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陕建机携手华夏幸福:一念四城
2019-08-21 09:30:04 来源: 中新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中国又一“超级工程”传出佳音。随着平潭海峡公铁两用大桥最后一孔混凝土钢构梁顺利合龙,平潭段全线贯通。这是中国第一座公铁两用跨海大桥、全球在建难度最大的桥梁工程。

  成就“难度最大”的,除了中国强大的工程技术能力,还有低调的超级工程机械装备。

  鉴于施工区域8级以上风力天数达180天,工程对设备抗风要求极高。陕西建设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建机”)所属的庞源租赁不仅提供可瞬时抗风达17级的装备,还提供“安拆装、现场操作管理、维修保养”等全方位个性化解决方案,保证了工程的顺利实施。

  这就是陕建机——拥有65年历史的老国企转型的一个新注角。

  在从装备制造向“装备制造+租赁”双轮驱动转型之后,陕建机瞄准两大核心业务,寄望在全国建立20-30家“工程机械的6S店”。

  愿景美好,推进艰难。

  改变从去年开始,陕建机一年选址四地建设生产基地,总投资数十亿元。按下“快进键”的,是哪双手?

  不谋而同的远见

  陕建机的前身——建筑工程部“西北金属结构工厂”创建于1954年,是我国“一五”期间145项重点工程的配套企业、国家工程机械创业时期八个主要制造厂及全国五大金属结构厂之一。

  在半个多世纪里,陕建机先后参与建设鸟巢体育馆、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等重大工程。

  此间,它也历经沉浮,见证我国工程机械装备行业的变迁。

  直至2015年,陕建机的发展迈上新台阶。

  当年,陕建机全资收购主营大型建筑机械租赁的上海庞源机械租赁有限公司,将触角伸到工程机械租赁领域,形成行业领先的制造与租赁服务协同发展的格局。

  塔机是一个集中度很低的行业。陕建机董事长杨宏军介绍,美国排名靠前的租赁公司只占有不到10%的市场份额,中国的行业集中度更低。目前,中国的塔机保有量约40万台,增量市场有限。因此,无论是制造还是租赁,盘活存量市场都有巨大的机遇。

  为此,陕建机开始谋划在全国建立多个辐射周边,集维修及再制造、办公培训等为一体的生产基地。

  近年来,在政策与市场的双重推动下,我国再制造产业获得快速发展,以“尺寸恢复和性能提升”为主要特征的中国特色再制造关键技术研发取得重要突破。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再制造产业还处于起步阶段,骨干企业数量较少。

  “在塔机领域,还没有一家专注于高端智能再制造的企业。”杨宏军说,与此对应的现实是,每年有大批仅有部分性能不达标(可以修复)的机器被淘汰,造成大量资源浪费。

  杨宏军认为,对现有塔机进行智能再制造,让其满足环保和安全生产的要求,既是发展的机遇,也是国企的责任。

  为此,陕建机提出,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将在全国范围内布局生产基地,并将继续与华夏幸福进一步展开深度合作。

  然而,对一家长期从事生产制造的企业而言,选址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推进起来困难重重。

  转机出现在去年3月。

  陕建机成都公司负责人在谋划选址过程中,接触到华夏幸福成都区域产业服务公司负责人。

  一个月后,杨宏军在西安见到华夏幸福产业服务公司负责人。他了解到,华夏幸福已经围绕全国15个核心都市圈布局打造产业新城,可以为企业投资选址提供全方位服务。

  “围绕核心城市周边布局的理念,跟我们的战略规划简直是不谋而合啊!”杨宏军感叹,与华夏幸福相见恨晚。

  随后,华夏幸福产业服务团队陪同陕建机管理团队,走遍华夏幸福在北京、成都、广州、合肥、武汉、南京、郑州等核心都市圈打造的10多个产业新城。

  实地考察后,陕建机管理团队发现,公司原计划选址建设的生产基地,有超过10个在产业新城覆盖的范围内。

  不谋而同的远见,注定了非同一般的合作。

  一念四城

  武汉黄陂是双方合作的起点。

  去年11月,陕建机考察团队到武汉参观考察黄陂产业新城。当晚,双方当场敲定合作。

  不可思议的高效。

  原因是什么?是不谋而同的远见和高度契合的选址逻辑——离中心城市近、经济发展活跃。

  解释这一逻辑要回到陕建机建生产基地的初心。

  在杨宏军的设想中,他们的基地不光要服务自身租赁业务,还要解决工程机械租赁行业“痛点”。

  杨宏军以美国为例。光旧金山一地周围就有三四个塔机基地,为周边的塔机提供维修、再制造等服务。相比耗时耗力的传统“现场维护”,基地模式对塔机维护都更有益处,而且可以把塔机向高端服务型产业推进。

  这正是陕建机要做的事儿。

  简单来说,陕建机对新基地的定位是向全行业开放的“6S店”。考虑运输成本、交通便利等因素,“6S店”要建在大都市周边,辐射半径为50-100公里。

  说回武汉。

  作为中部六省唯一副省级市和特大城市、中部崛起核心增长极,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是陕建机战略规划中的重点城市之一;陕建机旗下庞源租赁在武汉经营多年且业绩良好,迫切需要以基地为圆心扩大服务半径,提升和扩张业务。

  武汉是陕建机必争之地。

  但同时,杨宏军很清楚,武汉市内较成熟的产业园、经济开发区存在落地困难,不是最佳选项。

  地处武汉北大门的黄陂成为不二之选。黄陂是武汉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新城区,立体交通发达,潜力巨大。

  到黄陂考察后,看到产业新城良好的产业配套、教育医疗配套、生活配套后,杨宏军团队确定:就这了。

  一念起,一城定,四城进。

  很快,在河南长葛,在贵州清镇,在河北文安,陕建机长葛智能制造项目、贵阳智能制造项目、文安塔机智能制造项目相继落地。

  加速度逻辑

  陕建机的生产基地建设在以超预期的速度推进。

  杨宏军豪不吝啬对华夏幸福的褒奖和感谢。在他看来,华夏幸福的专业服务是陕建机生产基地选址的加速度。

  双方不谋而合的战略和理念省去了陕建机对生产基地的海选过程,华夏幸福基于对企业和行业深刻理解而推荐的选址则大幅提高了效率。

  以廊坊文安为例。杨宏军坦言,最初,公司希望在京津冀选址,建立辐射华北的生产基地,在北京和天津都考察了选址,文安并非首选,“无论在区位,还是整体经济发展水平上,文安都不占优势。”

  但华夏幸福产业发展团队为陕建机定制了“项目落地综合解决方案”,从土地补贴、税收扶持等多方面给予支持;当地政府高度重视,帮助企业取得了满意的选址,同时开设绿色通道,缩短各项审批时间。

  最终,文安入选。

  “选址文安,是对华夏幸福产业服务团队的肯定。”杨宏军直言,产业服务团队的务实高效、地方政府的有力支持,让企业吃下了“定心丸”。

  杨宏军喜欢观察细节。细节让他定心。

  在贵阳清镇,生产基地需要100亩土地。但当地多山,很难找到平整地块。“华夏幸福现场团队帮我们将附着物清理干净,保证交给我们的是平整地块。”杨宏军说。

  此外,保障企业生产经营的供电、供水、市政配套等是华夏幸福与地方政府打造的产业新城的标配。

  “在和华夏幸福合作前,这些很重要又琐碎的事情都需要我们去沟通,而这些并非我们生产制造企业的强项。” 杨宏军说,跟华夏幸福合作后,这些事项都由华夏幸福与相关部门沟通解决,我们没了后顾之忧,可以轻装上阵。

  一念四城只是开始。在良好的合作之后,陕建机与华夏幸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在全国各地开展更多的合作。

  对陕建机而言,依托华夏幸福在各地打造的产业新城和完善的产业服务,可以大大提升选址效率;

  对华夏幸福而言,与陕建机的合作,将带动智能装备产业上下游企业聚集,更好的推动智能装备产业集群的发展。

  当以高端智能再制造为内核的工程机械产业,搭上产业新城快车,会奔向怎样的远方?我们拭目以待。

+1
【纠错】 责任编辑: 徐一嫣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天空之眼瞰昆明
天空之眼瞰昆明
紧急迫降
紧急迫降
巴黎:夏夜蒙马特
巴黎:夏夜蒙马特
古村新韵
古村新韵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121383255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