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在最好的年华遇到你

2019年07月19日 15:38:26 来源: 千龙网

  7月是北京的雨季,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路上行人的心情似乎都不是很好。

  刘玉(化名)站在北京某医院病房的床边茫然的看着。她此时的心情,如同被暴雨不断捶打的树叶,淅淅沥沥被淋的稀碎。

  10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助童新生项目的护理阿姨们也在陪伴着3个正在熟睡的重症孤儿,突然想起几年前某个重症孩子没能从手术室顺利出来的那个暴雨天。

  等待报到的研究生

  北京某医院血液病病区,子豪(化名)的母亲刘玉站在14楼的窗台前,看着这场暴雨。这是她来北京后的第一场暴雨。

  窗外的繁华喧嚣、车水马龙都与她无关。这场雨,让她想起了远在几百公里外的家。她的视线逐渐模糊,思绪回溯到2019年4月。

微信截图_20190718200619

  病房里的刘玉和儿子子豪

  “妈,我被内蒙古师范大学研究生录取了,过几天去体检”。这是刘玉最高兴的一天。在内蒙,刘玉家以务农为生,丈夫多年前就因为中风丧失了劳动能力。她觉得自己20多年终于熬出了头。

  子豪作为家中唯一的孩子,励志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从小到大,子豪成绩一直拔尖,三好学生等各种奖项不知拿过多少。大学期间孩子自己勤工俭学,没给家里添加负担。

  那天,孩子笑得很开心……

  护士推门而入的声音打破了刘玉的思绪,她知道换药的时间到了。看着涌进孩子身体内的几根狰狞的输药管,她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子豪可能感受到母亲的心情,强忍着痛苦,没有吭声。

  一天前,子豪化疗后感染。高烧39度多,疼得不能说话,昏睡的一天。刘玉在惶恐中度过了一天,她盯着监视器上的三条不断跳动的波纹,每次起伏她的心都会颤抖一下。这天,她花了一万多元。平日里,在医院的治疗费也需要2000多元。

  来北京60多天,她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医院的缴费处。这些天,她没踏出过医院大门。她已经习惯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晚上也睡在儿子脚边的临时床上。

  今年60多岁的刘玉,体重不足百斤。来北京后,每天伺候着儿子让她又瘦了很多。看着1米8出头的儿子,在最耀眼的年华倒在病床上,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俩人的三餐都在医院解决,一天需要80元左右,她常常感慨,北京的物价太高。

  换好药后,儿子睡着了,刘玉等待着中午去食堂打饭。这个间隙,她只能靠手机打发时间。她盯着手机屏,心中计算着这段时间的花费。

  子豪被诊断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后,她带着儿子四处求医,把半身不遂的丈夫留在了家里,夫妻俩只能每天通过手机视频互相抱平安。

  如今,家中债台高筑,已经欠下几十万的外债。她被困在了这里,如何筹集孩子今后的医疗费,成了她目前最大的心病。

  重症孤儿的“妈妈”

  距离刘玉15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在儿科病房有2名重症孤儿,这是助童新生项目今年救助的第108、109个孩子。

  1岁半的小世来自山西,因患复杂食道闭锁等多种疾病,被父母遗弃。第一次见到小世时,孩子就像一只小猫。患这种病的孩子,术前不能吃任何东西,只有手术后才能慢慢用嘴进食。

微信截图_20190718200719

  开世和他的新“妈妈”

  虽然缺少了父母的陪伴,但是也有无微不至的阿姨陪伴爱护他。

  经过几个月的照顾,小世已经可以部分自主进食,体重也达到了10斤。

  看着这个1岁半的孩子,体重才10斤,刘阿姨心里不是滋味。同龄的孩子基本可以直立行走,也开始了牙牙学语。可是小世连基本的翻身都有些困难,只能通过哭和笑表达自己的情绪。

微信截图_20190718200734

  因为进食困难引发的营养不良,也影响这个孩子目前发育迟缓,只能靠护理阿姨们的细心护理慢慢来了。

  探望过了小世,赶到另一个的病房,看到了刚刚做完肛门闭锁手术的小慈。

  去年6月出生的小慈看起来长得白白胖胖,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但天生患有肛门闭锁、一穴肛的她,出生第三天被家人遗弃。2019年4月11日,小慈被接到了北京。

  这次小慈完成了一穴肛根治手术,术后孩子的身上还留着一些管道,直到下一次手术才能撤掉。她不能长时间平躺,需要专人长时间抱着或扶着,定时扩肛,方便孩子顺利从肛门排便。

微信截图_20190718200748

  病床上的小慈

  真希望这个孩子能在大家的帮助下接受治疗,健康地回到福利院,被家庭收养,拥有一个稳定温暖的港湾。

  可这一切确实力不从心,在助童新生项目还有50多个孩子需要救助,每年医疗费用需要300多万。可还有那么多等待治疗的孩子面前显得力不从心,在这个雨天感受越发明显。

  一次温暖的探访

  水滴筹爱心探访看见爱活动开启后,7月10日,水滴筹工作人员来到医院,探访了子豪和她的母亲刘玉。

  刘玉仿佛找到了宣泄口,向来者诉说着自己和孩子这段时间的不易。

  她很久没有和人好好聊过天,这期间,她哭泣的时候都尽量背对着儿子。

  刘玉告诉水滴筹工作人员,自己在最绝望的时候使用了水滴筹,短短20天,有14170多名热心网友为自己伸出援手,帮她筹集了27万余元。

  如今她已经申请取款,用于为儿子下一阶段的治疗。这笔钱,给了自己一家无限的希望。

  另一个值得高兴的消息也随之而来,内蒙古师范大学通知她的儿子,病好之后可以继续回到学校读研。

  没人的时候,儿子告诉她,以后一定努力学习,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报答社会。

微信截图_20190718201558

  鲁鲁和探访人员在病房里聊天

  当水滴筹·水滴公益的工作人员找到助童新生项目发起人鲁鲁时,鲁鲁没有表现出疲惫。她希望自己永远在孩子面前表现出精神饱满的状态,鼓励孩子坚强起来。

  今年,鲁鲁所在的小水滴助童新生项目通过水滴公益平台发起公益募捐项目,为50个因患有先天疾病而被父母遗弃的孩子提供医疗救助。

  对于水滴筹·水滴公益的探访,鲁鲁几度落泪。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这个群体,给这些孩子温暖。让他们有一个美好的明天。鲁鲁对在水滴公益平台上为孩子们捐款的好心人表示感谢,是他们的温暖给了这些孩子活下去机会。

  临走时,鲁鲁和刘玉用相同的眼神目送水滴筹工作人员离开,这一次相遇确实让她们看到了爱与温暖。

【纠错】 [责任编辑: 常怡然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30101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04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