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

8月30日

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试点

导读:
8月29日,《关于授权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拟授权18城市开展相关试点工作。“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十八届四中全会部署的重要改革任务,是依据我国刑法、刑诉法相关规定,推动“坦白从宽”刑事政策具体化的一项制度安排。

  新华社北京8月29日电(记者白阳、罗沙)《关于授权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草案)》29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拟授权18城市开展相关试点工作。这意味着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的“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迈出关键一步。

  这18个城市分别是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沈阳、大连、南京、杭州、福州、厦门、济南、青岛、郑州、武汉、长沙、广州、深圳和西安,试点为期二年。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代表最高人民法院,并受最高人民检察院委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草案说明。

  他说,当前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犯罪呈下降趋势,但轻微刑事案件仍在高位徘徊,司法机关“案多人少”矛盾突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方案贯彻了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和罪责相适应的原则,充分保障刑事被告人的各项权利,同时强调被害人的有效参与;此外,试点方案与推进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相衔接,能够提升司法公正效率,为完善刑事诉讼程序制度提供实践基础。

  根据试点方案,试点案件限于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意检察院量刑建议并签署具结书的案件;但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或者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对未成年人认罪认罚有异议,可能不构成犯罪的,不作为试点案件。

  犯罪嫌疑人自愿如实供述符合重大立功表现等情形的,经公安部或最高检批准,侦查机关可以撤销案件,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或对涉嫌数罪中的一项或多项提起公诉。

  在审判程序上,对于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认罪认罚案件,可适用速裁程序,由审判员独任审判,不进行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当庭宣判,但须在判决宣告前听取刑事被告人的最后陈述;对于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认罪认罚案件,可适用简易程序审判。

  据悉,试点方案要求法律援助机构将在法院、看守所派驻值班律师,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提供法律援助,防止无辜者受到错误追究;同时,为确保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公正执行,方案对刑讯逼供、暴力取证、权钱交易等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的情形明确了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

全 文

  新华社北京8月29日电 题:四问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试点授权决定草案

  新华社记者

  “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十八届四中全会部署的重要改革任务。根据重大改革于法有据的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29日开始审议有关决定草案,拟授权在北京等18城市开展这项制度试点。

  如何合理确定案件的适用范围?如何强化监督制约,防止产生“权权交易、权钱交易”?如何规范审前和庭审程序,完善法律援助制度?记者采访了部分专家学者。

  重大案件是否适用“认罪认罚从宽”?

  根据决定草案,试点案件限于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同意检察院量刑建议并签署具结书的案件。

  同时也规定了不作为试点的案件: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属于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对未成年人认罪认罚有异议的,可能不构成犯罪的以及其他不宜适用的情形。

  这样的规定是否意味着在案件类型上所有罪名的案件都可以适用“认罪认罚从宽”?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卫东认为,从司法正义角度而言,只有确保无论轻罪、重罪案件中被追诉人认罪、认罚的都有适用从宽制度的可能性,才能维护法律适用的公平性。

  “当然,对某些罪行特别严重的罪犯,可以认罪认罚但是否从宽尚需由司法机关认定。”陈卫东说。

  新华社北京8月29日电(记者陈菲、罗沙、罗争光)全国人大常委会29日分组审议《关于授权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草案)》,与会人员建议,要健全具体运行程序,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做好配套性保障。

  “完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应该说是我们国家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重大举措。”韩晓武委员说,我国古代就有“自首制度”,后来又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刑事政策,都涉及到认罪认罚从宽的问题。被告人认罪认罚可以提高诉讼效率,节约司法资源,在目前人案矛盾日益突出的情况下,能够有效地实现程序分流,优化配置司法资源。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周光权认为,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下,能够定罪的案件都是证据很充分,被告人本人也承认的情形,这样有助于实现刑罚正义,也有助于被告人回归社会。

  “从长远来说,应当修改相应的法律,健全具体的运行程序,完善证据制度、辩护制度、量刑规则、监督制度等,做好配套性保障。”韩晓武说。

  认罪认罚从宽,但不应是“无边”的从宽。为此,部分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要对政策的边界予以明确。

  新华社北京8月29日电 评论:“认罪认罚从宽”要找准司法宽严相济的平衡点

  新华社记者罗争光

  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关于授权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草案。“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十八届四中全会部署的重要改革任务,是依据我国刑法、刑诉法相关规定,推动“坦白从宽”刑事政策具体化的一项制度安排。

  可以说,这项制度是落实我国司法宽严相济政策的一个样本,其意义在于:一来,有助于准确查明犯罪事实,及时有效惩罚犯罪,维护社会秩序,促进和谐稳定;二来,能够体现现代司法的宽容精神,通过制度设计推动坦白从宽制度化、体现罚当其罪,促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再者,在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同时,能针对当前“案多人少”等客观司法现实,在保障司法公正的前提下,合理配置司法资源,在更高层次上实现公正和效率相统一。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