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一龙:鼓励创新药物,提升肺癌患者靶向药物可及性
吴一龙:鼓励创新药物,提升肺癌患者靶向药物可及性
访谈嘉宾吴一龙
近日,广东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广东省肺癌研究所所长吴一龙教授接受新华网专访,畅谈“特殊药品纳入医保及加速临床急需药品审评审批”相关话题。

要闻
HEADLINE

更多报道 >

吴一龙:应对燃眉之急需为特殊药品开设绿色通道

近年来,针对肺癌治疗的靶向药物不断创新,但同时,患者还需面临发生耐药反应时无法及时获得新药的情况。吴一龙表示,应对燃眉之急,国家应借鉴国外经验,为特殊药品开设绿色通道,加快药品的审评审批。

吴一龙:国家谈判实现企业患者“多赢”局面

“目前,服用靶向药物对普通家庭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服用一个月需要费用约一万五左右。如果患者吃一年,费用将接近20万。”吴一龙表示,为了满足群众用药需求,国家对药品降价集中谈判应落到实处,将具有确切疗效的药品纳入医保,这样才能实现患者企业“多赢”的局面。

实录
CORRELATIVE

更多报道 >

[主持人]

肺癌是我国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很高的恶性肿瘤之一,严重威胁着人民群众的健康和生命。近年来,我国一方面不断吸取国外治疗经验,在肺癌用药治疗上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另一方面, 积极采取措施,为减轻患者的负担而不断努力。请问吴院长,近年来我国肺癌发病情况怎么样?[ 2016-03-15 15:49 ]


[吴一龙]

肺癌的发病情况在中国越来越严重。五年前我们公布一个数字,每年新发病例大概是60万。2015年最新的统计数字告诉我们,肺癌每年新病例已经达到73万,短短的几年增加这么多,足以看出问题非常严峻。为什么肺癌发病会增加那么多?大家都知道,传统意义上大家认为肺癌的产生跟吸烟有很大的关系,不管一手烟、二手烟、甚至三手烟都会有很大的关系。另外,近几年我们也看到空气污染也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致癌因素。[ 2016-03-15 15:52 ]


[主持人]

现在通过什么样的检测手段能早期诊断肺癌呢?[ 2016-03-15 15:54 ]


[吴一龙]

肺癌的检查有非常好的筛查手段,这个手段我们称为低剂量的螺旋CT。几年前国际上已经完成了一个非常大的临床实验,这个临床试验用5万多人的CT数据跟以前普通的体检筛查(照胸片)结果来对比,发现低剂量螺旋CT确确实实可以发现非常多的早期肺癌病人。他们是用降低死亡率来衡量早期发现筛查的。可以看到,通过低剂量的螺旋CT,肺癌死亡率可以降低20%,是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所以现在对于肺癌来讲,提倡早期发现的手段,对高危人群建议定期做检查,经常做低剂量螺旋CT。[ 2016-03-15 15:55 ]


[吴一龙]

什么叫高危人群?国际上的标准是重度吸烟的人群,即每天吸烟超过一包并且有超过20年的吸烟历史的属于高危人群。但是我觉得除了这个人群之外,另外一个高危人群是家庭有癌症病史的人群。家族里面父母、兄弟姐妹或者上代人有肺癌的患者,就需要高度警惕,这些人是比较容易得肺癌的。[ 2016-03-15 15:56 ]


[主持人]

肺癌是有遗传性的吗?[ 2016-03-15 15:56 ]


[吴一龙]

我们现在不能这样说。遗传有两个概念,一个是狭义的遗传,就是说父母有了,子女就一定有。但肺癌不是这样的,它只是易感。如果我的家族里之前有人患肺癌,可能我就比其他人更容易对这种危险因素敏感,比其他人更容易受到致癌物质的损害,叫易感性。[ 2016-03-15 15:57 ]


[主持人]

眼下“精准医疗”是非常热的话题。在肺癌治疗方面,精准医疗有什么样的贡献?[ 2016-03-15 15:59 ]


[吴一龙]

我们可以看到肺癌的治疗给精准治疗树立了一个榜样。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呢?大家知道精准医疗真正的定义是什么?就是说要利用我们人类遗传信息的改变来实施治疗。在这个概念中有两个关键词大家要注意,一个是必须有遗传信息的改变,就是我们的分子水平,以及基因顺序的改变,这些改变是可以用来作为诊断、治疗、预防的。没有前面的基因的改变,也就成为不了精准医疗。所以为什么肺癌作出非常大贡献?我们知道肺癌在上个世纪是一个非常难治疗的疾病,所有的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大概都不会超过一年。到了二十一世纪为什么产生这么大的效果?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我们发现有一类的肺癌跟我们体内的某个基因的改变有关。而到了2014年,我们确定了这个基因改变之间的关系,找到了一个药物,后来又找到第二、第三个药物能对这个基因起作用的,一下子把肺癌的存活期从一年提到两年,最近可以达到三年,甚至有些病人达到五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这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利用基因的改变,选准它的药物进行治疗,这就是未来精准医疗研究的范畴与内容。[ 2016-03-15 16:01 ]


[主持人]

您刚刚说的药物主要是靶向药物?[ 2016-03-15 16:03 ]


[吴一龙]

对,主要是靶向药物。我们的抗癌药物有几个发展过程,第一个阶段叫做细胞毒。所谓细胞毒的药物进到体内之后,会对那些生长比较活跃的细胞有杀伤作用。癌细胞跟正常细胞有非常大的区别,这个区别就是癌细胞特别喜欢吃糖,一吃完糖之后长得特别快,比正常细胞长得快。我们过去的药物就利用这个差别,长得快的就消灭你。所以过去药物为什么会有副作用,比如掉头发,因为头发是我们体内增长比较快的细胞,所以就被消灭了。另外还会拉肚子,因为我们肠道的细胞、血细胞也是生长比较快的,所以会有这样的副作用。因此我们对这种药物比较不满意。[ 2016-03-15 16:05 ]


[吴一龙]

现在的靶向药物已经跟过去产生非常大的不同。靶向药物就是针对我们基因的改变来起作用。这个时候它不是利用细胞增长速度不同,而是针对细胞本身的不同来进行治疗,因此就没有掉头发,或者对血细胞增长快的抑作用等副作用,这是非常大的区别。但是我要告诉大家,靶向药物只是精准治疗的其中一个小部分,精准治疗涵盖的概念非常广,凡是能够针对基因异常的治疗方法、药物都称为精准治疗。[ 2016-03-15 16:07 ]


[主持人]

精准治疗以后,患者的生活质量会明显提高吗?[ 2016-03-15 16:07 ]


[吴一龙]

肯定的,像女性满头青丝,是女性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所以不会导致脱发就是一个改善。另外,对我们白细胞的抑制也不强,不会导致贫血、心血管降低、容易感冒等问题,所以生活质量确实高了非常多。[ 2016-03-15 16:08 ]


[主持人]

精准治疗之前必须要经过精准检测吗?[ 2016-03-15 16:08 ]


[吴一龙]

必须的,精准治疗是必须有基因的异常,我们才有针对性,所以检测是精准医疗整个体系中非常关键的步骤。如果要用靶向治疗,我们要知道选择的是哪个靶,所以我们必须找到这个癌症病人有没有这个靶,这些要通过检测才能找到。[ 2016-03-15 16:11 ]


[主持人]

现在有什么主要的精准检测方法?[ 2016-03-15 16:11 ]


[吴一龙]

现在的检测方法非常多。第一点我们要取到肿瘤组织,发现肿瘤组织有没有改变,这是一个常用方法,是国际上公认的,一定要对肿瘤组织做活检,取出来才能发现。第二点,近年来我们发展了另外一种技术就是抽血,通过抽血在血液里面发现靶点。组织和抽血能互相取代呢?不行。我们知道如果在血液里面找得到这个基因的改变,那是非常准确的,可以跟组织对应起来,是100%。但是有一个问题,有20%是找不到的。所以在血液里面检测不到的话,还必须通过肿瘤组织来发现,所以这二者是互相补充,而不是互相取代的。从学术角度,我建议如果是我们的患者确实得了肺癌的话可以首先通过抽血进行筛查。抽血筛查有了就基本确定有了,没有的话,再做组织的进一步确认。但是这取决于我们的检测成本,如果抽血的成本降低在几百块钱,我建议的程序就是OK的。如果抽血的成本要几千上万,我们不主张这样做,还是主张先取组织,因为我们必须要考虑费用的问题。[ 2016-03-15 16:13 ]


[主持人]

精准检测和精准治疗在我国发展情况怎么样?[ 2016-03-15 16:13 ]


[吴一龙]

在中国这几年发展非常快。2004年有了这个以后,在肺癌领域中,精准治疗不断发现新的靶点,而且也找到相应的药物。比如表皮生长因子,我们有易瑞沙、特罗凯这些药物的试验。现在又发现了另外基因的变异称为ALK,可以用厄洛替尼来进行治疗。我们现在还发现ROS1的,它也是有相应的靶点。这在条路上我们已经走得越来越精细,越来越快,不断有新的发现,所以科学发展非常快。第二方面我们最近发现了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位置来改善体内免疫治疗,免疫治疗也慢慢会变成精准治疗的部分。[ 2016-03-15 16:14 ]


[主持人]

现在选择精准治疗的患者多吗?[ 2016-03-15 16:14 ]


[吴一龙]

当然。我国出现基因异常,特别是EGFR的基因异常频率远远超过了西方国家。在中国,总体上有这个基因突破的人群接近30%—40%,而在整个西方国家则低于10%,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如果我们把它定位到不吸烟的人群中,一下子有接近一半的人有基因异常,所以这几年中国的精准治疗走在国际前端。[ 2016-03-15 16:16 ]


[主持人]

临床上基于基因检测指导下的靶向治疗,疗效怎么样?[ 2016-03-15 16:17 ]


[吴一龙]

我曾经画过一个图,典型体现了现在靶向治疗的疗效。现在我们来评价晚期的病人,有一个词叫中位生存时间。什么叫中位生存时间呢?就是100个病人中有50个病人能活过那个时间,这个跟所谓的平均时间接近,但是不太一样。我们称为中位时间。在1990年时,我们用细胞毒中位时间只有10个月。但是到2000年,我们发展了第三代的细胞的药物。第三代药物毒性降低了,效果提高了,这个时候我们的中位生存一般超过一年,提高了两个月。到2004年开始我们找到靶点,在这个时候,精准治疗起步了,我们把患者的生存时间一下子提高到了20个月左右。到2010年,我们知道了哪一个基因可以对哪一个药物,一下子把生存时间提高到了30个月。到2015年,我们找到了耐药的一些机制,就说为什么会产生耐药,把患者的生存时间提高到接近50个月的时间。所以发展非常快。近十年我们几乎颠覆了过去100年的治疗水平。[ 2016-03-15 16:18 ]


[主持人]

这二十多年来,肺癌患者的中位生存时间从10个月提高到近50个月。你觉得未来肺癌可不可能像慢性病一样进行管理?[ 2016-03-15 16:21 ]


[吴一龙]

如果通过药物能使得一个晚期病人的生存期超过5年的话,那我觉得肺癌就是一个慢性病了。为什么这么讲?我是从我的同行中得知的,他们说严重的糖尿病,当已经损伤到眼睛,其实五年生存率已经非常低了。还有慢性肾病需要透析的话,生存也不是那么好。所以一个肺癌病人如果能达到5年生存率的话,不是跟这些病差不多了吗?[ 2016-03-15 16:22 ]


[主持人]

随着疾病的进展,很多肺癌患者会出现耐药的反应,对此应该怎么应对?[ 2016-03-15 16:22 ]


[吴一龙]

耐药是最近这几年我们研究的一个非常热的范畴,现在我们对耐药的机制也了解得越来越深刻。比如适合做精准治疗的患者大概40%会产生突变,就是原来那个基因产生一个新的基因,而这个突变就导致对原来的药物不敏感,这是一个耐药的途径。现在的临床科学家根据耐药的新的基因突变,又另外设计新一代的药物专门来针对耐药。在这里要谈一个概念,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是针对不同的治疗跟耐药来谈的,而不是第三代比第一代好,或者第二代比第一代好,这跟过去的概念有点不同,我们应该根据得病的不同阶段选择不同的药物。这是一个耐药的机制。第二个耐药机制,我们发现癌细胞非常聪明,这条路走不通,绕一个弯走另外一条路。就算它绕个弯走另外一条路,我们现在也找到了它是走哪一条路,我们就把路阻断。这个我们正在研究之中,有可喜的苗头,估计在两三年之内就会有新的药物来作用于这方面,这个在耐药患者中大概占20%左右的。第三点,剩下30%左右的患者的耐药,我们正在研究之中。但是现在已经看到一些端倪,在未来会搞得非常清楚。[ 2016-03-15 16:24 ]


[主持人]

您刚才所说的新一代靶向药物现在已经引入国内了吗?[ 2016-03-15 16:29 ]


[吴一龙]

这一药物从它被发现到临床应用的时间非常短,但是这个事情是发生在美国和欧洲。中国的临床实验已经基本完成了,现在正在等结果的公布。[ 2016-03-15 16:29 ]


[主持人]

为了使更多患者获益于肺癌精准治疗,您认为未来有哪些方面应该加强?[ 2016-03-15 16:36 ]


[吴一龙]

第一,创新药物既然是创新,必须要走跟过去不太一样的路子。第二,如何使真正有效的创新药物让老百姓用得到,这是我们要突破的。第三点,用得到,还必须用得起。所以这几个缺一不可。如果一个药物研究用得上,但非常贵,老百姓用不起,也没有什么作用。这几个都是环环相扣,缺一不可的。[ 2016-03-15 16:37 ]


[主持人]

说到用得起的问题,靶向药物治疗肺癌的费用有多少?[ 2016-03-15 16:38 ]


[吴一龙]

靶向药物在目前来讲还是蛮贵的。我们知道如果吃上一个月大概一万五左右。长期下去,如果一个患者吃一年,那就是接近20万了。如果吃5年呢?吃一辈子呢?[ 2016-03-15 16:38 ]


[主持人]

这对普通家庭来讲是一个不小的医疗负担。[ 2016-03-15 16:39 ]


[吴一龙]

所以我刚才讲到了,用得到,还必须用得起。[ 2016-03-15 16:39 ]


[主持人]

据我了解,为了满足群众的用药需求,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3月8日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说,国家卫计委选取了5个涉及癌症及其他重大疾病治疗的药品作为谈判试点,这些试点药品都是价格比较贵的专利药、进口药。通过国家谈判,药价降幅可达50%以上。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也介绍,专利药品谈判一旦取得成功,则考虑将其纳入相关药品报销目录,使药价得到降低。您怎么看待国家谈判?您觉得国家谈判对咱们的国际企业有什么机遇呢?[ 2016-03-15 16:41 ]


[吴一龙]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措施,国家集中谈判落到实处,药厂也得到更好的利益。对于企业来说,慈善供药其实是一笔非常大的负担,如果免了这一块,变成长期跟医保挂钩的话,所有的医药公司成本都降下来了,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好处,是多赢的局面。[ 2016-03-15 16:42 ]


[主持人]

据了解,您曾推动靶向药物进入医保。有何经验跟我们分享一下?[ 2016-03-15 16:42 ]


[吴一龙]

我们为广州市医保设计一个非常聪明的方法,如果我们已经知道了这是精准治疗,精准治疗用上这个药的话,这个药就够了,不需要太多其他的,比如辅助治疗、平衡治疗等,完全不需要。因此这个措施下去,一测算,比起过去还节省费用,使广州医保这个项目做这么长时间能得已维持下来,是非常成功的经验。[ 2016-03-15 16:47 ]


[主持人]

在推动靶向药物纳入医保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2016-03-15 16:48 ]


[吴一龙]

第一,应多听专家的意见,从细节、深层次设计,合理控制费用;第二,医保应覆盖疗效确切、民众急需的药物,让医保用到最实际最需要的地方去;第三,希望国家将更多的有效药都纳入国家谈判。[ 2016-03-15 16:52 ]


[主持人]

去年,国务院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快创新药审评审批。今年3月8日,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也谈到了国家会考虑对特殊药品,开设绿色通道,实行快速审批。这对我们全民医疗改善有什么推动作用?[ 2016-03-15 16:55 ]


[吴一龙]

2015年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我在很多场合的学术会议都说,应该把2015年称为我们国家新药审批的元年,第一年。为什么?出台了很多新的措施,这些措施对过去是非常大的改变、改动。我们作为临床研究者来讲,希望这些措施能真正落到实处。对特殊药品开设绿色通道是发达国家已经有的成熟经验,老百姓急需的救命药物通过绿色通道来做,这非常符合国际潮流,是中国老百姓急需的需要。现在对老百姓来说,市场急需的药物。我们2014年做了一个调查,连续观察了100个病人,这100个病人就是来我这里看病的病人,观察他们用病的情况。我们看到其中14%左右的患者自己跑到国外购药,其中还包括非常小的一部分自己买化学药品来吃。2015年,我们对这个现象再做一次调查,这个现象升到31%,3个病人有1个会走这样的路子。单纯从这个数字来讲,对特殊药品开设绿色通道是真正的解燃眉之急。[ 2016-03-15 16:57 ]


[主持人]

有31%的患者需要国外的药品,我国在新药审批上,问题在哪里?[ 2016-03-15 16:57 ]


[吴一龙]

从我自己的理解来讲,我们过去在审批这个环节拉的时间太长了。第一,审评过程长,导致很多药物在我们中国做临床实验慢。另外,跟我们国家创新药物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我过多数药都是仿制药,就是其他地方已经有了,在他们的市场用得不错,我们就仿制它。仿制他们,就会造成一种现象,结构差不多一样,在体内差不多一样的话就OK了,所以对后面整个临床实验的质量控制有所缺失。所以导致我国审批非常严,但一旦通过了,这个药基本上就可以上市了。这就是“严进宽出”。据国际经验,对于创新药物,多采用“宽进严出”的审批原则,一个新药只要临床前研究安全性没有大问题,很快便获批进入临床研究,但是其后企业必须保证安全性和有效性,否则药品无法获批上市。 “宽进严出”在本质上会鼓励所有的制药公司必须创造真正好的东西,投进的钱才不会浪费。首先过去我们审评时间长,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因素。另外,刚才提到绿色通道的问题。过去没有绿色通道,就是排队,排两年,越积越多,排三年,排四年,所以很多急需的药物排不上了,导致很多急需药物审批很慢。 2015年,国家出台了这些措施,之后再出台绿色通道,对急需、救命的药有一个加速通道,这两条出来,对我们药物的研发有很大的作用。[ 2016-03-15 17:04 ]


[主持人]

国外有什么快速过审的案例能分享一下?[ 2016-03-15 17:07 ]


[吴一龙]

近日美国FDA将一例靶点明确的针对肺癌耐药机制的靶向药物列入快速评审通道,从一期临床到批准上市,仅用了二年半多的时间。而另外一个药安全性有点问题,虽然是给予了快速通道,但最后没有批准上市。这就是“宽进严出”的结果。[ 2016-03-15 17:08 ]


[主持人]

刚才讲到我们国家药品上市的速度跟其他国家相比相对薄弱,可能会出现一种问题就是一些用于治疗严重疾病的新药在欧美已经上市了,但是在咱们国家还没有过审的情况,对这种情况您有什么建议?[ 2016-03-15 17:09 ]


[吴一龙]

第一个,加速审评,第二个,快速通道。第三个,实行临床研究的医生也好,制药公司也好,一定要重视质量、数据的真实。只有这几个方面一起做起来,才能解决你刚才提到的那些问题。[ 2016-03-15 17:10 ]


[主持人]

今天跟您聊了这么多问题,有关创新、有关医保、有关审批的问题。其实这些问题的都是为了患者,让患者有更好的生存质量。我相信随着医疗技术的不断创新和全球医疗企业的共同努力,咱们患者不管是生存质量也好,经济负担也好,都会得到不断的改善。就像刚才所说,肺癌的发展以后可能是像慢性病一样的进行管理。今天非常感谢吴院长接受我们的采访。[ 2016-03-15 17:10 ]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