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访谈 > 正文

中煤东坡朔中选煤厂:倾倒煤矸石, 影响村民身心健康和正常生活

2016年10月31日 09:23:45 来源: 三晋都市报
分享到:

  山西中煤东坡朔中选煤厂倾倒出的煤矸石治理不当,煤矸石自燃后生成的一氧化碳(CO)和二氧化硫(SO2)等有害气体,严重地影响了附近村民的身心健康与生产生活,村民们整天置身在毒气当中。

  煤矸石是采煤过程和洗煤过程中排放的固体废物,是一种在成煤过程中与煤层伴生的一种含碳量较低、比煤坚硬的黑灰色岩石。煤矸石含有有机物和黄铁矿(FeS2),可被空气中的氧气氧化并释放热量。随着热量的积聚,煤矸石温度逐渐升高,当温度升至煤矸石及可燃物燃点(300—350C)后,即会发生自燃现象。煤矸石自燃生成的一氧化碳(CO)和二氧化硫(SO2)等有害气体,可对人体健康构成严重威胁。

  日前,记者接到举报,称在位于朔城区下庄头乡全武营村、沙涧村附近的沟里,发生了煤矸石自燃,释放出的难闻有害气体严重影响了村民们的身心健康与正常生活。

  8月30日,记者驱车来到了全武营村。在村外,记者看到迎面过来一位老大爷,当记者与老大爷说明来意后,老大爷一脸气愤与无奈,老大爷告诉记者,他就是全武营村人,叫边存义,今年65岁,对附近沟里的煤矸石自燃,村民们几乎每天都闻着煤矸石燃烧释放出的刺鼻臭气,但又很无奈,好多年了一直就那样。随后,边大爷带记者前去看煤矸石发生自燃的地方。在途中,边大爷告诉记者,“往这附近倒煤矸石的就是刘家口洗煤厂(即:山西中煤东坡煤业朔中选煤厂),这些年这附近已经没地方倒了,现在他们都倒在了平鲁党家沟那边,发生自燃的地方都是以前倒下的,因为年长了,具体也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有10来年了”。边大爷还告诉记者,“他们洗煤厂把倒(煤)矸石的活,对外承包给了金二宝(音),平时维护就是他维护。”

  大约20分钟车程,边大爷带领记者来到了全武营村那条沟。当记者下车后发现,原来的沟已经被煤矸石填平,从外看像小土山,有七、八米高的样子,但是还是能闻到刺鼻的臭气。由于路况不好,车不能前行,边大爷告诉记者,“我们全武营村这条沟有二、三百米长、一百多米宽、沟最深的地方有五十多米。”随后边大爷指一下北边说,“那边是人家沙涧村的沟,那边以前开过煤矿,沟比这边的长,有500多米吧。那边现在也已经没地方了。”徒步往坡上没走多远,边大爷指着一处被水浇灌塌方的地方说“那里就是前几天自燃的地方,这跟前(附近)有好几处,那几天环保局查了,他们就用土盖住,这儿不知是没有盖还是又塌了”。记者俯身攀岩到塌方的地方,看到塌方处大概有20平方米左右,黑色煤矸石与土掺杂,还有四五处一直在冒白色热气,记者走到近处,用手感觉了一下,发现冒气的地方释放着炽热的高温,并伴随着刺鼻的气味。

  随后,边大爷还告诉记者,“这里以前气味比现在还厉害,以前都是只管倒,环保局查的时候,他们才会用土盖,没人管的时候没有任何环保措施,因为承包出去了,谁承包也是为成本低,多拉一车土,他就得多掏钱。”“今年我还去找过环保局,告诉他们每天呛得不行,环保局和我说,知道了,他们处理呀,不用我管了,但是时至今日,还是没有治理。”边大爷说:“希望能把那(煤矸石)好好治治,每天闻着这臭气不行啊。”

  9月2日,记者来到了山西中煤东坡煤业朔中选煤厂,该厂厂长郝俊不在,随后,记者拨通郝俊厂长电话,郝俊厂长说,“我们归东坡公司管,我们这是车间化管理,没有权利接受采访。”随后便挂掉电话。

  9月5日下午,记者来到山西中煤东坡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煤东坡公司),见到了该公司副总经理王培春,记者表明来意,并给王副总经理看了记者所拍视频,王副总经理称,公司一直在治理矸石山,他并对记者所拍摄地点有点质疑,表示需要确认记者所指地点是否是刘家口选煤厂(山西中煤东坡煤业朔中选煤厂)所倒。随后王经理称要开会,时间有点晚,让记者第二天再到公司找他。

  9月6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中煤东坡公司,但是,王培春副总经理外出,随后记者电话联系到了王副总,王副总称其有事不在,但已经与刘家口选煤厂(山西中煤东坡煤业朔中选煤厂)何广宏(音)总工程师说好,让记者与何总工联系。随后,记者又来到刘家口选煤厂,见到了何总工。何总工告诉记者,对于百姓所反映的矸石自燃地方,公司正在治理。在与何总工交谈中,记者得知,刘家口选煤厂(山西中煤东坡煤业朔中选煤厂)是从大约2007年开始向全武营村、沙涧村沟里排煤矸石,2015年1月才停止在该沟排放,整条沟占地大约200多亩,排放煤矸石大约三、四百万吨。当记者问何总工,该处排矸沟是否经过土地审批,何总工告诉记者,“没有经过土地审批,当时只是与乡里、村里、村民达成补偿协议,不过现在正在完善手续。”记者又问:“排矸石业务是否对外承包?承包给何人?对于承包人没有按标准治理矸石山,公司是否有监管责任?”。何总工告诉记者,“公司排矸这块业务,10来年一直是由金建国(音)来做,我们每吨矸石一共给他12.5元费用,其中运费10元、治理费2.5元。按标准,矸石山治理应该是3米盖一层土,最上面土层一米多厚,但是,肯定有做的不足的地方,现在我们正在逐步治理,对其有一定的监管失职责任。”随后,何总工叫来厂里工作人员,要带记者再次去确认地点。记者带领该厂工作人员来到几日前所拍视频地点,看到有五、六名工人正在对其塌方地点进行填土治理,该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就是他们厂子排矸石的地方。

  一条被煤矸石填满的山沟,十来年严重影响着附近村民们的身心健康和正常生活,为什么一条沟一直得不到彻底治理,只是临时补救?这中间究竟是什么原因?全武营村、沙涧村及附近村庄村民何时可以呼吸上新鲜空气,不再每天闻到刺鼻臭气,记者将继续持续关注。(麻世杰)

集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