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专科,小综合”推动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医疗品质提升
“大专科,小综合”推动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医疗品质提升
访谈嘉宾张玉琪
11月3日,我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清华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玉泉医院)副院长张玉琪做客新华网,谈“十三五”期间,如何推进清华大学品牌医院建设。

要闻
HEADLINE

更多报道 >

小儿神经外科医生缺口巨大

小儿神经外科从业医生来讲就非常少,所以从全国来讲广大儿童患者还得不到有效的治疗。中国的神经外科医生有15000多名,小儿神经外科医生,专门从事这个专业的大概也就是百名。可是我们国家的小儿神经外科中儿童得神经系统疾病尤其是颅脑肿瘤疾病的这个人群是非常巨大的。光脑肿瘤一项,一年新发脑肿瘤有将近5万名。不到一百名的神经外科医生去处理5万名的脑肿瘤的病人,显得力不从心了。

构建多学科共同发展综合医院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已经有将近40年的建院历史,在整个过程当中,目前形成了以脑神经外科为特色的综合医院。除了脑神经外科之外,我们还有几个比较特色的,妇产科也是非常具有特色的。还有手外科在北京市也是非常具有特色的。

实录
CORRELATIVE

更多报道 >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华会客厅。今天在演播室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我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副院长张玉琪。欢迎您,张院长。[ 2015-11-03 15:39 ]


[张玉琪]

各位网友,大家好。[ 2015-11-03 15:40 ]


[主持人]

了解您的网友会了解您的个人履历,从部队医院到公派留学、从海归到援藏,再到现在带领玉泉医院发展,张教授的每一步选择似乎都充满着挑战与突破,请谈谈您的初衷和梦想?[ 2015-11-03 15:41 ]


[张玉琪]

30多年前参加高考的时候是因为我母亲在高考之前有一次得病,所以促使我下定决心在参加高考时报考了军队的一所军医大学,第三军医大学。然后一直在部队上学,在解放军总医院读硕士,然后又到了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天坛医院读博士,然后又出国,在美国做了两年访问学者、博士后。回国之后,在天坛医院工作了20年。最后到了清华大学玉泉医院,之所以想来玉泉医院也是想圆自己的一个梦。第一,在高考的时候没能考上清华大学,作为一个学生是一个遗憾。第二,来到清华大学之后,也是想把自己几十年从医的一些经验,不光是个人病患者服务,更好的是带给学生,传给年轻人,把医疗的技术、医疗的思想、医疗的服务最大化,可能在清华大学这个平台上会实现我更高的梦想,所以来到清华大学这个比较高的平台,这是我的一个梦想,有初衷,就是到清华。也有梦想,就是在清华这个地方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2015-11-03 15:44 ]


[主持人]

张院长是我国著名的神经外科专家,尤其是小儿神经外科方面有极深造诣。现在国神经外科领域存在的问题和发展情况怎样?[ 2015-11-03 15:44 ]


[张玉琪]

咱们国家的神经外科在最近三四十年有一个飞速发展,从我们跟国际交往当中以及咱们国家这几十年发展当中,在临床治疗方面可以说我们国家的神经外科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由于前期国情所限,我们在基础医学方面以及神经科学基础研究方面与国际最先进的水平还有一段差距,这是目前我们国家神经外科的一个整体情况。小儿神经外科又比较特殊,小儿神经外科是处理15岁以下所有儿童颅脑肿瘤占位的一个学科。小儿神经外科从业医生来讲就非常少,所以从全国来讲广大儿童患者还得不到有效的治疗。中国的神经外科医生有15000多名,小儿神经外科医生,专门从事这个专业的大概也就是百名。可是我们国家的小儿神经外科中儿童得神经系统疾病尤其是颅脑肿瘤疾病的这个人群是非常巨大的。光脑肿瘤一项,一年新发脑肿瘤有将近5万名。不到一百名的神经外科医生去处理5万名的脑肿瘤的病人,显得力不从心了。所以大量的儿童病人得不到有效的治疗,这是我们国家目前小儿神经外科的一个现状。当然从治疗水平来讲,从手术、综合治疗水平来讲,这在国际上是非常领先的。只要能得到正确的治疗,它的治疗效果是非常好的。[ 2015-11-03 15:51 ]


[主持人]

这个领先体现在什么方面?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数字?比如我们在临床上见到病人比例是多少,能够被手术治愈的有多少?[ 2015-11-03 15:51 ]


[张玉琪]

从得到儿童肿瘤或者儿童脑性疾病治疗来讲,从手术肿瘤全部切除率、手术的安全性以及术后存活和生存状况来讲,这几个指标我们在国际上都是处于非常领先的地位,这是勿庸置疑的,这是有科学数据来证实水平的。还有就是我们存在的问题是小儿神经外科医师数量太少,不可能应付大量的儿童患者,这是我们比较矛盾的一个地方。将来如果我们在人才培养方面多做一些工作的话,我们国家广大脑神经疾病的儿童就能得到非常好的治疗。[ 2015-11-03 15:53 ]


[主持人]

张院长刚才给我们简单梳理了一下神经外科发展的情况,包括小儿神经外科在国际上的地位。张院长反复强调人员的匮乏,其实从另外一个方面反映我们在这方面的专科医院也不是特别多,那您能来到玉泉医院也是有这方面的计划,那玉泉医院也把临床神经学科作为医院重点发展学科,除了这个学科之外,玉泉医院还有哪些重点发展的特色学科?[ 2015-11-03 15:54 ]


[张玉琪]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已经有将近40年的建院历史,在整个过程当中,目前形成了以脑神经外科为特色的综合医院。除了脑神经外科之外,我们还有几个比较特色的,妇产科也是非常具有特色的。还有手外科在北京市也是非常具有特色的。所以这几个学科是目前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几个特色专科。当然是以脑神经外科为重点专科的一个特色。[ 2015-11-03 15:56 ]


[主持人]

您来到玉泉医院更希望把自己学科方面的所学所成更多的传递下去,培养更多在小儿神经外科方面的人才。那您给我们介绍一下玉泉医院在科研方面的实力以及人才培养方面都有哪些计划?现在取得了哪些成绩?[ 2015-11-03 15:56 ]


[张玉琪]

人才培养是任何一个学科、任何一个医院面临的大问题。清华大学在人才培养方面有优势,包括学生的来源、学生的质量、学科建设支撑方面都有非常大的特色。以清华大学玉泉医院脑神经科学学科发展来讲,我们是博士生培养单位、硕士生培养单位以及国家人事部博士后流动站。所以在人才培养的学科体系当中,清华大学玉泉医院脑科神经外科人才培养体系是非常健全的。另外,在医疗方面,我们为病人服务方面有很强的医疗支撑,比如神经外科床位有160张,这在北京市神经外科床位排在第二位,仅次于天坛医院。神经内科和精神卫生科也是我们脑科当中非常具有特色的一个学科。在科研方面,我们也具有非常强的实力,它的主要依托还是清华大学,比如医学影像学,清华大学医学院有一个医学影像研究中心,它为颅脑医学影像学科的支撑可以说是具有国际先进性的,它开发的很多软件对颅脑影像的研究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所以它的影像非常好。另外就是在神经电生理支撑方面,清华大学也给了非常大的学科支撑,比如清华大学研制的微电极,植入脑子治疗帕金森病,这在世界上是非常先进的。另外脑电图功能的研究,把微电极插入到脑内部来研究颅脑的功能,治疗颅脑性的疾病,在这方面我们也是处在世界领先水平,这都是由于清华大学基础学科的支撑,所以支撑了我们颅脑外科临床的研究。还有就是清华大学医学院在脑肿瘤、分子生物学、基因方面的研究也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我们有世界级的神经科学的基础研究专家,比如说施一功教授,这是世界级的神经科学专家。还有鲁白教授,他们的基础研究在世界都处于非常高的水平,这就为临床服务提供了强大的支撑。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清华大学玉泉医院要将颅脑科学作为一个重点学科发展方向,是有一定的道理和发展的基础。[ 2015-11-03 16:03 ]


[主持人]

精准医学是我们国家特别重视的一个医学发展,它包含的方面,比如个性化、精确化和微创化是在现代医学中广泛应用的,您对此怎么看?玉泉医院在开展精准医学方面有哪些举措?[ 2015-11-03 16:03 ]


[张玉琪]

精准医学是一个理念,它不是一个具体的某一个学科,不管是内科治疗还是外科治疗,它追求的一个理念是精准、微创、个性化,这是国际医疗发展的主流方向,这个主流方向是非常正确的。清华大学颅脑外科来讲,我们的精准医学,比如手术,我们追求的是把病变切除,使病人脑功能的伤害降到最低,这就是精准医学最重要的概念。比如说治疗帕金森病,我们用微电极插入到脑子里,使帕金森病得到有效控制。比如说我们用药,使药的作用发挥到最大,使药物的副作用减少到最低,这就是内科治疗追求精准医学的一个具体应用,无论是内科还是外科都要追求精准医学,这是勿庸置疑的。比如说脑科,中国老百姓都说脑子一有疾病了,很多就出现问题了,那经过外科治疗、内科治疗,使疾病得到治疗,使脑子的功能不受到伤害,这就是精准医学一个非常典型的学科领域。[ 2015-11-03 16:06 ]


[张玉琪]

我们医院目前具有的特色,比如脑肿瘤,比如小儿神经外科,很多家长都关心这个小孩做完手术之后会不会傻?影响不影响他今后的学习成绩?这就是非常实际的问题。我们现在对手术的治疗,不光是手术要把肿瘤切掉,还要关心小孩子将来手术之后的学习成绩问题、生活质量问题,所以我们采取了对每一例病人脑功能的评价,在我们学科当中叫做脑认知功能评估。我们采取国际脑功能认知标准来评测小孩术前怎么样,术后怎么样,他的生存发展怎么样,这就彻底解决了病人家长非常大的一个担心,就是开颅手术之后,会不会变傻,会不会对孩子的学习成绩、孩子的将来受到影响,这个问题目前能够得到部分解决,不敢说完全解决。[ 2015-11-03 16:08 ]


[主持人]

我们现在说一下医改。您作为医院的副院长,除了平常的科研教学以及做一些大型手术之外,肯定还牵扯到很多医院的管理工作,那在公立医院改革方面,那您觉得现代医院管理,尤其是制度管理应该朝哪个方向走更加利于医改的推行?[ 2015-11-03 16:09 ]


[张玉琪]

医改是一个大问题,而且关系到每家医院,关系到每一个医务工作者的切身利益问题。从1990年我们国家做了一些医疗制度的改革以来,到现在20多年。从医院的评审等级方面来说,从1990年开始实行,将近十年前国家卫生部已经停止了对医院进行等级评审,虽然停止了评审,但是并没有取消这个制度。从医院管理者角度来讲,我是希望从国家制度方面取消医院评审,这样就能有效地解决目前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否则全部集中在,连发烧感冒都会集中在三级甲等医院,这是目前我们国家亟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2015-11-03 16:17 ]


[主持人]

您谈到分级问题,现在国家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一个办法就是分级诊疗。[ 2015-11-03 16:18 ]


[张玉琪]

我个人觉得分级诊疗制度不是这次医改提出的一个新的问题,在国内外医疗体系当中本身就存在着分级诊疗,包括国外也是有家庭医生、社区医生到一些医院,就是分级诊疗制度。不是说在大城市能有好的医院,把我们很多好的专家都下放到农村,下放到基层去,这就是分级诊疗制度。只是说现在又去强调分级诊疗制度,这次国家提出的分级诊疗制度不是依据将医院分成一二三级的分级诊疗制度,而是说基层医院,包括社区医院、社区门诊、基层的县级医院,包括大城市的大医院,这样逐层上来的分级诊疗制度,我觉得这种分级诊疗制度比较符合医学的规律。如果这次国家的分级诊疗制度能够坚持住,而且实行开,相关政策到位,那这种分级诊疗制度绝对会使老百姓受益,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2015-11-03 16:20 ]


[主持人]

非常感谢张院长作客新华会客厅,我们从您的个人经历聊起,从专业一直聊到整个医改,听到张院长非常多的真知灼见,希望这次访谈能够让患者对张院长和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有更多的了解,再次感谢您。这次节目到此结束,下期再见。[ 2015-11-03 16:20 ]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