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全球疫情下的中医药新观察】“大疫出良药”:“三方三药”起了哪些作用?
2020-04-07 14:30:48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网北京4月7日电(肖寒 王坤朔)“手里有药,心里不慌。”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表示,每次在一个大疫过后,都会出现好药,所以有一句话叫“大疫出良药”。在本次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在方药方面已筛选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有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

  张伯礼日前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中,中医药对于普通型患者改善症状,缩短疗程,促进痊愈;对于重症、危重症患者,可减轻肺部渗出,控制炎症过度反应,防止病情恶化;对于恢复期患者,可促进康复进程。

  凭借中医药治疗病毒性传染病规律和经验,深入发掘古代经典名方和结合临床实践,在3月23日国新办就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的重要作用及有效药物举行的发布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国家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明确表示,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等一批有明显疗效的方药被筛选为“三药三方”,推荐使用。

  金花清感颗粒:缩短核酸转阴时间

  金花清感颗粒是2009年H1N1流行时研制的治疗流感的新药,已上市,是由《伤寒论》的麻杏石甘汤和《温病条辨》的银翘散两个方子合方组成。麻杏石甘汤到现在已经有1800年的历史,《温病条辨》也有将近300年的历史,它们经受了长期历史的考验,是有效的方子。其主要功效是疏风宣肺、清热解毒。在研制的过程中,由王辰院士做过随机对照试验研究,并且在美国《内科学年鉴》上发表了论文,证明它治疗甲流的疗效和达菲相当,但是负作用更少,价格更低廉。

  据张伯礼介绍,这次在武汉一线也做了一项102例的临床对照研究,结果显示,金花清感颗粒治疗新冠肺炎轻型和普通型患者,和对照组相比,转重症的比例下降了2/3,退热时间缩短了1.5天,同时反映免疫功能的白细胞、中性粒细胞计数和淋巴细胞计数有显著改善。结果证明,金花清感颗粒具有确切的疗效,除了可以改善临床症状,特别是可以减少转重率以外,对免疫学指标也有作用。

  北京佑安医院对该药做了一项80例的临床观察,结果表明核酸转阴的时间缩短了2.5天,使患者肺炎渗出吸收好转的时间较对照组提前了两到三天,白细胞和淋巴细胞的数值也明显上升。

  莲花清瘟胶囊:轻症、普通型确切有效

  莲花清瘟由吴以岭院士开发,也是在治疗非典时研制的一张处方。它主要的功效同样是清瘟解毒、宣肺泄热,治疗轻型和普通型的新冠肺炎的患者有确切的疗效。

  由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和张伯礼院士共同指导的一项全国9个省市23家医院共同参加的随机对照试验研究,一共纳入了284例新冠肺炎患者。研究结果显示,主要临床症状的消失率、临床症状持续的时间,治疗组均优于对照组,肺部影像学的好转达到了83.8%,而对照组是64.1%。临床治愈达到了78.9%,对照组是66.2%,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在轻症转重的方面,治疗组较对照组降低50%。同时,在体外实验中,也也证明莲花清瘟对体外的新冠病毒具有抑制作用。

  金花清感和连花清瘟功效相似,临床上怎么区别呢?张伯礼说,发热比较轻、头疼重的用金花清感,发热比较重、大便干的用莲花清瘟,临床可以照此区别使用。

  血必净注射液:重型和危重型的重要治疗药物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邱海波在3月23日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在新冠肺炎治疗中,尤其是重型和危重型病人治疗中,血必净注射液是个非常重要的治疗药物。他表示,这次选择中药注射剂来治疗重型和危重型病人,是基于前期临床研究中证明了血必净在重症肺炎中有一定疗效。

  在复旦大学白春学教授的“血必净与安慰剂治疗重症肺炎疗效”研究中,有33家医院参加,结果显示,血必净联合常规治疗可以明显降低重症肺炎患者的28天的病亡率,能够下降8.8%,而且能够明显使得肺炎渗出吸收更快,器械通气时间缩短,住院时间缩短。在脓毒症研究方面,血必净注射液也证明可以降低脓毒症的病亡率。

  “中药具有多靶点的特点,更像是团队在作战。对于新冠肺炎而言,病毒导致了炎症、免疫的失调,进一步导致了肺、心等器官的损害,而中药可能实现多靶点的治疗,比如对病毒的复制、对炎症和免疫的调节以及对之后的器官损伤、凝血等这些方面可能有影响。”邱海波说。

  清肺排毒汤:阻断病情恶化

  除了上述三个“老药”,还有“三方”在抗疫中显示出明显疗效。

  第一个方子是清肺排毒汤。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介绍,该方来源于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还有小柴胡汤、五苓散等,它是一个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的一个通用方。

  在全国10个省(除湖北省以外),66个定点医疗机构已纳入1263名确诊患者,治愈出院的1214例,占到96.12%。57例重症患者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服用清肺排毒汤的临床观察中,其中42例治愈出院,占到了73.7%,无一例转为危重症型。患者的肺部影像学对比显示,服用清肺排毒汤两个疗程(6天)后,53例(93%)患者的肺部病灶显示不同程度的缩小和吸收。

  根据临床研究数据,清肺排毒汤在阻止轻型、普通型转为重型、危重型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阻断了病情恶化,明显降低了病亡率,减弱了疫情的危害程度。

  宣肺败毒方:控制炎症、提高淋巴细胞计数

  第二个方是宣肺败毒方,是在麻杏石甘汤、麻杏薏甘汤、葶苈大枣泄肺汤、千金苇茎汤等经典名方的基础上凝练而来。在武汉市中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等单位开展的宣肺败毒组(70例)与对照组(50例)的研究对照显示:宣肺败毒方在控制炎症、提高淋巴细胞计数方面具有显著疗效。与对照组相比,淋巴细胞的恢复提高17%,临床治愈率能够提高22%。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使用该方治疗轻型、普通型患者40例,平均转阴时间为9.66天,无一例转为重型、危重型,CT诊断好转率为85%。

  在武汉市中医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江夏方舱医院,通过对使用该方治疗500例患者开展的队列研究,结果显示,轻型和普通型患者,发热、咳嗽、乏力等症状明显减轻,CT诊断也显示治疗后显著改善,无一例转重。

  化湿败毒方:已正式获得临床试验批件

  第三张方子是化湿败毒方,这是在国家诊疗方案推荐的方剂的基础上,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医疗队在金银潭医院结合临床实践优化而成。

  该方分别在金银潭医院、东西湖方舱医院、将军路街卫生院开展了重型、普通型、轻型的临床疗效观察。在金银潭医院临床对照试验入组75例重症患者,CT诊断的肺部炎症以及临床症状改善非常明显,核酸的转阴时间以及住院时间平均缩短了3天。在将军路街卫生院治疗普通型124例,在东西湖方舱医院随机对照观察的轻型、普通型894例(中药组452例),确证了该方的有效性,我们对服用化湿败毒颗粒患者的肝肾功能进行了跟踪检测,未发现与药物相关的不良反应。在试验方面,通过新型冠状病毒的小鼠模型评价发现该方可以降低肺组织病毒的载量30%。

  为此,3月18日化湿败毒颗粒已正式获得国家药监局药物临床试验批件。“中药和化药、生物药的研发流程不一样,化湿败毒方源自临床,所以获得临床批件的意义更在于中医对疫病的理论以及临床疗效有了物化的载体,也是把中医的科研数据与临床高级别证据进行了有效转化。”黄璐琦说。

  中医药综合疗法效果显著

  中医药的武器远不止“三药三方”,多种中医药治疗方案在此次防疫中突显作用。据悉,在广东省的临床应用中,“肺炎1号方”治疗新冠肺炎(轻症)确诊病人50例,经过1周临床观察,全部患者体温恢复正常,50%的患者咳嗽症状消失,52.4%的患者咽痛症状消失,69.6%的患者乏力症状消失,无一例患者转重症。

  除汤剂或中成药外,还有按摩、刮痧、贴敷等综合治疗。湖北省中医院主任医师巴元明介绍,采用中西医结合办法,做一些呼吸锻炼,同时配合中医药针灸、按摩、火罐、刮痧、五禽戏、八段锦以及心理疗法等综合治疗,可以促进肺部炎症吸收、改善症状,对保护脏器、修复免疫功能都有积极作用。

  在这次疫情抗击过程中,中医药参与面之广、参与度之深、受关注程度之高,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0.6%。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

  来源:综合自新华网、生命时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坤朔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海南琼海:出海归来鱼满舱
海南琼海:出海归来鱼满舱
北京:北海公园游船有序开航
北京:北海公园游船有序开航
武汉:书店重启 再品书香
武汉:书店重启 再品书香
花海田园春耕忙
花海田园春耕忙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22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