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访谈 > 正文

山西研究瓦斯事故出现反弹五大原因

2016年07月12日 15:33:47 来源: 山西经济报
分享到:

  7月2日22时53分,晋城市沁水县沁和能源集团中村煤业有限公司发生透水事故,12人被困井下。经过全力抢救,到7月8日4时26分,有8名被困矿工安全升井,另外4名被困矿工还在全力搜救中。此前的3月23日,同煤集团安平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死亡20人。这表明今年全省煤矿面临的安全形势更为严峻。省政府提出,要突出问题导向,狠抓薄弱环节,以瓦斯、水害等重大环节为重点,狠抓整合煤矿的管理短板,认真排查平时“想不到、管不到”的环节,切实强化作业场所现场管理,严格安全准入,时刻绷紧安全这根弦,坚决遏制重特大事故,坚决扭转煤矿安全生产被动局面。为此,本期我们聚焦煤矿安全,对全省煤矿安全形势进行分析报道。

  这是记者日前从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和山西煤监局获得的一组数字:2015年,全省煤矿共发生安全事故33起,死亡77人,同比增加7起、42人,分别上升了26.92%和120%;百万吨死亡率为0.079,同比增加0.043,上升119.44%。其中,发生7起瓦斯事故,死亡22人,在全省煤矿安全事故中的占比分别为21.21%、28.57%,特别是省属五大集团煤矿瓦斯事故多发,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占全省瓦斯事故的71.4%、63.6%。今年3月23日,同煤集团安平煤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死亡20人,原因是工作面预裂爆破引起采空区顶板大面积跨落,造成采空区瓦斯异常涌出,诱发瓦斯爆炸,导致事故扩大。

  省煤炭工业厅副厅长王宇魁说:“这说明瓦斯仍然是影响煤矿安全生产的主要灾害,这些惨痛事故教训时刻给我们敲响警钟,‘瓦斯不治、矿无宁日’的安全理念要永远坚持下去。”

  瓦斯事故反弹原因何在?

  2015年,我省在煤矿安全生产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全省煤矿安全生产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性改观,尤其是瓦斯事故出现反弹,瓦斯事故的起数和死亡人数超过国家下达的控制指标。在省煤炭工业厅副厅长苗还利看来,这充分说明我省瓦斯防治工作任务仍然非常艰巨。

  对瓦斯事故出现反弹的原因,苗还利从五个方面进行了分析。

  原因一:瓦斯防治安全红线意识树立得不牢固。瓦斯历来就是煤矿安全生产的“第一杀手”。有些煤矿企业瓦斯事故时有发生,根本原因就是对矿井瓦斯防治深层次的认识不足,红线意识不牢固,没有真正把“安全第一”的思想落实到现场,在重视程度上时紧时松,重生产轻安全,重采掘轻抽采,对待安全工作存在侥幸心理,特别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员总认为“低瓦斯矿井不会发生事故”,把低瓦斯作为放松安全管理的借口。2015年,同煤集团恒宝源煤矿和晋中市佛殿沟煤矿窒息事故以及2016年同煤集团安平煤矿发生的重大安全事故,再一次说明有的煤矿麻痹思想非常严重。

  原因二:瓦斯防治基础较为薄弱。主要表现为:一是人员素质偏低。现场作业人员特别是许多资源整合煤矿以及外委施工队组作业人员素质相对偏低,如山西焦煤汾西矿业集团贺西煤矿在风井底电焊作业,工作人员对井底盲巷存在的隐患缺乏有效辨识,瓦斯防治知识基本不懂,未采取有效措施,最终导致事故发生。二是技术管理薄弱。部分矿井地质瓦斯资料不清,如同煤集团杏儿沟煤业公司对7号煤层8420工作面上部采空巷道不清,开采中导致发生两人窒息事故。加之近年来由于煤矿效益下滑,技术岗位人员流失等多种原因,技术管理滑坡,作业规程和措施编制采取机械性复制粘贴,针对性不强,如有的高瓦斯、突出矿井抽采达标评判照抄照搬,不严谨,失去对安全生产的指导作用。三是基础管理薄弱。有的矿井局部通风系统不合理、密闭和风门等通风设施未按标准构筑;瓦斯抽采钻不按设计施工、封孔联孔不严密、放水排渣不及时,造成抽采负压低、浓度低;自燃、易自燃矿井防灭火措施滞后,束管监测系统管路漏气带病运行;安全监控系统发生故障分析处理不及时、传感器吊挂及调校不符合要求等。

  原因三:瓦斯预抽效果不达标。部分矿井生产布局不合理,“抽、掘、采”不平衡。尤其是一些高瓦斯、突出矿井为完成任务,片面追求产量和进度,在矿井生产布局上缺乏长远考虑,抽、掘、采衔接失调,牺牲抽采保采掘,有的煤矿生产建设没有给瓦斯预抽留出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在瓦斯抽采效果不达标情况下违规组织生产建设。

  原因四:综合防突措施落实不严格。有的瓦斯突出矿井区域防突措施严重不到位,以局部措施代替区域措施,在开采保护层、岩巷消突上不主动;有的矿井防突措施中区域验证、效果检验流于形式,消突与检验钻孔数量与深度不达要求,钻孔验收不严格;有的采掘过程中在遇有地质构造时只采取常规措施,缺乏针对性的应对措施,两个“四位一体”综合防突措施在现场执行不严格。

  原因五:煤矿瓦斯防治安全投入不到位。近年来,由于煤炭行业处在经济运行的困难时期,煤炭企业经济效益大幅度下滑,不少煤矿企业经营陷入困难,亏损严重,许多煤矿企业安全投入减少,造成了瓦斯治理工程投资不足,煤矿安全保障能力有所下降。

  瓦斯防治,我们一直在努力

  煤炭瓦斯治理是世界性难题,从山西煤炭开采历程来看,我省煤炭行业对瓦斯问题的认识是越来越到位,瓦斯防治的技术越来越成熟,做好瓦斯防治工作的信心也越来越足。

  据苗还利介绍,2015年,我省在瓦斯防治和利用方面的成效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

  树立了瓦斯防治新理念。一是从“瓦斯风排”为主向“瓦斯抽采”为主转变,树立了“瓦斯抽采是治本之策”的理念。二是从“瓦斯事故是可以避免的”向“瓦斯超限是可以避免的”转变,树立了“瓦斯零超限”的理念。三是从“瓦斯是灾害”向“瓦斯是资源”的转变,树立了“瓦斯可防可控可用”的理念,积极构建了“采煤采气一体化”、“煤与瓦斯共采”的全方位立体化瓦斯抽采体系。四是从“被动治理”向“主动治理”的转变。煤矿企业树立了“超前优先防范”的理念。如晋煤集团、阳煤集团及晋城市、吕梁市的煤矿企业积极落实瓦斯综合治理体系,瓦斯抽采超前规划、超前设计、超前施工,切实加强了瓦斯预抽和源头治理的主动性。

  实施了瓦斯抽采全覆盖工程。瓦斯抽采全覆盖工程是我省去年确定的“十大标志工程”之一,省政府先后出台了《山西省煤矿瓦斯抽采全覆盖工程实施方案》和《关于加快推进全省煤矿瓦斯抽采管路改造工作的通知》。中央财政、省财政在资金上给予大力支持,省财政对瓦斯利用补贴在原有基础上提高0.05元/立方米,达到0.10元/立方米。今年3月份,中央财政对瓦斯抽采利用补贴又增加到了0.30元/立方米,总计瓦斯利用补贴标准达到了0.40元/立方米。去年省财政在资金特别紧张的情况下,专门筹措10亿元专项资金为煤矿企业借款,用于我省煤矿瓦斯抽采管路改造,大力支持瓦斯抽采全覆盖工程。我省在总结晋煤集团瓦斯治理经验的基础上,系统地提出了煤炭规划区、准备区和生产区“三区联动”瓦斯抽采模式,构建了具有山西特色的全方位立体瓦斯抽采体系。全省建成了地面瓦斯抽采泵站275座,地面钻井累计施工1.17万口。去年全省瓦斯抽采量为102亿立方米,完成目标的103%,全省瓦斯抽采量首次突破100亿立方米大关,瓦斯抽采量占全国的53%,居全国首位。同时瓦斯抽采工艺实现了多样化。全省高瓦斯、突出矿井坚持“一矿一策”、“一面一策”,采取地面钻井、井下顺层钻孔、底板岩巷穿层钻孔、高位钻孔及高抽巷等多种工艺抽采。

  积极拓展瓦斯利用范围。我省通过采取瓦斯集输、压缩(CNG)、液化(LNG)、发电、民用等多种方式开展瓦斯利用,促进了煤炭产业安全发展和清洁发展。全省建成了8000多公里输气管路,覆盖了全省11个市、99个县(市、区)。全省建成了67座瓦斯电厂,总装机容量82万千瓦,去年全省瓦斯电厂累计发电35亿千瓦时。晋煤集团建成了我国最大的120兆瓦低浓度瓦斯发电厂,焦煤集团东曲矿、屯兰矿积极开展乏风氧化利用,潞安集团高河煤矿建成了全国首家30兆瓦乏风氧化热电联供发电厂。去年全省利用瓦斯57.1亿立方米,相当于减排二氧化碳8565万吨,瓦斯利用量同比增加13.4%,占全国的66.5%。

  以科技创新提高瓦斯防治技术水平。我省依托晋煤集团成立了国家能源煤与煤层气共采技术重点实验室,依托阳煤集团成立了山西省煤矿瓦斯综合治理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潞安集团成立了瓦斯研究院,中煤科工集团重庆院、中煤科工集团沈阳院分别在山西成立了分院,煤矿瓦斯治理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成立了山西分中心,积极开展瓦斯防治技术研究,为我省瓦斯抽采全覆盖工程提供了技术服务和技术支撑。针对瓦斯抽采利用遇到的难题,我省确立了11个煤层气(瓦斯)科研项目,开展科技攻关,解决低透气松软煤层瓦斯难以抽采及低浓度瓦斯高效提纯等技术难题。值得肯定的是,晋煤集团创新井上下联合瓦斯抽采关键技术,“煤矿区煤层气立体抽采关键技术与产业化示范”、“煤层气规模开发与安全高效采煤一体化”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并在赵庄等矿得到了广泛应用。潞安集团“低渗透煤层高压水力割缝强化瓦斯抽采成套技术与装备”获国家科技发明二等奖,并通过气相压裂增透等技术,解决松软煤层和低透气性煤层瓦斯抽采难题。

  针对瓦斯防治的薄弱环节,我省积极开展隐患排查,对煤矿瓦斯防治实行红线管控。去年全省以瓦斯防治为重点组织安全大检查5次,重点对通风系统、瓦斯抽采、防突等薄弱环节开展隐患排查,全省共排查出通风瓦斯重大隐患54项,对43座矿井进行了停产(停建)整顿。

  瓦斯防治任重道远

  省煤炭工业厅确定的2016年全省瓦斯防治工作的主要目标是:有效防范和遏制重特大瓦斯事故;全省瓦斯抽采量完成106亿立方米,利用量完成60亿立方米;完成全省在用非金属瓦斯抽采管路改造。

  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2015年我省发生多起瓦斯事故,特别是瓦斯窒息事故多发,共发生4起,死亡13人。其中,同煤集团恒宝源煤矿巷道贯通前启封巷道没有排放瓦斯,人员擅自进入引发窒息事故;晋中佛殿沟煤矿也是因为贯通封闭巷道,没有及时排放封闭区有害气体引发事故。苗还利介绍道,“巷道贯通、启封属于煤矿日常性工作,这两起事故本不应该发生,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侥幸,最基本的防范措施没有执行到位。血的教训让我们深刻认识到,瓦斯防治任重道远,特别是低瓦斯矿井人员要彻底扭转认识,深刻汲取事故教训,在认识上再提高,在重视上再加强。面对我省煤矿地质情况越来越复杂、瓦斯灾害越来越严重的形势,要时刻绷紧安全弦,杜绝违章蛮干,严格落实措施,防范事故发生。”

  瓦斯抽采全覆盖工程是瓦斯治理的治本之策,全省煤矿要全面完善瓦斯抽采系统。高瓦斯矿井、煤与瓦斯突出矿井要全部建立地面瓦斯抽采系统,部分瓦斯矿井依靠通风无法解决的也要建立抽采系统。王宇魁说:“这是个硬指标,必须完成,没有商量的余地。”要开展立体化抽采,做到应抽尽抽。特别是瓦斯灾害比较严重的地区,如阳泉、晋城、吕梁、古交等地区,要根据规划要求从地面施工煤层气抽采井,结合“井下邻近层、采空区、本煤层、围岩”四个层位的高低负压抽采系统,实施综合立体化抽采,从根本上实现瓦斯分源治理与利用。同时建立瓦斯抽采达标评估评判体系,将瓦斯抽采达标作为确定煤矿生产能力的一项决定性指标,真正实现“以风定产、以抽定产、抽采不达标不生产”。

  作为全省瓦斯抽采全覆盖工程的关键项目,瓦斯抽采管路改造工作要在年底前保质保量完成。省煤炭工业厅要求,各煤矿企业要加强组织领导,专人负责,安排好工期和施工队伍,并用好省政府的借款资金,专款专用。据了解,截至3月底,全省已更换瓦斯管路21.5万米,完成总量的21%。

  瓦斯防治,基础管理很重要。要抓好现场薄弱环节,做好巷道贯通、排放瓦斯、爆破作业、电焊等环节的安全管理;抓好技术薄弱环节,摸清地质条件、测准瓦斯参数,技术资料要做到翔实可靠;抓好重点区域薄弱环节管理,尤其是对低瓦斯矿井回采面瓦斯涌出量每分钟达到3-5立方米、掘进面每分钟达到2-3立方米或瓦斯浓度日常变化达到1倍以上的地点以及高瓦斯、突出矿井地质构造区要采取针对措施重点管理。要严格瓦斯超限零目标管理,将控制瓦斯超限作为防范瓦斯事故的重要举措,落实好瓦斯超限必停电、必撤人、必停产分析整改和必追究责任等四项制度。

  瓦斯管理要敢于“戴帽子”,要严格进行瓦斯等级鉴定。要坚决杜绝没有及时进行突出鉴定和应升级而未升级为突出矿井的现象;凡矿井开拓开采现状超出突出鉴定范围,或矿井发生瓦斯动力现象,或相邻矿井开采的同一煤层发生了突出,或者煤层瓦斯压力达到或者超过0.74兆帕的非突出煤层,必须立即开展煤与瓦斯突出鉴定。对按照突出煤层管理或发生瓦斯动力现象的矿井,鼓励煤矿主动升级为突出矿井。按突出管理和发生瓦斯动力现象矿井不愿主动升级为突出矿井且半年内未能完成鉴定工作的,一律直接认定为突出矿井。认定为突出矿井的,应当在确定为突出矿井之日起1年内完成矿井设备、设施的升级改造。

  “瓦斯治理是煤矿安全的重中之重,对发现存在重大瓦斯隐患,或者瓦斯治理措施不配套、达不到瓦斯抽采规定标准、矿井通风和监测监控等系统不完善的煤矿,要严格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对拖延整改或瓦斯灾害严重、整改无望的煤矿要提请政府予以关闭。”王宇魁掷地有声。(王龙飞)

 

集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