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

1月9日

科技奖励大会:潜心研究才能一鸣惊人

导读:
中共中央、国务院9日上午在北京隆重举行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出席大会并为获奖代表颁奖。李克强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在大会上讲话。张高丽主持大会。

  9日,北京人民大会堂。86岁的屠呦呦站在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领奖台上,从习近平总书记手中捧回红彤彤的奖励证书。

  漫画:获得殊荣翘首以待,2016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得主揭晓,“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发现的中微子振荡新模式”9日获得殊荣。这个自然科学领域最受瞩目的奖17年来曾9度空缺,可谓“慎之又慎,宁缺毋滥”。简单来说,获得项目必须是重大科学发现,得到同行认可。新华社发 翟桂溪 作

  1999年国家科技奖励制度实行重大改革以来,27人先后问鼎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他们中有吴文俊、袁隆平、王选……

  屠呦呦有三大特别之处:27人中第一位女科学家,第一位非院士,第一位诺奖获得者。

  1930年12月出生的屠呦呦,履历简单:1955年北京医学院药学系毕业后,分配到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工作至今。她是中国中医科学院终身研究员、首席研究员、青蒿素研究中心主任。

  这位中国浙江宁波的女子,成就不凡:她从中医古籍中获得灵感和启迪,改变青蒿传统提取工艺,创建低温提取青蒿素抗疟有效部位的方法,成为发现青蒿素的关键性突破;率先提取到对疟原虫抑制率达100%的青蒿抗疟有效部位“醚中干”。

  “三千年医药兴,佑生救疾民族昌盛……昂首看,更领健康潮,众呦常鸣。”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院士在《呦呦三鸣》中写道。

  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世界卫生组织推荐以青蒿素类为主的复合疗法(ACT)作为治疗疟疾的首选方案,过去20余年间在全球疟疾流行地区广泛使用。近年来,ACT年采购量达3亿人份以上。

  《2015年世界疟疾报告》显示:从2000年到2015年,由于采取包括ACT在内的有效防治措施,挽救了约590万儿童的生命。

  9日,另一位捧回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还有40年磨一剑、领衔发现“液氮温区氮氧物超导电性”和“50K以上铁基高温超导体并创造55K纪录”的中国科学院院士赵忠贤。

  除最高奖外,279个项目、5名外籍专家和1个国际组织分别被授予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和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全 文

  打开2016年国家科学技术奖的荣誉名册,一个个女科学家的身影跃入眼帘: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屠呦呦为女性,15个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中的第一完成人为女性,多个获奖团队中的一半成员为女性……

  1+15+50%=国家科学技术奖励队伍中的“花木兰”,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史上最强大的女性力量。这些活跃在不同科技领域的女科学家们,美丽着、奋斗着、创造着。

  科技征途上的“花木兰”

  9日上午,中国中医科学院终身研究员屠呦呦,站在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领奖台上。因为发现青蒿素,对三大死亡疾病之一——疟疾有高效、速效作用,为人类抗疟疾药物发展开拓了新的方向,屠呦呦成为第一个捧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女科学家。

  记者查阅获奖名单看到,以女科学家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的项目共15个,既有中国科学院院士、微电子专家刘明领衔的“氧化物阻变存储器机理与性能调控”,也有来往于实验室和大海波涛之间的上海大学教授谢少荣牵头的“复杂岛礁水域无人自主测量关键技术及装备”;既有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原院长曹淑敏牵头的“第四代移动通信系统关键技术与应用”,也有与动物疫病防控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华中农业大学教授金梅林领衔的“我国重大猪病防控技术创新与集成应用”……

  获奖项目团队中,女性成员占到一半的,同样不在少数:构建了全球规模最大4G网络的“第四代移动通信系统关键技术与应用”项目,前10名完成人中女性占半壁江山;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的“动物源食品中主要兽药残留物高效检测关键技术”“基于羟基自由基高级氧化快速杀灭海洋有害生物的新技术及应用”“基团功能强化的新型反应性染料创制与应用”“复杂岛礁水域无人自主测量关键技术及装备”“钢铁生产与物流调度关键技术及应用”,这些项目的完成人中同样有一半为女性。获得自然科学奖的“乳腺癌发生发展的表观遗传机制”,其完成人中女性更是超过一半。

  翘首以待,2016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得主揭晓,“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发现的中微子振荡新模式”9日获得殊荣。

  这个自然科学领域最受瞩目的奖17年来曾9度空缺,可谓“慎之又慎,宁缺毋滥”。简单来说,获得项目必须是重大科学发现,得到同行认可。

  得奖的大亚湾实验到底是什么?在攀登科学高峰的途中,中国又抵达了哪个位置?

  大亚湾实验:“活捉”神秘中微子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从时间开始的那一刻起,中微子就无处不在,构成了世界的本源,但人类认识它却仅有80余年,还留有许多未解之谜。

  在科学家眼中,中微子的神秘面纱每掀开一层,都能让人们向宇宙终极法则更接近一步。相关研究在最近28年间已4次斩获诺贝尔奖。

  可是,中微子几乎不与任何物质发生作用,在它的眼里,地球几乎是透明的。因此,虽然每秒钟有亿万个中微子穿过我们的身体,但我们很难发现它的踪影。

  中微子有多难捕获?美国科学家雷蒙德·戴维斯因为观测中微子的开创性工作而获得200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诺奖委员会这么形容他的工作:“相当于在整个撒哈拉沙漠中寻找某一粒特定的沙子。”

  鼓励科研人员潜心研究,提高专注力,可以十年不鸣,争取一鸣惊人——这是9日召开的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传递出的一个重要信号。

  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共授奖279项,可谓硕果累累。近几年我国科技战线涌现出一批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重大科技成果。在当前科技创新的好形势下,更须下大力气、花大功夫加强仍然相对薄弱的基础研究,千方百计在原始创新上不断突破,才能全面提高科技创新能力,筑牢国家核心竞争力的基石,抓住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挺立潮头。

  一国之科技水平离开强大的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能力难以行稳致远。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如果抓不住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的主动权,科技强国的目标就难以实现。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