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一个130万元公益项目评估资助的“投资”哲学:资助首先是技术,还是一门艺术
2019-06-27 17:58:33 来源: 北京三一公益基金会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云南省富宁县叭咙幼儿班自由活动

  “为了证明村一级也可以开办质量很高的幼儿园”。这是霍思瑞对这项评估最大的期待。此外,她还希望这项评估能够指导在地团队更好地运营农村幼儿园,以及让项目产生更大的社会效应。

  过去两年,互济基金会“一村一幼”项目教育顾问李建才经常到互济基金会“一村一幼”富宁项目点走访,每次去都能感受到孩子们的变化,这是他最有成就感的时刻。在他看来,公益组织介入儿童早期发展干预,是一件“真正能够改变贫困地区孩子们命运的事情”。他希望这个项目评估能够发现项目存在的问题,并且帮助他们针对具体问题做出改变。

  三一基金会秘书长李劲觉得这项评估资助符合参与各方的“共同利益”。“我们想给行业一个信号——很值得在项目效果验证上花钱。”他对这笔“投资”还有更大期待。

  “目前,公益行业内捐赠方和好项目之间的落差、捐赠方对成效评估的投入程度远低于关注程度等,都是亟待解决且有价值的议题。这些议题点如果放大,也许就会引发部分机构愿意投入、驱动改变。”李劲认为。

  “把脚扎在泥土里”

  这是一笔为期两年、“投资”高达130万元的公益项目评估,其复杂度和资金额度在业内并不常见。

  起初,项目进展并不是很顺利,三方一直磨合到9月底,合同才最终定稿。

  更多的是理解与协商。在资金尚未到账的情况下,宋映泉团队借助其他方法,于2018年9月初在项目地完成了预调研。宋映泉团队的想法是,如果再往后拖,评估团队所采集的数据就不是干预项目“基线调查”数据了,这将影响项目的干预效果分析。

“一村一幼”项目评估调研工作照

  2018年10月10日—19日,“一村一幼”项目评估基线调查在富宁县展开。这次调查由61位来自云南文山学院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担任调研员,北大财政所、云南文山学院教育科学学院两个研究团队10位教师负责带队,共完成了65所幼儿园1300余名幼儿的发展测查和70个班级的学习环境评价,并完成了其他相关人群及所在社区和村委、乡镇的问卷回收工作。

  整个调查过程殊为不易,互济基金会在云南富宁管理的48个项目幼儿班的孩子多为少数民族,沟通是个问题,很多时候,调研员需要找大一点儿的孩子或者老师帮助翻译才能完成调研。调研期间,负责这次项目评估具体执行的北大财政所科研项目主任张眉和调研员们大部分时间住在乡下收费五、六十元的小旅馆,有时甚至需要住在乡镇居民家里。

  大约90名孩子对调研测试没有反应,这引起了宋映泉的重视。社会情感缺失可能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基线调查期间,宋映泉曾到富宁县县城一所幼儿园参访,宋映泉注意到一个孩子,一直站在幼儿园走廊里望着妈妈离去的方向。他了解后得知,孩子与打工归家的妈妈待了几天,舍不得离开妈妈。宋映泉他们试图安慰这个孩子,但都无济于事。

  因为父母外出打工,富宁县很多孩子在幼儿园阶段就开始寄宿。“留守对孩子们的社会情感发展有很大影响。社会情感发展得好,孩子们可以向社会正面地表达爱、关怀与责任,反之,则可能伤害自己或者别人。”宋映泉说。

  眼下,城乡儿童社会情感发展的鸿沟在拉大。张眉认为,对于偏远地区的儿童,未来需要进行更多元、更综合的干预。

“一村一幼”项目评估调研工作照

  还有更多关联方在推动这项评估。云南省教育厅派了一名学前教育专干陪同宋映泉团队完成预调研,富宁县教育局等相关部门为这个项目昼夜加班,云南师范大学的一名教师给调研团队“支援”了两名研究生,这两名研究生后来还为富宁县的几所幼儿园带来了培训机会。

  当地合作伙伴的全心投入让张眉印象深刻。富宁县教育局一名幼教专干甚至为了协调这个评估项目放弃了国庆节休假,张眉过意不去,提出要给一些劳务费。对方谢绝了,说“你们是来帮助我们的,我再要劳务费就很不好意思了”。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上一堂禁毒课
上一堂禁毒课
“再走长征路”上的红色讲解员
“再走长征路”上的红色讲解员
国际禁毒日缅甸公开销毁毒品
国际禁毒日缅甸公开销毁毒品
比利时迎来高温天气
比利时迎来高温天气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99861381786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