “人才不流动反而出问题”

    马广志:人才匮乏是公益行业的广泛性“痛点”,而人才的流失和流动是否会加剧这种“痛点”?

    胡广华:人才流动是好事。流水不腐,人才如水,流动是很自然的事儿,不流动反而出问题,任何一家机构都会有人才流动,都应当鼓励正常的人才流动。我跟员工们也说,如果你们到其他基金会去任职,有高职位高薪水,有更大更好的平台,我会为你们高兴,为你们点赞。

    马广志:等于基金会是在为行业培养人才了。

    胡广华:不要总觉得人家是来挖你的人,人才本来是要流动的。如果有能力可以再培养人。所以,基金会要成为一个学习型的组织,激发每个人的能动性。

    马广志:记得在行业内,您是第一次明确提出“公益职业经理人”的概念的,而且向全社会呼吁“大力培养公益行业职业经理人阶层”。

    胡广华:我们只是公益行业的从业者,不是慈善家。这个一定要搞清楚。金融领域有理财顾问,房地产领域有中介。他们都是为供方和需方提供服务。我们与他们没什么不同,就是为捐赠人和受助人提供专业的服务,都是职业经理人。千万别把自己道德标榜为能够拯救地球和人类的“奥特曼”、“救世主”。

    当然,这个职业经理人不像商业里普通的职业经理人,它需要有更高的觉悟,有更大的情怀。因为我们打理的是社会资产,没有股东,没有董事会。即使是法人,也只是责任上的,也没有利润上的收益。所以我跟员工经常讲,基金会要做有公信力的、有高效率的、有生命力的公益组织,要做纯粹的、专业的、体面的、快乐的公益人。

    马广志:怎么理解“体面和快乐”?

    胡广华:虽然现在社会公益意识有了长足的发展,但公益从业人员往往只是被当作做好人好事,不拿钱或少拿钱。“穷酸”好像成了公益行业的代名词。但实际上,希望自己的价值得到认可,做有尊严、做体面的快乐的公益人是每一个公益人的愿望。让公益从业者有足够的保障和尊严,才能留住人才,从而促进整个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

    马广志:还是有很多人认为,做公益就不该拿高薪。

    胡广华:行业应该没有贵贱之分。在某次会议上,有一个企业基金会负责人介绍经验时说,原来在集团市场部年薪80万,做基金会负责人只有20万,但干的还很带劲,很得意。我感觉这很悲哀的。这其实是行业的负面典型啊,做公益就要自贬三级吗?做公益的价值就小于商业吗?

    做公益是要有情怀,但仅仅有情怀是不行的。如果我们自身都朝不保夕,如何能安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怎么能让捐赠能人放心,怎么能让受助人安心?当我们自身都快要成为被救助对象的时候,公益理想还能憧憬多久?

    马广志:那这个问题如何破解?

    胡广华:信任!“郭美美事件”给行业带来的灾难到现在也没有消除,就是因为信任还没建立起来。很多时候,公众对公益还是抱着质疑的态度,甚至把对社会,甚至对政府、对企业、对富人的不满统统转嫁到公益组织或公益人的头上。

    当然,我希望这种信任是多方面的,特别是政府对公益组织要信任。中国的公益行业起步晚、起点低,确实有不规范不专业的地方。发展是要有个过程的,需要自我学习和成长,更需要爱护和培育。

    “捐赠文化还没很好的建立起来”

    马广志:你曾说过,公益名义上的虚火与实质上的影响力相去甚远,名不符实。怎么理解?

    胡广华:中国公益起步晚,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2016年中国接收国内外捐赠款物达1300多亿元,还不如淘宝“双十一”一天的销售额。美国每年的慈善捐赠总额都超过3000亿美元,差距不是一点半点。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社会捐赠总额占GDP的比例仅0.03%,美国这一数据是2%。每年的“99公益日”,虽然也号称有几百万上千万人参与,但与我国的十几亿人口相比,公益的社会影响力还很小很小。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虚火”是指公益圈自娱自乐自嗨的现象,墙内开花墙内香,大家自我感觉良好。但圈外的人对公益的影响力却并不感冒。有人说,“99公益日”也只是公益圈的自我狂欢,更多的是朋友圈杀熟。相信今年的99会有令人惊叹的改变,前几天腾讯公益召开规则委员会提案会议,大家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议。

    马广志:而且,还有很多人的捐赠是抱有某种动机的。

    胡广华:很多捐赠人的诉求是没法满足的,比如,有朋友说一个一件真事:某人要给基金会捐5个亿,但条件是死后把骨灰放到八宝山,与党和国家领导人放在一起,还要把他写进教科书。这好像是根本达不到的事情嘛。

    马广志:这说明我们的捐赠文化还没有很好的建立起来。

    胡广华:对。或者说是我们的慈善体系还很不成熟。美国的“联合劝募”慈善机构与很多企业签约,将员工每个月工资的3%捐出来。年底“联合劝募”会给企业一份报告,平时企业和员工也不会质询机构把钱花到哪里去了或花到哪个人身上了。双方相互信任,这是一种成熟的慈善文化。

    捐赠人要看得见捐赠的反馈,也不是说不好。但那种带有各种附加条件的捐赠或过高商业诉求的捐赠是限制了这个行业的发展的。我们基金会对此是严格把控的,那些商业目的过分突出的捐赠是不可能接受的。

    所以,从捐赠人的理念到整个捐赠文化,都需要全面的提升。慈善不是施舍,而是财富的取之于民,回馈于民。这个行业还需要大家爱护,需要支持。

    马广志:你觉得下一个十年,中国公益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胡广华:我加入公益行业时间不长,未来十年会怎样?这个我不敢妄下结论。我只是觉得,公益事业与经济文明、 政治文明和精神文化息息相关。作为一个职业公益人,我希望中国公益行业能健康稳步发展,成为推动社会文明和进步的积极力量。

    

   上一页 1 2 3  

+1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杭州:马鞭草,那一片紫色的花海
杭州:马鞭草,那一片紫色的花海
四川首次发现细角疣犀金龟
四川首次发现细角疣犀金龟
蜗牛“蔓”步
蜗牛“蔓”步
黄河壶口瀑布水量大增
黄河壶口瀑布水量大增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822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