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艾滋病日:行动起来 向“零”艾滋迈进
世界艾滋病日:行动起来 向“零”艾滋迈进
访谈嘉宾苏凯琳 张银俊
12月1日,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代表苏凯琳博士以及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办公室主任、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张银俊做客新华网,共同探讨防治青少年艾滋病新进展。

要闻
HEADLINE

更多报道 >

苏凯琳博士:2030终结艾滋病需各方努力

要想在2030年终结艾滋病,关键是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努力——包括毒品使用者;包括那些因为太害怕而不敢去做检测的、不敢去寻求保护的人;包括那些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人,那些得不到正确信息的人。让他们得到正确的引导,知道哪些是错误的观念,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从一开始,就避免让他们受到感染。

张银俊:我国艾滋病防治面临“低流行”“高担忧”

我国当前的艾滋病防治形势如果让我来说,我认为用两个词:一是“低流行”,一是“高担忧”。“低流行”是指我国整体的艾滋病流行水平,我国总体感染率是0.06%,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这个趋势总体上是低流行。“高担忧”就是出现了一个新情况:现在90%以上的青少年艾滋病传播是通过性传播,这个特点引起很大的担忧。

实录
CORRELATIVE

更多报道 >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华访谈。12月1日是第28个世界艾滋病日。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代表苏凯琳博士以及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办公室主任、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张银俊女士,我们一起来聊一聊中国青少年艾滋病的防治,以及所面临的形势和取得的进展的相关话题。欢迎二位。[ 2015-12-01 08:08 ]


[苏凯琳]

早上好,新华网。[ 2015-12-01 08:08 ]


[张银俊]

新华网的各位网友,大家好。[ 2015-12-01 08:09 ]


[主持人]

我们注意到,11月24日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公布了一份报告。报告认为,在过去15年中全球对抗艾滋病取得了很大成绩,有望在未来15年内消除艾滋病对全球的威胁。请问苏凯琳博士,您认为当前全球艾滋病防控工作面临什么样的形势?这份报告所提的15年的目标能否实现?[ 2015-12-01 08:09 ]


[苏凯琳]

谢谢你的提问。首先,我想感谢全球范围内所有为应对艾滋病工作的人。11月24日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米歇尔·西迪贝发布的,是一个开创性的报告。我们现在就已经看到,艾滋病疫情已经出现了拐点,它归功于参与这项工作的每个人,也包括我们的中国同行。现在全球有1590万艾滋病人正在接受治疗,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 目前艾滋病导致的死亡已经从2004年的高峰期下降了42%,新发感染下降了32%。因为防止母婴传染措施得力,这么多年来,我们终于可以展望下一代不再受艾滋病困扰。因为这些成绩,2015年9月,就艾滋病的议题,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领导人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开了一个会。会议决定,到2030年结束疫情是可能的。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再接再厉,我们需要走上快车道,我们必须更主动,必须触及到每一个我们从前未曾触及到的人。唯其如此,我们才有望在2030年终结艾滋病这一公共威胁。[ 2015-12-01 08:11 ]


[苏凯琳]

所以对你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我相信我们可以在2030年终结艾滋病。关键是我们需要触及每个人,不要遗漏任何人——包括毒品使用者;包括那些因为太害怕而不敢去做检测的、不敢去寻求保护的人;包括那些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人,那些得不到正确信息的人。让他们得到正确的引导,知道哪些是错误的观念,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从一开始,就避免让他们受到感染。[ 2015-12-01 08:11 ]


[主持人]

非常感谢苏博士为我们带来的讲解。接下来这个问题要问张理事长,我国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确定,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是“行动起来,向‘零’艾滋迈进”,副题为“合力抗艾,共担责任,共享未来”。这个零艾滋的目标,与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努力方向是完全一致的。那我国当前面临的艾滋病防治形势如何?还存在哪些挑战?[ 2015-12-01 08:11 ]


[张银俊]

我国当前的艾滋病防治形势如果让我来说,我认为用两个词:一是“低流行”,一是“高担忧”。“低流行”是指我国整体的艾滋病流行水平。我看到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吴尊友介绍的一个数据,就是我国总体感染率是0.06%,也就是说我们国家一万人中感染的人是6个,国际上是0.8%,也就是说一千个人中有8个,我国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这个趋势总体上是低流行。[ 2015-12-01 08:12 ]


[张银俊]

“高担忧”就是出现了一个新情况。大家知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有三个:血液传播、母婴传播、性传播。现在90%以上的青少年艾滋病传播是通过性传播,这个特点引起很大的担忧,因为我们国家性健康教育这块工作做的很不足。这块存在很大的漏洞,就是不光会导致艾滋病易于传播,也还会引起其他很多问题。现实当中,艾滋病入侵校园、感染者年龄越来越小已经成为事实,这是一个十分令人担忧的现象,也很让我们这些家长很揪心,也是我国艾滋病防治工作必须面对的一个挑战。[ 2015-12-01 08:12 ]


[主持人]

刚才张理事长谈到了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这样一个主题。请问苏凯琳博士,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是如何在全球推动青少年防艾教育的?[ 2015-12-01 08:12 ]


[苏凯琳]

我们在座的人,你们和我,都曾经年轻过,都曾经精充沛,一往无前。生活是如此新奇,如此美好,这些我们都曾经经历过。那时我们都不会想到,有一些东西会让你身临险境,你需要战战兢兢——艾滋病跟别的性传播疾病改变了这一切。如果经过30年的抗艾工作,年轻人仍然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那是很让人痛心的。当我跟他们聊起这件事的时候,对什么是HIV,他们还是茫然,我想可能是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到位。我们未能提供给他们正确的信息,让他们知道HIV就在身边,使他们的有风险认知,让他们学会保护自己。当然这不光是说年轻人,还包括他们的父母、老师,以及他们生活的环境。[ 2015-12-01 08:13 ]


[苏凯琳]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一再重申,应对艾滋之役没有结束。我们也许有一些很好的进展,但问题犹在,像张理事长刚刚说的那样。对那些在艾滋病流行起来之前出生的年轻人,我们不能放松,我们不能假定他们知道这些信息。联合国、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以及我们的在华伙伴目前正在推进。我们提供的服务尚不能满足需求。现在的情况是,甚至连年轻人使用的通讯科技我们都跟不上。我们可能还以为在学校里放一个海报就能解决问题,事实是年轻人都去用手机了,他们那样互相沟通。[ 2015-12-01 08:13 ]


[苏凯琳]

同时,我们也知道,当一个年轻人去看卫生保健医生,他们不可能找我这个年龄的人去找的哪种医生。就像我儿子健康出了问题,他不想跟我找同一个护士一样。我们要发展“儿童友好型”或“青年友好型”式服务,这样年轻人就能比较轻松地去寻求帮助,去讨论他们的问题,并得到相关信息。在学校的情况也是如此。中国孩子大量的时间是在学校度过的,所以问题就是:家长、老师和小伙伴们,关于艾滋病的威胁都提供了怎样的信息?还是任由孩子们自己去找答案。如果任由他们自己来,那要么他们自己做错事,要么他们互相学——这就是风险所在。张理事长所在的青爱基金会在学校里做了大量工作,这正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2015-12-01 08:13 ]


[苏凯琳]

今年,中国的卫计委、教育部有一个联合发文。他们正在关注张理事长刚刚谈到的问题。文件要求各省市采取行动,把性教育纳入学校的课程表,建立各地疾控部门和校门之间的联系,加强同伴间的正确信息流通,等等。由此向儿童、青少年、家长和老师赋予艾滋病受教育与教育权。这正是联合国提倡的做法。[ 2015-12-01 08:13 ]


[主持人]

青爱工程以及青爱教育基金会已在国内做了近十年的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请问张理事长,目前进展情况如何?[ 2015-12-01 08:13 ]


[张银俊]

刚才苏博士讲的非常好,她的建议也非常好。青爱工程进展情况我也用两个词来解释:一个是(灯泡的)钨丝,一个是水龙头。我们找到了钨丝,正在拧上水龙头。“找到钨丝”指的是什么呢?青爱工程在2006年启动时,我们明确提出来,“青少年的艾滋病教育,学校是基本面,性教育是主战场”,但是这个仗怎么打,一直是一个问题。其实我国政府一直非常重视青少年的性健康教育。改革开放30多年,我国政府出台的关于促进学校青春期健康教育的文件有80多项。但在实践当中,苦于没有好的办法去落实这些文件精神。青爱工程通过十年的实践,在20个省市的625所学校,包括大中小学、幼儿园做了试点工作。[ 2015-12-01 08:14 ]


[张银俊]

我们现在用的办法是和学校共建青爱小屋,现在发现这个办法比较好。为什么好呢?我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就是汶川一小。这所学校有1100个学生,有110位老师,他们去年成立了青爱教研组,是第九教研组,跟学校的数学、语文是并列的、平级的。青爱教研组有13位老师,他们开发出的课叫校本课,一共有30多节,这项工作在他们学校当中已经实现了常态化,纳入了日程。这个例子说明,通过与学校共建青爱小屋的办法,让有关教育在学校里面落地生根。[ 2015-12-01 08:15 ]


[张银俊]

第二个例子就是我们在云南盈江的例子。2012年,该县的6个青爱小屋成立。2014年,成立第二批青爱小屋,有36所学校加入。到2015年上半年,全县185所学校全部开展青爱教育。2015年下半年,我们在盈江县所在的德宏州成立了青爱工作基地。这个基地成立以后,全州有50所学校在推动青爱小屋的建设。同时,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与省教育厅、省民政厅、省妇联、省科协等部门启动了云南省的青爱工程基地,准备针对云南省68所高校启动青爱小屋。省民政厅和妇联下属的儿童中心也准备挑选100个儿童中心共建青爱小屋。这个例子说明什么呢?就是在三、四年当中,青爱小屋可以从一个乡复制到一个县,有可能扩大到更大的范围,说明这个项目能够接地气,也有成长性。青爱工程的目标是“万间小屋、万方福田”,之前600多所学校的小屋试点给我们很大的信心,可以说找到了灯泡的钨丝,在我们看来点亮世界是迟早的事。[ 2015-12-01 08:15 ]


[张银俊]

“正在拧上水龙头”指的是青爱工程前期所做的努力正在取得政府和社会各方的认同与支持。今年卫计委和教育部联合发出通知,特别提出要在学校加强性健康教育。这是在拧上水龙头。我们相信,只要政府和社会对这项工作的认识到位了,又通过近千所学校的长期试点,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办法。这项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并非一件难事,所以我们对主持人问到的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工作很有信心,我们也相信,对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目标,中国一定能够做出自己的贡献。[ 2015-12-01 08:15 ]


[主持人]

非常感谢张理事长给我们所做的解答。苏凯琳博士,从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角度,您如何评价中国开展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的工作?对于未来这项工作的开展有什么建议?[ 2015-12-01 08:16 ]


[苏凯琳]

人年轻的时间,可能是一个危险阶段。年轻人需要支持,他们需要信息帮他们导航。政府制定出来的政策和工作要求,需要执行。执行不光要靠政府,需要每一个人,包括年轻人自己,无论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包括他们的父母、祖父母等家人,老师,校长,甚至包括每天站在学校门口迎接他们的人,包括张理事长所领导的NGO、社区组织。我们需要很多、更多这样的组织。它需要达到一个足够的量才行,因为中国太大了。中国人很多,年轻人也多。中国发展这么迅速,中国有数以百计的人口众多的大城市,这里面有大量的年轻人,所以我们必须要借助科技、需要创新,来接触到这些年轻人。我们一定要用充满创造力的方法来接触今天的年轻人。我们不一定要用传统的方法做事,我们一定要有创新精神。所以联合国将提供资源、提供新观念,跟各方合作,凝聚每一个人的力量来保护我们的年轻人。这样做好了,我们的目标就一定会实现。[ 2015-12-01 08:16 ]


[苏凯琳]

如果说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有能力完成这个目标,那我相信一定会是中国。因为在过去很短的时间内,中国政府向儿童提供义务教育,使新生儿和儿童死亡率大幅降低,等等。政府的政策一旦制定出来,剩下的工作,就有赖于每一个人——包括媒体——去推进了。[ 2015-12-01 08:16 ]


[主持人]

非常感谢两位做客。正像刚才两位所说的那样,我们需要全社会都参与到防治艾滋病,尤其是青少年防治工作当中,为我们下一代营造一个更加好的环境做出自己的努力。再次感谢张理事长以及苏博士。今天节目就是这样,再见。[ 2015-12-01 08:17 ]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