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我想为战‘疫’再做点贡献!”——重庆丰都乡镇医生杜天勇战“疫”记
2020-02-27 16:13:49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重庆2月27日电题:“我想为战‘疫’再做点贡献!”——重庆丰都乡镇医生杜天勇战“疫”记

  新华社记者王金涛、韩振、黎华玲

  2月11日,躺在重庆市肿瘤医院病床上的杜天勇,通过微信向党组织交了1000元特殊党费,“我想为战‘疫’再做点贡献!”

  44岁的杜天勇,是丰都县湛普镇卫生院的一名医生。他家庭困难,生活拮据,父亲患有帕金森,母亲偏瘫在床,大儿子正上大学,小儿子刚一岁。

  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从1月24日到2月9日,杜天勇一次家都没回过,一直战斗在疫情防控一线,直到病情加重,无法继续工作。

  湛普镇距离丰都县10公里,镇里有143名居家隔离医学观察人员。杜天勇负责的片区就有70多人。疫情防控期间,杜天勇不但要给湛普镇群众看病,还要每天上门给这些人员量体温。

  杜天勇早上八点半开始看病,一直看到下午五点半,每天要看三四十个病人,他对病人很耐心,自己中午只有十来分钟的吃饭时间。

  看病结束后,他还要进社区、村里测体温、做筛查、搞宣传,往往忙到很晚才回到办公室。回到办公室,他又要忙党务工作、院里消毒等,每天都是高强度运转。

  “‘一个萝卜一个坑’,大家都是连轴转,根本没多少时间休息,办公室没有沙发,实在太累了,就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眯下眼。”杜天勇坦言,在没回家的日子里,自己特别想念1岁的小儿子。

  从卫生院到他分管的白水社区,有约2公里路程。杜天勇每天走路过去测体温,单趟要二三十分钟。有一次,白马社区党支部书记冉海龙让他搭自己的车过去,但他坚决不肯。他怕每天给被隔离人员测体温,对冉海龙不好。

  白水社区曾有一名密切接触者,是位年轻的妈妈。每天,杜天勇要上门给她量两次体温。她因为带着孩子,有时早上起得晚。杜天勇在门外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杜医生平时把病人当成了亲人,他一个人的病人占了全院一半以上。”丰都县湛普镇卫生院院长杨必龙告诉记者,杜天勇住院这几天,很多病人过来问:杜医生怎么不在?他好久回来?“病人也把杜医生当成了亲人。”

  “杜医生很少想着自己,他年前左胳膊就疼得厉害,但他说自己是肌腱炎没事儿,继续战斗在疫情一线。”杨必龙说,“2月9日,他在分诊时疼得满头大汗,我坚持让他去医院做个检查。结果一查,竟是肺癌。”

  杨院长让他到重庆大医院看病,他不愿去,说自己走了防疫工作咋办?后来,杨院长硬是开着车,把他送到了火车站。

  杜天勇的妻子要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他一个人坐火车去重庆看的病。杨院长看着他孤独的背影,想着他病这么重,还要一个人去重庆找医院、挂号、做检查、办手续,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在重庆市肿瘤医院住院这几天,左臂的疼痛折磨得杜天勇难以入睡。尽管知道自己患的是绝症,但他还是很乐观。“家里离不开我,单位也离不开我,我想早日回家,早日回到岗位!”杜天勇坚定地说。

+1
【纠错】 责任编辑: 宫晓倩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初春拉鲁湿地
初春拉鲁湿地
“城市摆渡人”的坚守
“城市摆渡人”的坚守
汶川姑娘驰援武汉的七次请战
汶川姑娘驰援武汉的七次请战
花香伴春耕
花香伴春耕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634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