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访谈 > 正文

盘琼玉:甘做大山里的守望者

2016年09月09日 13:14:35 来源: 安全中国
分享到:

盘琼玉(左三)与同事一起研究教学。

  (安全中国9月9日专电 欧阳立新 刘娣)“从教26年,总是勇挑重担,成绩斐然,多次获奖。她把青春奉献给了瑶族民族文化教育事业……”9月8日,从湖南省教育基金会传来喜讯,桂阳县教师盘琼玉被评选为“湖南省最可爱的乡村教师”,这是该县首个获此殊荣的教师,也是今年郴州市唯一获此荣誉的教师。

   放弃高薪回山区

  1970年5月, 盘琼玉出生在桂阳华山的黄家村。受父亲的影响,1990年毕业后,盘琼玉放弃了城市成活,毅然回到山区华山,成为了一名教师。

  “加入教师队伍,多亏了父亲的言传身教。”盘琼玉告诉笔者,父亲盘子福原是一名乡干部,看到家乡缺少教师,1981年毅然改行进入教师队伍,回到华山为家乡的教育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

  她说最感激父亲的是在生活艰难的情况下,仍不顾爷爷的反对她一个女孩子上学读书,而且还自费让她读完了大学。“这在村里可以说绝无仅有。当时瑶山里少有让女孩子读书的,村里的女性几乎都是一字不识的文盲。”说起父亲的坚持,盘琼玉满怀感激。

  1988年,盘琼玉利用大学即将毕业的实习机会南下深圳,找到了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在合资企业做厂长助理,月薪上千元。可是第二年回家探亲时,父亲说山区老师严重欠缺,苦口婆心地劝她回来当老师。看着父亲慈祥的面容,想着他对自己的倾心培养,盘琼玉不忍违背他的心愿,放弃了待遇优厚的工作,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深圳,回到家乡当了公办代课老师,被安排到了杨柳瑶族乡中学教书。

盘老师在课堂上。

  不忘初心育学生

   校舍破败凄凉,里面阴暗潮湿,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回想起刚进学校的日子,盘琼玉仍心有余悸,与之在深圳的工作环境相比,真是天壤之别。盘琼玉留下了委屈的泪水,她说“父亲鼓励我说既来之则安之,条件差是暂时的,克服困难好好干,这里的孩子需要你。

   当时盘琼玉带的是初一,全班35个人,通过调查摸底,问题学生就占了三分之二。有的脾气暴躁,有的性格怪僻,有的不爱学习,种种不好的表现不一而足,他们都来自残缺不幸的家庭。我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干劲,深入到他们中间,与他们谈心交朋友,了解他们的思想动态。把他们的兴趣引导到学习上来,通过一个学期的努力,这班孩子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学习成绩直线上升,语文由原来最高分60提升到了90,及格率由原来的15%达到了95%,让我感到由衷的欣喜。

   记得班上有个叫唐华的学生,由于父母离异使他性格孤僻行为怪异。上课时从不认真听课,有时还偷偷用弹弓去打老师,惹得课堂秩序大乱,气得老师不愿来上课。盘琼玉去他家走访,又找他谈心,后来天冷了,见他身上还穿着扣子都掉光了的旧衣服,脚上穿着半截凉鞋,冻得瑟瑟发抖。盘琼玉去商店买来扣子,帮他把衣扣缝上,还买来手套和鞋袜给他穿上。

   当时,唐华感动得哭了,说:“我妈妈走了,不要我了,盘老师,你比妈妈还亲。”从那以后,他上课再也不捣乱了,学习认真作业也做得一丝不苟,字也写得工整了。我知道他是在用他的行动来感谢我对他的关爱。

   留守大山度清贫

   日子如流水一般,在杨柳瑶族乡中学工作两年后,盘琼玉调到了家乡华山中学任教,与父亲并肩作战。2001年,华山中学被撤并到外乡,中学老师随校外调,盘琼玉本有机会调到离城较近的学校,虽然走出大山也是她的愿望,可华山的小学一直欠缺老师,外面的人没人愿意来,有的教了一年就宁愿去外面打工也不愿呆在那闭塞不便的山沟沟里。想到这些山里的孩子,想到养育了自己的这方水土,盘琼玉便横下心来做留守部队。

   从此后,专与“小不点”打交道,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由于百分之八十的学生都是留守儿童,盘琼玉就像是母鸡带小鸡一样,一天到晚守候着他们,给他们呵护给他们关怀,管着他们的吃喝拉撒睡,为他们身上和心灵上的受损之处缝缝补补,想方设法将班级打造成温暖的家,孩子们打心眼里依赖我信任我,把她称作“妈妈老师”。“每天看着孩子们在我的眼皮底下健康快乐地成长,我觉得再苦也心甘,再累也情愿。”盘琼玉欣慰的说。

   由于山区学校一直缺老师,从参加工作起,盘琼玉一直担任班主任,同时还担任着除语文以外的多科目教学任务,还兼任学校女生辅导员,繁重的工作任务让我忙得从早到晚连轴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三尺讲台记载着日夜艰辛,一块黑板照映疲惫的身影。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身边的老师来了又走了,走马灯似的不知换了多少茬。作为一个女人,长年累月地坚守在这深山一隅,好多人都说盘琼玉傻,亲朋好友多次劝她离开,但都没动摇她献身山区教育的决心,没有减少她对大山学生的挚爱。盘琼玉说:“我还依然是我,不忘初心,继续前行,耕耘三尺讲台,一生无怨无悔。”

集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