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

11月2日

袁隆平回应“高产低质”质疑

导读:
进入11月,北京迎来一轮降温,然而国家会议中心却人气爆棚。为期3天的2016年世界生命科学大会在此举行,10位生命科学领域的诺奖得主出席会议并作特邀发言。66个分论坛,覆盖生命科学研究的各领域——结构生物学、神经科学、合成生物学、纳米生物技术、感染与免疫、细胞成像等。

  新华社北京11月2日电(新华社记者陈聪、余晓洁)“杂交水稻同时实现高产和优质,难度很大,但产量和质量不是对抗性的矛盾。”针对一些人对杂交水稻“高产低质”的质疑,“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正面回应。

  这位86岁的老科学家精神抖擞地参加在北京举行的2016年世界生命科学大会,轻松回答新华社记者的“辣问”。

  格子衬衣、薄毛衣外套一件半旧西服,袁隆平穿得比采访他的年轻记者还少。他不喜欢北方的干燥,这会让这位南方人的皮肤很痒,但他似乎不惧寒冷。

  鱼和熊掌

  “有些人对杂交稻有片面的看法,认为杂交稻高产不优质,吃起来不香。”袁隆平坦陈,上个世纪主要任务是解决人民群众的温饱问题,所以杂交稻把产量摆在优先地位,吃饱肚子再说。

  在他看来,尽管难,但是鱼和熊掌可以兼得。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人民不满足于吃饱,还要吃好。我们也改变战略,既要高产又要优质。已经培育出的杂交水稻新品种大米‘超优千号’,品质可以与市场上一种80元一斤的日本米媲美。日本商人专门取样检测了,说有弹性有嚼头,口感很好。”他说。

  但袁隆平坚持:不以牺牲产量来求优质。他指出,有的优质米价格炒得很高,老百姓吃不起。从中国国情看,人多耕地少,把粮食安全牢牢抓在自己手中的唯一出路就是提高单位面积产量。

  “世界人口不久将达到80亿,耕地却在不断减少,养活世界人口是非常严峻的挑战。最经济、有效的办法就是使用优良的高产品种。”袁隆平说。

  向“海”要粮

  酷爱“挑战不能”的袁隆平耄耋之年依然很忙。近年来,他除了第五期超级稻攻关,还在探索种植海稻田。

  前不久,青岛成立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袁隆平出任首席科学家。野生海水稻最初在大江大河入海口被发现,具有不需施肥、抗病虫、耐盐碱三大特性。但产量低,农民种植的积极性不高。

  “目前首要的技术攻关是提高抗盐浓度和提高亩产。我们期望几年后把海水稻的抗盐浓度从目前的约0.6%提高到1%,亩产增加到300公斤。方法有两个,一条是通过传统育种方式培养;一个是利用分子技术,将抗盐基因转移给海水稻。第二个效果较好,但难度较大。”袁隆平说。

  尽管难,袁隆平还是信心十足。如果达成这一目标,海边不长植物的盐碱地和滩涂将得以利用。“产量上来,农民就会有效益。种植1亿亩海水稻,将实现300亿公斤的产量,相当于湖南省全年粮食产量。”他说时满眼光芒。

  禾下有梦

  搞了半个多世纪育种,是什么让袁隆平不知疲倦地绕着稻田转?

  时光回到1961年,那时袁隆平是湖南安江农校的青年老师。正当三年困难时期,守着农业试验田的袁隆平照样吃不饱饭。“那个时候非常惨,我看见两个人倒在路旁边,两个人倒在桥底下……”饿肚子的滋味深深刻在袁隆平的脑海中。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袁隆平梦见试验田中超级杂交稻长得比高粱还高,稻穗比扫帚还长,谷粒就有花生米那么大,沉甸甸下垂着,千万个穗子,好似气势磅礴的大瀑布,他和助手就在禾下乘凉。

  追逐梦想,这位湘西普通教师,把让更多人吃饱饭当作毕生追求。

  刚满80岁的时候,袁隆平曾说,他将争取在90岁前实现超级杂交稻亩产1000公斤的目标。今年已经86岁的他,距离目标还有多远?袁隆平表示,亩产1000公斤的目标在2014年就已经实现了。现在第五期超级稻攻关的目标是每公顷产量达到16吨,也就是每亩1067公斤。

  “以后还要向17吨攻关……”禾下有梦,袁隆平正向更高目标攀登。

全 文

  新华社北京11月2日电(记者余晓洁、陈聪)“未来30年,全球农户需生产更多粮食以满足不断增长的社会需求。政府和私营部门应通过发现和传播创新手段,帮助农户跟上这些需求,同时减轻变化无常的环境和农业病虫害的影响。”世界粮食奖获得者罗伯特·福瑞里说。

  罗伯特·福瑞里是在11月1日至3日在京举行的2016年世界生命科学大会上作上述表示的。本次大会由中国科协主办,以“健康、农业、环境”为主题,是中国迄今为止在生命科学领域举办的层次最高、覆盖最广的国际学术盛会。1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4位世界粮食奖和沃尔夫农业奖获得者等人士应邀出席。

  罗伯特·福瑞里是2013年世界粮食奖获得者。他认为,农业科技创新对应对粮食安全挑战和可持续管理地球资源至关重要。“生物和数据科学不可思议的进步正在持续开启农业未开发的潜力,但是相对于日益增长的需求,还不够。”罗伯特·福瑞里说。

  解决世界粮食问题任重道远。统计数据显示:世界上目前仍有7.95亿人忍受长期饥饿,仍有20亿人遭受营养不良。确保粮食安全和营养需要全球努力,重点关注发展中国家。

  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分析认为,多方面原因造成上述结果:全球粮食安全问题的治理结构不合理;很多国家的政府对农业投入不足;气候变化问题对农业发展造成影响;工业化国家用大量的粮食和植物油来生产生物能源,大大减少了农产品的供给;浪费等不当行为。

  新华社北京11月2日电(新华社记者王宾、陈聪、余晓洁)进入11月,北京迎来一轮降温,然而国家会议中心却人气爆棚。为期3天的2016年世界生命科学大会在此举行,10位生命科学领域的诺奖得主出席会议并作特邀发言。66个分论坛,覆盖生命科学研究的各领域——结构生物学、神经科学、合成生物学、纳米生物技术、感染与免疫、细胞成像等。

  现场有很多听众。专业的、非专业的,没有座位就站着听甚至席地而坐。他们渴望了解决定人类未来的生命科学前沿,近距离聆听诺奖得主们的智慧之声。

  大卫·巴尔的摩:基因疗法将像IT技术一样改变人类

  “随着一幅幅基因图谱的展开,越来越多的谜团浮出水面。新问题环环相扣、相互影响……生命科学需借助其他学科的知识共同探索答案,而这正是现代科学很重要的一部分。”

  因发现“癌症病毒和癌细胞物质之间的互动机制”,美国生物学家戴维·巴尔的摩1975年荣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应中国科协邀请,巴尔的摩担任本次大会共同主席并作特邀报告。

  在接受采访时,巴尔的摩表示,基因疗法是攻克人类病症、改善人类生活的有力工具,发展潜力巨大。“基因疗法可以攻克人类重大疾病,特别是遗传缺陷造成的众多疾病,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这种方法治愈了很多罹患遗传疾病的儿童,取得了令人震惊的疗效。可以说,基于基因的治疗手段将改变未来世界。”巴尔的摩说。

  在谈到哪个生命科学领域将率先取得重大突破并对人类健康做出重大贡献时,巴尔的摩指出:“基于基因的一系列治疗方法,将像IT技术改变全球人类生活那样,在未来极大地改善人类健康、提高生命质量。”

  他同时表示,由于基因疗法的长期安全性还不为人类全部掌握,因而治疗实践应采取谨慎态度。

  文卡特拉曼·拉马克里希南:认识细胞的原子结构和化学机制

  “大家不要因为我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就认为我是一个化学家。确切地说,我是一个结构生物学家。”接受采访时,文卡特拉曼·拉马克里希南微笑着给中国记者一个轻松的开场白。

  2009年,拉马克里希南与阿达·尤纳斯和托马斯·施泰茨凭借对核糖体结构和功能的研究而共同获得年度诺贝尔化学奖。2015年,拉马克里希南爵士当选英国皇家学会会长。

  “以微观研究生命,以宏观放眼未来。”拉马克里希南为此次大会带来以电子显微镜研究分子结构的科学方法的最新成果——观察到真核细胞内的蛋白质合成终止机制。他表示,这一研究方式开创性地让人类了解到细胞的原子结构和化学机制,应用前景广阔。

  拉马克里希南认为,近年来中国在分子生物学研究领域呈现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态势。他说,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中国顶尖高校科学成果发表质优量大。中国政府对分子生物学领域的投入正在逐渐收到成效,国内研究环境对全球人才有着强大吸引力,潜力看好。

  “耐心和长远眼光必不可少。科学研究,尤其是基础研究领域,需要长期持续的投入和关注,不能追求短期效果。”拉马克里希南特别提醒中国同行。

  阿达·约纳特因:解开细胞“蛋白质工厂”之谜

  2009年,与拉马克里希南、托马斯·施泰茨因分享诺贝尔化学奖的以色列女性科学家阿达·约纳特也应邀参会。三位科学家对“核糖体的结构和功能”的研究贡献,被评价为解开了细胞“蛋白质工厂”之谜。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