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奋力“高新”:创新引擎的双城故事
2019-12-10 10:24:39 来源: 南方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今年5月,北航杭州创新研究院与滨江区内重点企业共建9个联合实验室。图为北航杭州创新研究院。 曾艳春 摄

  近日,杭州高新区(滨江)启动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根据计划,到2025年,该区力争全面具备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的基本形态,成为国家创新网络的主要枢纽。

  自1990年启建以来,杭州高新区(滨江)(下称“滨江区”)实现高科技成果产业化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跨越发展,涌现出阿里巴巴、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一批数字经济龙头企业。多年来,该区稳居全国高新区第一方阵,近两年更跻身前三。

  距离杭州滨江区1200公里,佛山高新区(下称“佛高区”)建设也迎来新进展。日前,佛山出台《关于推动佛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一区五园统筹协调发展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明确提出佛高区要努力打造世界一流先进制造园区。

  一个剑指“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一个瞄准“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杭州与佛山两座城市走着看似截然不同的产业发展路径,却不约而同地对标世界一流,并将高新区视作高质量发展的创新引擎。高新区如何做好“高”和“新”两篇文章,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南方日报尝试从杭州、佛山两座城市样本中找到答案。

  滨江区是大孵化器

  上市企业几乎均由本土培育

  在南海区三山新城的电力廊道中,一群挂轨巡检机器人正不分昼夜地代替人工进行巡检作业。它的运转速率高达两米每秒,可实时将巡检数据反馈给后台,发现异常会自动报警,效率远高于传统人工巡检。

  这款巡检机器人来自千里之外的杭州滨江区,由浙江国自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国自机器人”)研发生产。该公司产业发展总监何高飞介绍,国自机器人原是中控科技集团旗下一个事业部,2011年在滨江区独立成立公司,“我们相当于公司内部孵化的成果”。

  国自机器人是一家典型的技术型创业公司,其创始团队曾主导研发上海世博会“海宝”智能服务机器人,如今成为智能巡检与智能物流两大细分领域的领军企业。

  经过8年的发展,公司员工已超过500名,拥有专利超500项,客户包括国家电网、南方电网、阿里巴巴、美国史泰博等国内外知名企业,是中国累计出货量最大的仓储机器人公司。

  从一粒种子长成参天大树,类似的创业故事每天都在杭州高新区(滨江)上演。“滨江区土地资源有限,很难从其他地方挖到上市企业。因此,滨江更注重对企业的孵化培育,区内现有上市企业基本是本土培育起来的。”滨江区科技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今年4月,杭州迪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滨江区第43家上市公司。与该区绝大多数上市企业一样,迪普科技也是土生土长的高新企业。

  不去招强引大,而是招才引智,这已成为滨江领导干部的共识。因此,每当谈及滨江区的发展特点,当地企业家、政府官员都会自豪地说,“我们的上市企业均由本土培育”。更有人将滨江的发展经验总结成一句话:“我们就是个大孵化器。”

  目前,滨江拥有杭州市级以上科技孵化器35个、众创空间32个、在孵企业1734家。该区构建一条完整的创新技术孵化链条,为创新项目和团队提供技术咨询、团队组建、资金寻找、公司架构搭建等一切所需的服务。

  此外,滨江还构建一套完善的政策体系,让各类企业都能分享滨江发展红利。去年2月底,滨江发布新一轮“1+X”产业政策,使得政策体系的扶持重点更加突出,扶持力度更加大,政策覆盖更加全面,政策体系更加完善。

  正是这个大孵化器,培育出浙江省1/6的高新技术企业和上市公司,GDP增速连续16年超过两位数。如今,不少长三角城市将滨江区内成长性企业作为招商标的。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滨江累计向区外输出科技型企业超2000家。

  以小切口解决大问题

  向体制机制改革要空间要活力

  “在滨江区,平时我们感觉政府就像空气一样透明,这对企业发展是一种最好的激励。”鸿泉物联网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鸿泉物联网”)副总经理、高级工程师刘浩淼说。鸿泉物联网从事汽车智能网联设备研发生产,是滨江土生土长的高新技术企业。目前在全国排名前五的重型卡车品牌中,有3个品牌采用该公司的汽车智能网联设备。

  刘浩淼的观点也是当地众多高新技术企业经营者的心声。在企业日常经营管理中,政府部门不刻意刷存在感,这被认为是地方营商环境优良的表现。然而,高新区要想集聚创新资源,做实做好“高”与“新”两篇文章,仍离不开政府的积极引导、有效作为。

  为释放高新区创新活力,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杭州与佛山不断健全完善高新区体制机制,助力高新区发展实现“关键一跃”。

  杭州高新区启建于1990年3月,是国务院批准设立的首批国家级高新区。彼时,杭州辟出一块11.4平方公里的土地,规划成立高新区。高新区最早的办公室设在文三路199号。“当时,浙江大学许多老师会用课余时间创业。他们大多将公司开在浙江大学旁边,也就是文三街。现在杭州不少大型企业诞生于此。”杭州市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周旭霞表示。

  当地政府准确把握这一趋势,于2002年6月调整高新区和滨江区管理体制,实行“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的管理模式,成为杭州高新区发展历程中又一里程碑。这个调整意味着高新区既按开发区模式运作,又可行使地方党委、政府职能,改革创新有“抓手”,高质量发展有“空间”。

  此后,在政府有力引导下,一批创新型企业搬到滨江区,产业集聚迅速形成。以滨江区物联网街为例,这里聚集海康威视、聚光科技等数十家龙头企业的研发部门。依靠龙头企业的带动,产业链上下游加速集聚。一组数据予以证明,截至今年6月底,物联网小镇共聚集科技性企业536家,比4月净增84家。

  比杭州高新区“年轻”两岁,佛高区同样经历了从无到小、从小到大、一区六园、“移师”、园镇融合等优化、改革。目前它拥有全市38%的高新技术企业、71%的国家级孵化器、51%的上市公司与新三板挂牌企业,为全市经济社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今年7月5日,佛高区在五区设立的园区管理局被授牌,全面开启“一区五园”发展模式。佛山市主要领导表示,只有以体制机制改革为切入点,以“小切口”解决“大问题”,坚决破除与佛高区发展要求不相适应的理念、观念和体制机制,才能真正实现向改革要空间、要资源、要动力、要活力。

  根据日前出台的《实施方案》,到2025年,佛高区创新引领和辐射带动作用显著增强,在全国高新区前20强的地位进一步稳固,高新技术企业在全市占比超60%,上市与新三板挂牌企业在全市占比超60%,先进制造业产值在全市占比达60%,创新资源集聚度在全市占比超60%。瞄准这一宏大目标,佛高区重整行装再出发。

  小空间创造大效益

  为城市高质量发展探路

  如今,滨江区正以73平方公里的“小空间”创造出“大效益”。根据浙江省经信委发布的《2018年度全省89个县(市、区)“亩均论英雄”绩效报告》,滨江区规模以上工业亩均增加值1342万元、研发支出占主营业务收入比5.43%,分别为全省平均指标的13倍和3.48倍,均位列全省第一。在全面深化“亩产论英雄”改革的过程中,滨江已逐步探索出一条促进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路径。

  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此过程中,国家高新区如何率先实践创新驱动和高质量发展,成为亟待思考的课题。这一点从国家高新区评价指标体系中得到有力体现。

  有业界人士分析,与旧版相比,《国家高新区评价指标体系(2019年版)》按照“五大发展理念”的要求,更注重增量、更注重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此外,蹬羚企业数、研发人员全时当量被纳入新版指标体系。

  “佛山高新区要加快推动科技成果实现产业化,坚定不移走高质量发展之路,为佛山争当全省地级市高质量发展领头羊作出更大贡献。”早前,佛山市委书记鲁毅在调研佛山高新区时强调。

  以高水平规划引领城市现代化,以城市现代化促进产业高端化,这是佛山高新区步入新发展阶段的新命题。佛山市委常委、副市长、佛山高新区党工委书记蔡家华曾表示,佛高区要进一步完善总体发展规划,突出多规合一、“城产人文”融合,对空间格局、产业格局、生态格局、景观格局、交通格局等专项进行系统梳理和提炼,科学确定“一区五园”的区域布局、产业定位和未来发展方向。

  提升创新孵化能力与科技成果产业化能力,同样是佛高区冲刺全国20强的重要一环。11月初,佛高区正式印发提升创新能力优化创新环境若干措施,围绕提升企业创新能力、发展高新技术培育新兴产业、构建区域创新平台等十大方面进行部署。

  随后,佛山高新区正式启动创新企业遴选。根据相关扶持办法,佛山高新区将从场景供给、研发支持、融资支持等12个方面给予认定企业扶持。其中,对首次认定为佛山高新区创新企业的,佛山高新区将一次性给予1000万元额外奖补。

  “过去,城市之间竞争主要围绕生产成本、企业与市场展开;未来,城市竞争比拼的是平台。”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教授李立勋说。接下来,佛高区如何立足大湾区进一步优化提升自身定位,做实做好“高”和“新”两大篇章,值得期待。

  ■聚焦

  校地合作搭建创新平台

  创新资源磁吸效应凸显

  上个月,杭州高新区(滨江)(下称“滨江区”)白马湖畔,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杭州研究生院正式启动建设。研究生院远期规划在校生规模达2000人、专任教师200人。这是继去年10月北航创新研究院在滨江启动运行后,双方种下的又一颗种子。

  距杭州千里之外,佛山也将推进校地合作作为实施创新驱动战略的重要一环。9月16日,首届清华大学—佛山智能制造高峰论坛在北京清华园拉开帷幕,来自政企学三方上百名代表共聚一堂,推动校地合作迈上新台阶。

  如今,城市之间的创新资源争夺战愈演愈烈。杭州和佛山均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高端人才聚集的高校与科研院所。两地通过探索校地合作新模式,让人才、技术“走进来”,释放城市对创新要素的磁吸效应。

  搭建人才“聚集器”开启创新“加速器”

  每天早上8时30分,一批来自北航杭州创新研究院的科研人员从滨江区人才公寓出发,乘坐接驳巴士抵达北航创新研究院。“80后”副研究员张昌明便是其中之一。

  博士张昌明毕业于清华大学信息与通信工程专业,曾在华为就职多年。2019年8月,他来到北航杭州创新研究院任实验室主任一职。“相比企业,这里给了我更多发挥空间与自主性。我们会根据平台研究方向做关键技术创新。”他说。

  2018年3月,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与杭州高新区(滨江)合作共建的北航杭州创新研究院正式落户滨江。该创新研究院涵盖人工智能、网络空间安全、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综合交通大数据、微电子与信息材料、量子精密测量与传感六大研究中心。

  该研究院落地后,吸引了一大批像张昌明一样的高学历人才,他们中不少放弃知名企业来到北航创新研究院继续科研事业。短短一年时间,北航杭州创新研究院汇聚属地化人才100人,科研团队博士比例达72.5%,海外留学比例超30%,硕博士人数比例严格控制在1:3。

  北航杭州创新研究院产学研专员窦君宇说:“作为高新区,滨江本地培育的上市公司有40多家,有很强的产业发展活力,是创新创业的沃土。这批硕士、博士在这里做成果转化,拥有更多自主权和更大的灵活度。”

  当前,各地对高素质人才的争夺进入白热化阶段。越来越多城市选择与高校、科研机构合作,创建各类新型研发机构,搭建人才聚集器。

  早在2013年,佛山广工大数控装备协同创新研究院落户佛山高新区,为“佛山智造”添砖加瓦。截至2018年底,该研究院引进高端人才230余人。其中,国内外院士4人、国家级人才20多人、国内外教授专家70人。同时,它还引入广东省科技创新团队1个、佛山市创新创业团队15个。新型研发机构的接连落户,串联起从上游研发机构、人才、项目到应用企业之间的链条,充分激发了当地产业创新发展活力。

  政企校三方联动促成果就地转化

  “深化政企校合作,关键在于让‘沉睡’在高校的科研成果与市场对接,更好地实现成果转化。”杭州市社科院经济所所长周旭霞表示。在此方面,北航杭州创新研究院在短时间内取得了明显成效。

  今年5月,在滨江区政府的牵线搭桥下,北航杭州创新研究院与区内重点企业共建9个联合实验室。该研究院与中国移动上海产业研究院、中国移动浙江有限公司三方共建“浙江5G飞联网产业推进联合实验室”,与中国电信杭州分公司双方共建“5G创新联合实验室”等。“技术突破就是最强大的生产力,杭州高新区(滨江)的企业与北航合作有利于核心技术突破。对滨江来说,企业好,滨江才能更好。”滨江区主要领导在会上表示。

  窦君宇介绍,上述9个联合实验室的研发人员由北航杭州创新研究院与企业双方派出,大家共同研发。其中,企业主要提出市场、研发需求。“这种模式能让研究院及时准确地了解企业需求,合作效率更高。”他说。

  作为制造业大市,佛山近年来凭借与知名高校、科研院所的紧密合作,自主创新能力提升、技术创新体系搭建等方面也取得明显成效。以广工大数控研究院为例,截至2018年底,该研究院累计引进和孵化科技类企业100多家。其中9家获得高企认定,9家进入高企培育库。此外,它还与78家企业共同开展多个产学研合作项目,推动100多家企业与佛山智能装备技术研究院等高校科研机构建立产学研合作关系。

  “佛山通过加强与大院大所合作,既能引进高端科研平台,又能为大院大所的科技成果转化提供广阔市场空间,实现互利共赢。”佛山市市长朱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目前,佛山正深入推进大院大所合作三年行动计划,与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清华大学等众多知名机构合作组建各类创新平台79家。随着各类创新要素的集聚,这些平台将为佛山技术转移和科技成果转化提供更多支撑。( 王芃琹 曾艳春 统筹:赵越)

 

+1
【纠错】 责任编辑: 徐一嫣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中国彩灯节在莫斯科开幕
中国彩灯节在莫斯科开幕
上海:冬日暖景
上海:冬日暖景
飞瞰大凉山雪景
飞瞰大凉山雪景
昔日旧厂房 今日“网红”地
昔日旧厂房 今日“网红”地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121386196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