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钱中标引发的各种凌乱

来源: 人民邮电报 显示图片

  上个周末,朋友圈被一条“1分钱中标”的消息刷屏了。

  3月17日,据中国政府采购网公告,腾讯集团旗下腾讯云计算公司,以0.01元中标厦门市政务外网云服务项目。该项目原计划预算金额为495万元。

  厦门电子政务云平台是厦门市2013年推动建设的四大云平台之一,市政府门户网站、市交警微信服务平台、市纪委监察系统、市无线政务综合应用平台等多个政务部门业务系统部署在该云平台上,方便市民使用。

  参与此次竞标的企业共有五家单位报价:中国移动福建分公司投标约为270万元,中国电信厦门分公司投标170万元整,联通云数据投标约为309万元,厦门纵横投标290万元整,而腾讯云的投标价为0.01元。开标报价令人大跌眼镜,一时引发各种质疑。

  1分中标涉不涉嫌不正当竞争?

  本次事件中最惊爆的就是那0.01元的中标价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实施条例》规定,政府采购必须有偿,投标报价不能低于成本价;《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一条也规定,投标报价低于成本或者高于招标文件设定的最高投标限价,评标委员会应当否决其投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一条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排挤竞争对手为目的,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

  而《招标文件-2017-WS034厦门市信息中心-厦门市政务外网云服务》和《招标文件附件一〈厦门市政务外网云服务建设要求〉》两份文件显示,厦门市政务外网云服务于2017年2月17日发布对外招标公告,厦门市政府采购政务外网专有云资源服务,服务期限为自计费之日起一年。项目预算金额总价为495万元。根据附件一,报价限价表中前三项云主机及操作系统、云主机数据盘及云存储空间三项的预算限价就达248.76万元。

  因此,根据项目资源需求,就算腾讯云再怎么做,都不可能如此低价。腾讯云此举实际上是免费方式争取政务云项目。不管再怎么基于互联网免费思维的创新,在现行的法律法规下,这是明显涉嫌不正当竞争,此点毋庸置疑。

  腾讯云为啥要赔本赚吆喝?

  由于互联网公司的参与,有些事情总是不免要被打上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创新或者创新颠覆等色彩。此次腾讯云1分钱投标也有一些看法认为是互联网免费思维在招投标项目中的运用。当然,毕竟还是报了1分钱价格,如果不是因为报价规则限制不能0元报价,那估计就是0元,完全彻底地免费了。不管是1分钱还是免费,腾讯云为啥要赔本赚吆喝?

  有分析认为,从云计算按需使用和弹性服务的特征来看,腾讯云通过先入局,再寄希望于通过更多增值服务模式来获取长期合作价值的策略,这是互联网公司惯用的套路。

  此前,联通云数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浩宇在2016年云数据报告发布会上透露,联通沃云在多个省份的政务云招标中都看到了互联网公司的身影,这个市场本来只有三家运营商竞争,现在直接与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公司竞争,“我们看到他们非常看重政务云市场。”

  尽管此次招标没有阿里云参与,但业内分析认为,为了挑战阿里云在中国云计算市场的绝对领先地位,腾讯云赔本买卖背后的原因可能是,腾讯云目前急于拿下一个政务云的标杆客户,以证明自己的实力,为日后大力拓展政府市场做好铺垫。

  腾讯2016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腾讯支付相关服务及云服务收入同比增长348%,达到49.64亿元。随着企业客户数量及主要客户使用量的增加,腾讯云服务收入同比增长逾两倍。但腾讯没有单独披露云服务收入。

  而阿里云已经保持了多个季度100%的营收增长。阿里最新财报显示,2016年第四季度,阿里云收入达到17.6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5%。

  现在看来,腾讯也要用免费策略搅局。

  运营商们怎么办?

  根据Gartner的数据,目前在全球云计算市场,亚马逊AWS、微软Azure、IBM、谷歌四大厂商是主导者,四家公司占据50%以上的市场份额。

  中国云计算市场情况更复杂,目前主要有三类玩家,一是以亚马逊和微软为代表的国际玩家;二是以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为代表的运营商;三是以BAT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在三大势力的夹缝中,也有一些创业公司,如金山云、UCloud、青云QingCloud等,但这类公司一般从行业市场寻找突破口。

  虽然处于起步阶段,但中国云计算市场竞争异常激烈。数据显示,阿里云已连续六个季度成为全球云计算同比增幅的全球领跑者,向全球云计算市场规模领跑者——亚马逊施加压力。阿里云身后,腾讯云也是急不可耐,明确提出了“5年花100亿赶超阿里云”的口号。

  业内人士认为,就目前的云服务而言,真正能够拉开差距的是软件层面的能力,这方面电信运营商是不如BAT公司的。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运营商的反思很关键。

  随着运营商管道能力的下沉,阿里云、腾讯云、百度云、网易云、网宿云等竞争对手的能力,以及服务水平、响应能力都很值得运营商借鉴。因此,在狡猾的“敌军”面前,“我军”的无能也可能是迫使一些地方政府作出一些违规选择的一个原因。这实际上是给运营商敲响了警钟,特别是在提速降费的政策背景下,ICT业务可能面临新的危机。

  对此,运营商该如何反制?我们可以看到,在云服务具体需求方面,由于运营商还有“最后一公里”的管道优势,对于个别采取激进手段的云服务商,提高基础管道的要价可能是一个迫不得已的选择。这方面还需要运营商作出权衡。(徐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