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公益保险背后的公益革命:阿里巴巴与元阳女孩
2018-09-07 14:45:47 来源: 都市时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在元阳,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公益保险项目,为当地的78606名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女性进行投保,让她们无论是生孩子、升学或者生了大病都可以获得一笔费用。

  在帮助她们的同时,阿里巴巴公益保险正在尝试改变公益事业:事前投保、科技赋能、公开透明是其特点;帮助更多的人是其高尚的情怀;重建公益信任,让越来越多的公众愿意参与到公益中来,是公益保险远大的目标。

普梦黎是元阳县第一个得到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公益保险赔付的学生。8月31日,她在元阳一中门口与公益保险的产品经理王菁告别。(本组报道图片 观霓 钟锐均 供图)

  8月30日,远在杭州的同事告诉王菁,她“有点生气了”。那会儿,王菁正在赶路。山路坡陡弯急,惯性把车里的人甩来甩去,王菁努力保持着平衡,用电脑工作,间或接电话、回信息。

  此行目的地,是云南省元阳县多依树村。在那里,王菁需要向村干部解释“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公益保险项目。

  王菁没有、也不需要为这次沟通做任何准备,她能像传道士那样,随时为任何人解释有关项目的一切。村干部听完这个项目,往往也很快认可,从王菁的手上接过宣传海报,张贴出去。

  海报的开头简单直接:“各位乡亲:咱们全村的建档立卡女性,将会免费领到一份阿里巴巴赠送的女子保险。”

8月31日下午,普梦黎展示公益保险理赔到账的手机页面。

  海报

  王菁是阿里巴巴公益保险的产品经理,虽然公益保险背后有一套复杂的体系乃至高尚的情怀,但在元阳这些经常以“上、中、下”命名的寨子里,王菁的表达必须易懂。

  在多依树村委会,王菁解释针对元阳的公益保险项目。她很健谈,说起话来,能让人想起不断敲击键盘的声音。可这儿的人们,却总是谨慎的。听到是阿里巴巴的员工,他们也不会像城里人那样,露出“啊……知道”的神情。

  王菁摊开海报,上面紧接着开头的内容:“高一到高三(包含职业高中及中专)每学期赔付500元;考上大学一次性赔付5000元。政策内生娃赔付2000元。7种大病(脑癌、骨癌、白血病、乳腺癌、宫颈癌、阴道癌、卵巢癌)赔付20000元。手机支付宝就能赔钱和查询,不会用这个保险的,可咨询下列人员。”下面是村主任和村扶贫信息员的姓名、联系方式。

  看完149字的海报,村干部略做权衡,就判断出这是件好事。王菁提出,想去走访村里的几个女孩,后者同意了。他们贴上海报,然后出门。作为产品经理,在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成立之前,她很少来山区出差。

  让同事“有点生气”的原因,也正基于此。“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公益保险项目,覆盖了云南元阳、湖北巴东、陕西宁陕三个国家级贫困县约16万女性,最近刚刚上线。眼下正值开学季,面临着对三个县符合条件女孩的集中赔付。这期间,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团队与产品经理一起坐下来商量。

  不过,王菁觉得,走访这些即将得到赔付的女孩同样重要,公益保险不会只做一年,“要多了解她们真正的需求”。

  当天上午,出了村委会后,王菁走访的头一家,女孩名叫叶榕(化名)。她毕业于元阳一中,这次开学,她要先到昆明读一年预科,然后去普洱学院读大学。

  最近,叶榕在准备开学的东西,她花30元钱在淘宝上买了个格纹书包,暂时挂在房间的墙上。房间里只有三样家具——床、桌和柜子,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老旧样式,与之相比,崭新、整洁的格纹床单显得有些违和。

  叶榕喜欢格子,觉得好看,但她选的书包和床单,颜色都偏“素”。

  王菁站在床边,拿手机教叶榕怎么申请理赔。叶榕没用过支付宝,王菁便一点点地讲,要准备哪些资料,怎么上传、如何提交,都说得很清楚,整个人看上去一团柔和,不像平时工作中那“开了刃”般的状态。

  叶榕静静地听,时而点头表示清楚,间或歪着头,就是没太明白。山间空气清爽,两人聊着,每隔一会儿,窗外的两棵大梨树便沙沙作响。接着,屋子里,风穿堂而过。

在元阳的这些村寨里,有关教育的标语很多。

  权衡

  这次来元阳,王菁关注更多的,是“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中“幼有学”的部分。可她发现,与巴东县相比,元阳辍学的孩子多。七八百户的一个村子,几年下来,大学生只有10个左右。

  在这里,人们都知道辍学不单纯是家庭条件的问题。王菁想知道那究竟是什么问题,她问不同的人,得到回答往往空泛,充满揣测。王菁自己总结:“可能还是有很多意识方面的问题。”她因此沉默,然后陷入几秒钟的思考。在这里,孩子上学与否,是一场权衡,是内心里的纷争,外人不得而知。

  小学毕业,要不要上初中,要权衡;要不要上高中、上大学,同样需要权衡。

  可叶榕不一样。她腼腆,总是轻声说话,她不大习惯与人对视,但对于上学这事,她坚持。为此,叶榕曾和母亲有过一次争执。

  那是在高考之后,还没出成绩。母亲提出,想让叶榕辍学出去打工。母亲的理由在当地或许说得通:一方面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父亲身故,叶榕姐弟三个,妹妹读小学,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是母亲在蒙自打短工赚钱。母亲没上过学,只能在工地上做些背砖头、沙子一类的体力活(叶榕形容“最底层、最累”)。另一方面,母亲觉得,即便大学毕业,还是要打工。都是打工,倒不如现在就开始。

  她向母亲解释,虽然都是说打工,实际并不一样。但说到家庭条件方面,她不知道怎么说服母亲。归根结底,上学与否,是钱的问题。争执之后,叶榕给姑姑打电话,赌气说自己“不读了”。

  如果辍学,叶榕很清楚之后的日子会是怎么样的。

王菁(右)向多依树村干部介绍“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公益保险项目。

  她会离开家,和村里那些早就出去打工的伙伴一起,去往蒙自或者个旧,在那里的一家餐馆或理发店找到工作。如果再走远一点,可能去广东。几年后,回到村里,结婚生子,要么与男方过着很可能没有什么感情的生活,要么,再出去打工。

  可能还不止于此。在云南,那些常年在外面“跑车”的男司机会告诉你,若娶了元阳的媳妇,会过上“皇帝”般的日子,这儿的“婆娘”任劳任怨、任打任骂。言语间虽有些戏虐的成分,却也见微知著。

  可如果人们站在女性的角度想想,那又会是种怎样的生活。

  这些,让叶榕觉得“一点都不OK”。爷爷支持她,以前总和她念叨;“好好读(书)呀,好好读(书)呀,考上了,你变成(成为)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了。”姑姑在接到叶榕赌气的电话后,也不同意她辍学,找来了6个亲戚,大伙商量着,各家凑钱,给叶榕缴学费。接着,母亲也同意了。

  现在,她是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了。

  关于未来,预科的学费相对较低,预科毕业后,去普洱学院的费用要多少,叶榕还不知道。不过她向一个表姐打听过,可以办贷款,工作后再慢慢还。表姐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读完大学后,在昆明做了会计。叶榕觉得,她也可以。

  如今,她已经拿到了“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项目的500元赔付款,这笔钱,针对的是2018年高三下学期。考上大学5000元的一次性赔付,则要等开学她拿到入学凭证以后。

  这让叶榕松了一大口气。她之前打算,即便是亲戚们凑钱,自己要记下来,毕业之后赚了钱要还。有了阿里巴巴公益保险的赔付,至少上学第一年的费用,算是有着落了。

  这样,19岁的叶榕,不用在大学生活一开始,就背负起诸多债务和人情。

多依树村干部张贴公益保险海报。

   1 2 3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郭士玉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小猪运动会“萌”趣横生
小猪运动会“萌”趣横生
河北遵化:核桃收获忙
河北遵化:核桃收获忙
贵州黔西:白露将至秋管忙
贵州黔西:白露将至秋管忙
张掖丹霞地貌 七彩缤纷世界
张掖丹霞地貌 七彩缤纷世界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4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