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一个130万元公益项目评估资助的“投资”哲学:资助首先是技术,还是一门艺术
2019-06-27 17:58:33 来源: 北京三一公益基金会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从项目到工具、技术

  不同的公益项目评估报告,遭遇着不同的命运,有的是项目方花钱做出来给资助方看的,有的评估报告出来后就被束之高阁,只有少数评估报告,实现了评估项目过程、成效或影响力的价值。

  “项目评估是通过一套工具去验证我们的假设,这些假设通过评估可能被证实,也可被证伪,但最终这个结果都让我们知道一个项目到底会带来什么变化。”沈丹玺说,“我们不是通过评估去评价这个项目,而是让项目方更科学地认识自己的价值,以及未来可能实现的价值。”

  2019年春节前后,宋映泉团队撰写的“一村一幼”基线调查报告出炉,三一基金会立即在北大组织召开报告解读会。

  三方都对报告内容提出各自的建议,比如,报告里有一个数据显示,项目园老师与县城中心幼儿园或县镇幼儿园老师之间在某个指标上有区别,互济基金会工作人员会从一线具体情况作出解释;再比如,项目方对“社会情感”之类的专业名词不甚熟悉,三一基金会建议评估方在报告中附上具体解释。

  基线调查报告之后,这个项目还有第一次跟踪调研(2019年5月)、第二次跟踪调研(2020年5月),以及对应的两个调研报告。预计2020年9月,项目成果将对外分享。

“一村一幼”项目评估调研工作照

  除了“一村一幼”项目评估资助,三一基金会还支持了“以县带村在线支教”、“壹基金联合救灾网络”(部分资助)、“一个鸡蛋”等项目评估。不过,这样直接的资金支持,在三一基金会往后的评估资助版图中占比会越来越少。

  这并非是钱的问题。此前,对于“一村一幼”这笔花费130万元的评估资助,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很贵”。但这符合三一基金会一贯的资助风格——不限领域、不限金额,一切从项目需求出发。

  事实上,原因之一是这与三一基金会的部分价值观不符。“相信科学赋能使公益活动简单易行”,这是三一基金会“3E”价值观之一“Easy”提出的要求。但类似“一村一幼”评估资助这样的项目,关联方众多、环节复杂、周期漫长,且有较大的风险,很难在公益行业内推广。

  这亦与梁在中对当下中国公益捐赠现状的思考有关。他认为中国的捐赠缺乏一种人文关怀,“仿佛捐钱成了完善自身精神需求的一个动作,而没有思考过自己的捐赠行为产生了什么社会影响,解决了什么社会问题”。

  “捐赠人、公益人不要再停留在‘苦情捐赠’,而要关注结果,关注对社会的真实影响力,让捐赠更科学,让公益更专业。”梁在中曾这样表示。

  三一基金会的愿景之一是“成为中国公益最有力的支持者”,这要求它的资助效果必须具有更广大的行业价值,起到“催化式的杠杆作用”。

  李劲透露了未来三一基金会可能的项目评估资助格局:少量资助公益项目做评估,把重心放到公益项目评估技术和工具的开发上。“借助评估技术和工具,公益机构自己可以对一些小型的、不那么复杂的项目进行评估。这可能对行业的帮助更大。”李劲说。

  相关尝试其实早已开始,并已陆续“开花结果”。2018年4月,三一基金会作为出资方之一参与发起了“公益行业评估支持平台”,这个平台的目标包括“制定并推广公益行业评估标准”、“培养评估专业人才”等。不久前,平台发布了《中国公益行业资金流动调研报告》。

  当“一村一幼”项目评估的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时,李劲曾想过它可能给基金会带来的风险。但他转而又想,基金会在做资助时,遇到一些特殊情况也在所难免。“对于年轻的资助人员来说,这是一次成长的机会。这种成长所付出的成本,需要基金会来承担。”李劲认为。

  在很多人看来,项目资助就是“给钱”。李劲不这样认为,资助不是谁都可以做的,“它首先是一门技术,同时还是一门艺术”。(文:张夏中;图:上海互济基金会、北大财政所)

   上一页 1 2 3 4  

+1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上一堂禁毒课
上一堂禁毒课
“再走长征路”上的红色讲解员
“再走长征路”上的红色讲解员
国际禁毒日缅甸公开销毁毒品
国际禁毒日缅甸公开销毁毒品
比利时迎来高温天气
比利时迎来高温天气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99861381786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