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大医”张克镇——医人之“尺”在手 济世之“尺”在心
2018-11-05 16:56:01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人物简介:张克镇,北京泰济堂中医医院院长。首创“生命空间学说”,从人体空间的视角认识生命结构及生理病理规律,将传统中医理论用现代科学方式进行解读与发展。首次提出“生命—社会—自然医学”模式,弥补了疾病原因认识 上的不足。在临床实践方面,针对当前医学以症状、检查指标等疾病结果为导向的不足,建立起“循源医学”体系,即从疾病原因入手寻找解决疾病的方法。其诊疗技术曾在2007年全军中医药大比武中获得“全军中医药技术能手”荣誉称号。

        新华网11月2日电(索炜)一个大约三米长的书柜占据了一整面墙,书柜里足有几百本书籍,这是北京泰济堂中医医院(下称“泰济堂”)院长张克镇办公室的一角。

        “像几千年前的佛学类的经典,很早就记载了人体中微生物的一些变化。前沿类的,像《智慧医疗》、人工智能方面的书籍、《现代控制理论》,我都看看,再比如各种科学体系,我受《系统论》影响比较大。休闲的,甚至几米的漫画我有时候也看看,很有意思。”介绍起自己的藏书,张克镇如数家珍。

        读书涉猎广泛,使得张克镇身上除了 “悬壶济世、激浊扬清”的悲天悯人与豪气,又平添了几分儒雅的书生气。“你有多大的慈悲,就有多大的智慧”,张克镇说:“我读书,就是为了启发自己的思想,治好更多的疑难杂症”。

  图为张克镇介绍自己的藏书和读书理念 新华网 索炜摄

        “人文关怀是最基本的医学素养”

        “我的理想是当我百年之后,我的墓碑上能够写上这样一句话:‘他的存在,使数以亿计的人避免了因疾病而死亡’”。张克镇曾经对泰济堂合伙人杜力这样阐述自己的理想。

        张克镇认识到“生命空间”的存在,并著有相关著作《生命空间论》。基于自己创立的医学理论体系,张克镇创新完善的“元通针法”和“尺肤诊断法”,均在临床实践中得到了好的应用。

        泰济堂成立之前,张克镇还在解放军316医院工作的时候,杜力曾是一名门诊病患。“我的病看了很多医生、专家都没治好。张院长只用一年就把我治好了,精气神都有了,整个人都亮了”。谈起张克镇当时的工作状态,杜力很感动:“七点半挂号室还没开的时候,他就来,中午大家都下班吃饭休息的时候,他还在为患者诊治,经常到下午两点半左右才吃午饭”。正是基于对张克镇医术和医德的双重信任,杜力决定鼎力支持张克镇的医学研究体系与诊疗方法。

        张克镇医学创新的源泉来自多方面。在探寻黄河古道的一次偶然机会中,张克镇意识到,经络中某个区域的堵塞,会造成了经络运动的改变,从而引起一系列病理现象的产生,这或许是有效治疗疾病的关键。“尺肤诊断法”和“元通针法”正是基于他的这一系列思考应运而生的。张克镇介绍,一旦有了完善的医学思想做指导,在医学界属于疑难杂症的疾病,如强直性脊柱炎、肠上皮化生(胃癌前病变)、哮喘等,就自然能够得到较好的治疗。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靳云汇教授,也是张克镇的一名患者。今年近80岁的靳云汇高血压病史已有约20年。据她介绍,自己曾经出现了头晕等症状,在多家医院诊治后,被告知是脑供血不足、高血压等老年病,只能通过服药控制。2012年,偶然得知校友杜力与张克镇创立的泰济堂,遂前往诊治,并在诊疗仅一个月后就停止服用降压药物直至今日,曾经低压超过100mmHg的靳云汇经过针灸和中药治疗之后,不服药血压也能控制在高压120mmHg,低压80mmHg左右。

图为张克镇在运用“尺肤诊断法”诊病 泰济堂供图

        张克镇认为,医源性、药源性的疾病越来越多,很多是由于诊疗失当造成的。当下的对症或对指标治疗,不但难以根治疾病,同时很容易因药物副作用而引起新的疾病。他提倡,疾病发生后,不要过多关注甚至恐惧各种指标,要学会反思导致这些指标异常的原因是什么?大多数疾病的产生往往源自于病人自己的不良生活方式,只要遵循生命规律,保持良好的心态,避免过度医疗,自然能得到最恰当的治疗甚至预防疾病的发生。

        张克镇诊治过的病人都在他的记忆里,在闲暇时间,他脑中会不断回想病人和病人的病情,寻求更好的医疗方法。

        对患者“仁心”的张克镇对自己并不仁慈。在创立针法初期,二十几岁的他拿自己试验了近三年,希望这样能够更准确地找到疾病的最佳治疗点。“扎了自己多少针我也不知道,试到第二年快结束的时候,自己人都不成样子了,头发掉的快没了,脸特别瘦。那个时候也真是有点担忧了。”尽管如此,张克镇却破了釜沉了舟,“我想如果我连自己身体的规律都找不出来的话,以后我当医生也是糊弄人的。当这种医生有啥意思?我就豁出去了,要不然就把自己的身体折腾坏了就完蛋,要不然我就找出规律来。”结果终是“天道酬勤”。

        谈到创立泰济堂的初衷,张克镇和杜力一致表示,一是要治病救人,二是要培养人才,三是要研究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法。张克镇解释“泰济堂”名字由来称,他愿“国泰民安、济世救人”。同时,这两个字都来源于《易经》,即“否极泰来”、“既济未济”,希望病人带着病来,健健康康地回家。

        “中医未来要想发扬光大必须要重视人才培养”

        泰济堂没有其它知名的专家与大师们坐诊,只有一批平均年龄仅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医生。

        1987年出生的海洁静是泰济堂坐诊的医师之一,张克镇是她的研究生导师。“我本科学的是中医针灸,毕业的时候还感觉这个学科很模糊,也是有点迷茫,很多同学都转行了。我很庆幸遇到了张老师,在他的这个理论体系下面,感觉以前所学的一切就都顺畅了,理也通了。”海洁静说,自己在泰济堂没有指标性的经营任务,唯一的正向压力来自泰济堂给予的良好环境和待遇,鞭策他们更多、更好地去研究患者的病情和给予最好的治疗。

        培养优秀的中医医师是张克镇的“使命”之一。他说,由于公立医院编制和待遇的限制,苦心培养出来的医生人才有时候很难留住。在泰济堂,他给予医师更好的待遇,更多的主导机会,也给予他们更严格的考核标准。

        “愿众生知病之因,明医之理。”张克镇并不盼望泰济堂门庭若市,他希望病患越来越少,他希望所有病人看病之后都能了解到什么原因导致自己生病,自己生的是什么病,为什么以前的诊疗手段是无效的,如何防范疾病的发生。回访病患这些问题也是泰济堂医师要受到的考核之一。张克镇要求,不仅要治疗病患,还要提高患者的健康素养,要让患者不再“疑虑”和“恐惧”。

        “你有多大的慈悲,就有多大的智慧”。这是张克镇一直以来鞭策学生的一句话。他希望所有医生都心系患者,能够时刻挂怀患者的病情,对患者的病痛感同身受,在主动尽到医生的责任与义务的同时,“倒逼”自己提升医术。

        海洁静介绍,泰济堂的医生也正遵循着这一原则。每天都会进行例行讨论,探讨疑难病患者的病情与治疗感悟。

        有国外知名学者称张克镇培养的不只是医生,更是一批思想家。

        “对医学思想的研究将指引人类健康长寿的方向”

        张克镇眼中的医学并不仅仅是“治病”这么简单。

        他说,医学思想是导航图,药物、治疗仪器等只是达到健康终点的交通工具,医学的目的地是让人类健康长寿。但可惜的是目前的医学大多只是在研究“交通工具”,没了导航图指引方向,反而离目的地越开越远。

        像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一样,张克镇通过一个打碎的杯子无意间推开了“生命空间”的大门。

        在这一思想的基础上,再分析中医对疾病的认知与疗法,张克镇觉得,似浑然天成。例如,《黄帝内经》中对受寒感冒的表述是,“风寒束表”,“诸寒收引”,表皮空间狭窄,导致散热障碍及循环不畅,引起诸多病症。中医则用“解表法”,温经散寒恢复组织间隙空间。

        “中医同样讲科学”。张克镇说:“很多人认为中医不讲科学,实际上我们不要把科学迷信化,科学只是研究问题的方式方法,科学本身也在不断进步”。张克镇很严谨,他表示,许多疾病都是“多因对多果”的,就比如感冒,不能单纯地认为就是病毒或细菌引起的,化验结果只能显示病程进展的结果,但并不能告诉我们导致疾病的真正原因,如自然环境、生活规律等对人体造成的影响。

        张克镇认为,现代医学在对人体的认识、疾病诊断的手段和治疗方式,仍然存在诸多误区,比如对病因的认识。他提出了“生命-社会-自然”医学模式,呼唤人们顺应自然,遵从生命规律,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张克镇的心里总是有很多问题,或者说有很多感慨:“机器人可以做手术了,甚至医学界可以克隆人了,可是为什么生病的人越来越多?健康的人越来越少?复杂的疾病越来越多?医疗的代价越来越高?”张克镇肯定医学科技的发展的同时,也辩证地认为,科技给医学与健康带来的价值是有限的。“最珍贵的诊疗是医生的思想”,张克镇诊病最常用的只有两样东西,一个脉枕,一台电脑。他说,泰济堂只有最基本的检测仪器,更多时候他希望泰济堂的医师不需询问患者,仅靠号脉和观察就了解患者的病症之所在。

  图为张克镇应邀在华盛顿《science》杂志社总部做《人类医学的未来之路》讲座 泰济堂供图。

        张克镇的循源医学、生命空间论等在国际上得到了极大的认可,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来的尺肤诊断法、元通针法也受到了国际上越来越多的关注,他与国际医疗机构,如梅奥中心,与国际高等院校,如哈佛大学,明尼苏达大学等展开了越来越多的交流。为了让国际同行更容易接受,更容易理解中医学,张克镇尝试用“系统论”的模型来阐述中医理论和自己的《生命空间论》等思考,得到了国外同行的良好反馈。

        “众生之疾,痴爱为主。菩萨之疾,大悲为源。高由下起,疾因悲生。痴爱无绪,莫识其源”。张克镇的办公室里挂着的一幅书法作品这样写道,这是台湾画家、诗人、作家蒋勋在张克镇为他治愈咳疾后书写的。

  图为台湾画家、诗人、作家蒋勋写给张克镇的书法作品。泰济堂供图

        杜力说:“他(张克镇)升华了我的人生”。张克镇常常感叹,还有很多疾病没有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还有许多患者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年近半百的他还在孜孜不倦,花大量时间研究和思索,他也透露,未来还会有新的发现和著作面世。

        泰济堂位置并不显眼,不临街,交通不便,对于经营来讲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区位优势。张克镇表示,他就是喜欢这里的适合做研究的安静环境。两个有情怀的人,一位“大医”,靠着口口相传,成就了“在水一方”的泰济堂。

+1
【纠错】 责任编辑: 孙慧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漠河迎来入冬最低温
漠河迎来入冬最低温
山火肆虐后的天堂镇
山火肆虐后的天堂镇
蜂鸟戏花
蜂鸟戏花
探访陕西历史博物馆馆藏文物
探访陕西历史博物馆馆藏文物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66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