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赵家和:一位清华教授和他的生命选择

2016年09月04日 19:10:14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  题:赵家和:一位清华教授和他的生命选择

  新华社记者张漫子、吴晶

  陇东黄土高原沟壑纵横,广袤辽远。五年来,2204名中学生收到来自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的助学资助。

  打开“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网站,有一封来自甘肃省庆阳市合水县一中一名高三学生的信:

  “直到我在那所会议室里遇到了您,从此朝思暮想的大学梦有了坐标,沉重的生活被赋予新的意义……”2012年2月,甘肃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由已故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家和捐出毕生积蓄1500余万元成立。学生口中的“您”正是赵家和的“接棒者”、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原党委书记陈章武。

  是怎样的力量驱动着赵家和将毕生积蓄全部捐出?又是什么让这位金融学家癌症晚期拒用进口药、一生节俭几近悭吝?

  节俭,但慷慨

  1934年,赵家和出生于清华园,父亲曾是清华大学法学院系主任。1955年,拿到清华大学第一届“优良毕业生”奖章,无线电系毕业的赵家和留校任教。

  明明有好多理由享受安逸,他的日子却过得“能省则省”。

  赵家和生前的寓所里,值钱的物件不多:一个简陋的二门书柜,一张床,一台桌椅,摆放着各地的纪念品,也有年头了。

  学生们说,他的生活特别朴素简单,过了一辈子“精打细算”的日子。一件1美元的化纤毛衣能穿个十几年,没见过他对身外之物有什么兴趣,好像基本生活能满足就行了。

  1998年,退休后的赵家和应邀去美国,担任得克萨斯州立大学客座教授。赵家和一家常常挑最便宜的鸡腿吃,啃法棍面包,他的老伴吴嘉真后来说,再也不爱吃鸡了。

  陈章武说,癌症晚期,赵老师舍不得上单片价格500元的英国进口药,他听说印度有一种仿制药,单价仅需50元,赶忙托人打听去买,可这药却让他浑身过敏,日渐消瘦……

  这一切,实在很难与捐资上千万的慈善者的身份联系起来。

  赴美满三年后的赵家和,最终还是放弃了在美待遇丰厚的工作,执意回国。后来,他的学生们才逐渐明白埋藏在赵家和心底的助学梦想:他的心思已飞到中国西部,那些贫苦孩子的身上。

  绝顶聪明,却不问账目

  当时在清华大学科研处工作的赵家和,曾被派到美国选购计算机和先进的仪器设备。陈章武说:“那是世界银行提供给清华第一批无息贷款。”

  “当领队、做翻译,兼任技术顾问,白天谈判,夜间商议。”陈章武描述道,二十多天的连轴转,赵家和终于以大约一半的市场价完成采购,“他真的是绝顶的聪明人。”

  据赵家和的学生、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理事刘迅介绍,1998年,当时从事股票投资的他在深圳巧遇赵家和教授。“那次,老师给了我一笔钱,让我试试看,在金融界德高望重的赵老师做这笔投资为了什么呢?”

  令刘迅更为不解的是,这位“投资人”竟然没过问过收益如何,回报怎样。一直到2005年,又一次相遇时,刘迅向赵老师汇报,“快500万了。”赵家和默默点点头,小声说道,“可以做点事了。”

  2006年,第一笔助学款从北京寄出,江西、湖北、吉林、甘肃……中国的版图上,多少在贫穷中苦苦挣扎的农村娃通过赵老师的助推,重燃希望。

  “可以说,他赶上了港、陆两次投资潮,完成了不错的资本积累,这些钱全部用于捐资助学。”陈章武说,就连将毕生全部所得全权委托给自己时,他还说着,“尽管去做吧,钱花完了就花完吧。”

  无欲无求,而又“很有追求”

  提到赵家和的为人,许多受访者以“无私无欲”形容他。

  刘迅说,赵家和永远把自己放在一个很轻的位置,极少提及自己的成就和成绩。他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自己的学生,关心他们的近况。

  有次,几位学生来北京看望他,他主动掏钱请学生们吃饭,还送他们领带等礼物,这让学生们讶异又感动。“他是一个求仁得仁的人。赵老师的超然而专注,简单而平实,让学生们和身边人不由得跟着他的脚步走。”

  “他的执着追求仅用在他认为重要的事情上。”什么是重要的事?赵家和心中有杆秤,那杆秤的指向不是私利,而是国家,是更多的人民。

  赵家和曾经的研究生、证监会副主席李超介绍,2002年,已经退休的赵家和挤公共汽车,专程为他送去一套台湾证券法大全,“那书摞起来有一尺厚,老师让我好好读,‘因为大陆和台湾的文化背景相近,学学他们的东西没有坏处’。”

  赵家和的追求还体现在他“忘我”的精神志向上。“我们就做一点雪中送炭的事吧。”病榻上的赵家和想要成立助学基金会,好友陈章武临时受命,他决定为了这个愿望去一趟西部较为贫困的甘肃。

  那次行程艰难又令人难忘。陈章武见到了许多贫困娃娃,他还见到了许多清华的校友,他们特别支持助学这项事业。

  在陈章武等接棒者的坚持下,赵家和找到了“雪中送炭”的对象:贫困地区、优秀高中、困难家庭的上进学生;他为基金会取名“兴华”,意为鼓励孩子们为振兴中华而读书。

  从此,每年1000个孩子,每所学校100个孩子,将在整个高中阶段享受到来自基金会的持续资助:每位孩子一年能获得2000元,总共定向资助高达200万元。

  “最后的晚霞和最初的晨曦一样,都是光照人间。”赵家和教授以他的人生选择感染了更多的接棒者,“如果是一滴水,就想想是否曾滋润一寸土地;如果是一团火,就想想是否能燃得很亮很亮,照明更多人。”

【纠错】 [责任编辑: 王佳宁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2168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08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