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规范治疗 应对乙肝防治新挑战

关注慢性呼吸疾病 重防早治是关键

新华网首页时政国际财经高层理论论坛思客信息化房产军事港澳台湾 图片视频娱乐时尚 体育 汽车科技食品
改革开放已走过40个年头,回首40载,我国呼吸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应对突发性呼吸道传染病、控烟等方面已取得长足进步,但在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的早期防治和全病程规范管理等方面仍存在很多挑战。
精彩观点
1
创新诊疗手段 助力中国呼吸疾病治疗水平实现跨越式发展
创新诊疗手段 助力中国呼吸疾病治疗水平实现跨越式发展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谈及过去的治疗水平时,钟南山坦言,“改革开放初期,国内的治疗水平相对落后,一是药物少,二是对国际先进的治疗手段认识欠缺,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简称慢阻肺)、哮喘、肺癌等呼吸系统疾病领域都是这样。”随着先进技术的引进和发展,在防治慢阻肺等方面,我国取得了较大进步,如率先开展慢阻肺社区筛查,发现了很多早期没有症状(或极少症状)的病人,以及结合国际指南制定了中国的防治指南。2015年,世界健康基金会携手阿斯利康药厂等机构成立“中国呼吸疾病联盟”,探索将肺功能筛查列入社区卫生服务或居民年度体检范畴的可行性和益处。“与勃林格药厂合作,向这些早期患者提供一些简单的药物治疗,经过两年的双盲试验,我们发现这些患者的肺功能相比对照组有了非常明显的进步。这对于我们是极大的鼓舞,也给我们一个启发,那就是早诊早治将成为慢阻肺治疗的新战略,具有突破性意义。”钟南山说。

同时,我国在支气管哮喘和慢性咳嗽诊治领域也取得巨大突破。近年来,我国过敏性哮喘患者持续增长,大部分患者是由于对螨虫的皮屑、分泌物过敏而发病。钟南山介绍,基于这种情况,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简称“健研院”)联合国际上数家知名研究所开展了针对早期哮喘患者的联合疗法,即按需使用吸入皮质激素结合支气管舒张剂,取得良好效果。另外,过去医生通常把慢性咳嗽当成支气管炎来治,采用抗生素、止咳药等药物,而实际上,慢性咳嗽可能由鼻子、食道、气道等多重原因导致。“治疗慢性咳嗽要因人而异,找到引起慢性咳嗽的个体化原因。遵循这种思路,我们对慢性咳嗽的治疗成功率从过去的30%左右上升到现在的80%。我们还制定了《咳嗽诊断与治疗指南》,把这种技术方法推广到全国。”钟南山表示。

回顾过去40年呼吸领域的发展进程,钟南山肯定了跨国药企在其中起到的重要作用,“我是做呼吸疾病科研和临床医疗的,接触的跨国企业比较多,应该说跨国药企,比如阿斯利康对我国医疗水平的提升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首先,他们把吸入皮质激素、支气管舒张剂、雾化治疗等很多对患者有益的创新药物和疗法引入国内。其次,他们做了很多公益活动,支持大专家、三甲医院到基层进行科普宣讲、义诊等。有了互联网技术后,现在还能进行网络查房、线上培训基层医师等,对于提高基层规范诊疗、实现同病同治有着重大意义。他们还热心支持‘生命绿洲’公益项目,捐赠药物、爱心筹款、送药上门。所以在这些问题上,我是很感谢他们的。”

1
关注呼吸疾病早诊早治 ‘像测量血压一样测量肺功能’
关注呼吸疾病早诊早治 ‘像测量血压一样测量肺功能’

1979年,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简称“呼研所”)在珠江岸边成立。时任呼研所所长的钟南山带领全所上下专攻突发性呼吸系统传染病、哮喘与慢性咳嗽、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和肺癌四个疾病领域的研究,可以说和我国呼吸领域科研发展“同呼吸,共命运”。日前,他在做客新华网“聚焦中国医疗卫生发展”系列访谈时表示,呼吸疾病科研和诊疗发展到今天,单纯治病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引导社会重视呼吸健康,呼研所正因此更名为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  

“什么是‘呼吸健康’?古人说‘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也就是要采取相应措施,让人不发病或者得了小病别发展为大病。当前我国积极防治大气污染、呼吁控烟、努力发现和控制传染病疫情等,都是预防呼吸疾病、管理呼吸健康的具体表现。”钟南山介绍,我国呼吸专家很早就提出了“早防、早诊、早治”战略,这在国际上也是领先的。目前,我国针对慢性气道疾病,特别是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哮喘等的早发现、早治疗工作,以及对肺癌的早发现、早治疗实践,都已取得一些成绩。  

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和心脑血管病、恶性肿瘤、糖尿病并称为“四大慢病”,但是公众对其的重视程度仍有待提升。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为早日实现《“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重要目标(即到2030年,我国重大慢性病过早死亡率比2015年降低30%),该如何做好慢性呼吸疾病防控?钟南山指出,这需要多方协作,共同努力,最关键的是要提高医疗界对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的认识。“医务工作者应该主动宣扬有关呼吸系统疾病的科普知识,在广大基层开展这样工作,尽早发现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简称“慢阻肺”)等慢性呼吸疾病,早点干预。”钟南山说。  

在他看来,作为医务工作者,呼吁大众重视呼吸健康,实现疾病早发现、早治疗,也是医学人文精神的重要体现。“举个例子,过去我们对慢阻肺的防治意识比较落后,一般是等到出现上楼接不上气、经常咳嗽等症状后才看医生,这个时候通常已经是三期、四期了,他们的肺功能已损害一半以上,再进行处理就比较晚了。其实如果患者在早期接受肺功能检查,及时发现异常,较早采取干预手段,就能让肺功能得到较大程度的缓解,甚至是可逆的。为实现慢阻肺的早发现、早治疗,我们提出一个口号——‘像测量血压一样,测量肺功能’,这在全球也是首次。”钟南山提醒,对于长期吸烟,反复出现咳、痰、喘的人,应当尽快到正规医院做肺功能检查,早日明确诊断并开始治疗。  

此外,政府有关部门也要提高对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的重视程度。“一方面是对疾病危害的认识,另一方面是在疾病诊疗上给予一些政策倾斜,比如说,目前有些治疗呼吸疾病的重大药物,包括肺癌靶向药物还没有进入医保,仍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钟南山坦言。

1
慢性气道疾病患者应长期坚持规范诊疗 理性看待雾化治疗
慢性气道疾病患者应长期坚持规范诊疗 理性看待雾化治疗

近年来,全球哮喘的患病率逐年增加,我国有约3000万哮喘患者。另据数据显示,我国约1亿人患有慢阻肺。如果儿童期患有哮喘,到成年或老年是否可能发展为慢阻肺?钟南山表示,这种情况非常多见,也被称为哮喘-慢阻肺重叠(ACO)。如果哮喘患者没有坚持规范、长期治疗,肺功能越来越差,等到支气管发生形态学改变就不可逆了。  

“儿童哮喘患者坚持积极治疗、及时用药、规范管理非常重要。一方面可以保障其正常发育生长,另一方面,如果在发育前能够规范控制病情,80%以上的患儿到发育期后,疾病会有明显改善。”钟南山指出,当前针对慢性气道疾病还缺乏有效的全程管理。  

钟南山把慢性气道疾病比作漂浮在海洋中的巨大冰山,“一般人关心的只是露出来的部分,也就是表现出来的明显症状,但这种治疗手段却是‘治标不治本’。事实上,在海平面下还藏着一大块冰,那就是肺部和气管里的炎症。”在他看来,对于暗藏在水面下的庞大山体的治疗是更为关键的内容,只有平时坚持预防性治疗、合理使用抗气道炎症药物,才能使气道康复水平不断提高,防止气道炎症急性发作。  

近年来,用于治疗慢性气道疾病的创新药物和疗法不断涌现,其中,雾化治疗备受关注。针对家长普遍关心的“儿童能否使用雾化治疗”问题,钟南山表示,雾化治疗适用于哮喘和慢阻肺,通过这种方法将支气管舒张剂、皮质激素类药物制成直径为几微米的小液滴或小颗粒,药物就会随着呼吸直接进入呼吸道和肺部,效果确实,副作用小。在呼吸疾病急性发作时,病人呼吸急促、浅短,采用一般的吸入治疗很难达到肺里,但此时可以采用持续雾化的方法进行吸入治疗,让药物及时、精准抵达肺部、气管部位,且对身体的副作用较小。儿童患者如果长期使用口服的皮质激素会影响正常的生长发育,在这种情况下,雾化吸入治疗是更有效的手段。  

钟南山还强调,对于同时患有呼吸系统疾病、高血压、糖尿病等的病人,一般不适合在呼吸疾病急性发作时接受口服或静脉注射激素治疗,因为可能加重合并症发生风险。针对这些患者,雾化吸入治疗可以起到既治疗疾病又减少副作用的效果。  

目前,在众多医疗机构、阿斯利康公司等多方推动下,雾化吸入疗法正在我国逐渐推广普及。据悉,截至2018年4月,阿斯利康携手跨界合作伙伴打造的基于物联网技术的创新解决方案——儿童雾化中心已在全国建成超过15000家,几乎遍及国内所有省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也已建成超过350家。由儿童雾化中心所引领的一站式智能雾化以及全病程跟踪管理方案正不断惠及越来越多的呼吸系统疾病患儿。

1
破解医改难题 筑强全病程管理的系统‘塔体’
破解医改难题 筑强全病程管理的系统‘塔体’

钟南山表示,“在呼吸系统疾病领域,我们除了仍然面临着早发现、早治疗这个挑战,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是慢病患者缺乏全病程管理。不少病人习惯于只在病情发作时到医院治疗,但如果平时能够不断进行预防性治疗,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可能就不会急性发作。所以,做好全病程管理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这包括及时追踪患者院后的情况,提醒他们及时用药等。”  

为实现呼吸疾病的全病程管理,提高基层医生临床水平及慢病管理能力,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是不可或缺的一环。对此,钟南山表示,随着新一轮医改向纵深推进,我国医疗保障水平不断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持续改善,但县级医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建设有待加强仍是较为突出的问题。  

“如果把我国的医疗系统看成‘金字塔’结构,塔尖是高水平的大型公立医院,塔底是覆盖广泛的全民医保体系,塔体就是为基层医疗体系提供支持的县级医院及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现在,这个塔体还不够大、不够强,筑牢做强塔体是需要进一步努力的方向。”钟南山说。

钟南山
钟南山,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内科学教授,著名呼吸病学专家,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中国抗击非典型肺炎的领军人物。1984年,钟南山被授予中国首批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2007年获英国爱丁堡大学荣誉博士,曾任中华医学会会长,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广州医学院院长、党委书记。现任国家呼吸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会长。
01003010107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