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

9月6日

中医科学大会

导读:
急性白血病、心血管疾病、癌症……中医在疑难杂症领域的治疗不断取得突破。正在举行的第三届中医科学大会上,一些专家学者就中医药现代化和国际化问题展开深入讨论,中医药治疗疑难杂症成为关注焦点。

  新华社广州9月6日电 题:中医“慢郎中”或成治疗疑难杂症“急先锋”

  新华社记者王攀、肖思思、陈宇轩

  急性白血病、心血管疾病、癌症……中医在疑难杂症领域的治疗不断取得突破。正在举行的第三届中医科学大会上,一些专家学者就中医药现代化和国际化问题展开深入讨论,中医药治疗疑难杂症成为关注焦点。

  在不少人眼中,中医被形容为“慢郎中”,中医药几乎就和保健养生、治慢病划上了等号。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说,这是对中医药的误解,“从流感到肿瘤,从冠心病到急中风,中医药不仅在慢性病、老年病、退行性疾病上有着明确疗效,在干预和治疗重大疾病上同样成效显著。”

  治未病、治重大疾病,也实现疾病康复--今年2月国务院印发的《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明确提出,到2030年,中医药健康服务能力显著增强,“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在重大疾病治疗中的协同作用、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来自大会的信息显示,中医药已在急性白血病的治疗上取得重大突破。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血液学研究所名誉所长陈竺说,目前运用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就是根据中医“扶正祛邪”理论而来的治疗方法。“这一受中医复方启发的创新性联合疗法可使90%的APL病人获得治愈,没有明显的长期毒性作用。”

  心脑血管疾病的难题同样有望被中医药攻克。中国工程院院士、络病研究与创新中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吴以岭表示,以中医脉络学说为基础的中医药组方可以干预和治疗缺血性心脑血管病、心律失常、慢性心衰等血管病变。目前吴以岭课题组已经研制出治疗缺血性心脑血管病、心律失常、慢性心衰的一系列创新专利中药。

  此外,肿瘤等重大疾病的治疗也已经陆续在中医药领域找到“良方”。200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德国科学家哈拉尔德·楚尔·豪森说:“中药在世界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像青蒿素一样有效的药物不断地从中药里被提取出来,在癌症治疗领域,中药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中医药探索治疗重大疾病、走向现代化和国际化的过程中,中西医结合是一个绕不开的选项。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军肾脏病研究所所长陈香美说,中西医结合就是要将中医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的特色与现代医学对疾病本质的深入了解结合起来,在循证医学研究的基础上为中西医结合医学的优势提供科学证据。

全 文

  新华社广州9月6日电  题:可否找到下一个“青蒿素”?

  新华社记者肖思思、王攀、陈宇轩

  上世纪70年代初,以屠呦呦为代表的中国科学家历经曲折,从传统中药青蒿中发掘出青蒿素。在浩如烟海的中医药宝库中,谁会是下一个“青蒿”?

  6日闭幕的第三届中医科学大会上,四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十位两院院士等“大咖”云集广东省惠州市罗浮山,纵论中医药现代化和国际化进程。在医药专家看来,对于中医药研究的持续发力与雄厚积淀,已经为“下一个”乃至“下一批”类似青蒿素这样的中医药成果“井喷式出现”奠定了坚实基础。

  中医药衍生科技成果斐然

  屠呦呦团队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研究员廖福龙认为,青蒿素的发现启示我们,中医药的原创思路与现代科技结合可以产生原创性成果,这是中医药现代化的途径之一。

  据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介绍,我国已经建成了一批高水平的中药研究平台,突破了系列关键技术。如中药药效物质研究技术平台、中药药代动力学研究平台、中药安全性研究平台、组分中药研究平台、中药(网络)药理学研究平台、中药临床评价平台等均取得了标志性研究成果,成为阐释中药药效物质基础及作用机制,揭示中医药科学内涵、制定标准规范的技术保障。

  中药新药研究迎来井喷。过去20年间,中国学者每年发表的中医药相关科学引文索引SCI论文数量增长了数十倍,达到了3000多篇,近年来在《重大新药创制》国家重大专项支持下取得的一批重要进展,例如,源自淫羊藿活性成分的抗癌药物、源自仙茅活性成分的抗抑郁药物、源自海洋植物新型寡糖的抗AD症药物等,突出展现了中药新药研究的巨大潜力,也显示出多学科交叉研究的重要作用。

  中药产业发展迅速。张伯礼介绍,年销售额过亿元的中药大品种突破500个。一批中成药启动国际注册研究,有5个中成药完成了美国FDA二期临床研究,2个中成药完成了欧盟注册。2015年中药工业总支出达到7867亿元,约占医药工业总产值的1/3,较20年前增长了30余倍。中药大健康产业达到1.5万亿元规模。

  新华社广州9月6日电 题:推动中医药与世界更好对话

  新华社记者王攀、肖思思

  青蒿一握,千载流芳。在国家政策与投入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的医学专家们正在全力以赴寻找下一个“青蒿素”,中医药这座科学与文化的宝库,有望给人类作出更大的历史贡献。

  这将是一段光辉而艰巨的征程。中医药是中华民族在漫长的生活实践中顺应自然、学习自然的智慧结晶,有着自己独特的指导思想和理论体系。传承3000多年的以人为本、整体观念、辨证论治等基本理念与诊疗模式,不仅彰显了同病异治、因人而异、因病程而异的个性化治疗追求,也与当前精准医学理念高度契合,蕴藏着巨大的生命力与发展潜力。

  当代社会,科技日新月异,从信息技术到现代生命科学与生物技术,每一个领域的进展既意味着中医药传承发展的环境已经发生巨大改变,也意味着中医药的创新发展正在获得新的动力。继承传统、创新发展,正成为中医药振兴发展不可分割的两翼。

  事实上,在漫长的发展演变历程中,中医药从来就不是“壁垒森严”、故步自封,更没有拒绝标准化、精细化的发展方向。从《伤寒杂病论》到《本草纲目》,几乎每一本中药典籍诞生,都意味着中医药经历了一轮弥足珍贵的筛选、梳理、整合。而从全球范围看,包括欧洲在内的很多国家和地区已开始注重发挥中医药和中西医结合在防治重大疾病中的作用,并已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效。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