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

1月11日

圆珠笔头之问

导读:
笔尖珠芯近90%来自进口,我国圆珠笔长期承受缺“芯”之痛。2017年1月10日,太原钢铁(集团)公司正式对外宣布,成功研发“笔尖钢”,百亿支圆珠笔有望安上“中国笔头”。这意味着,历时5年攻关,笔头用不锈钢材料的国产化、自主化进程迈出了关键一步。人们期待,有更多创新破解“小不点儿”的缺芯痛。

  笔尖珠芯近90%来自进口,我国圆珠笔长期承受缺“芯”之痛。2017年1月10日,太原钢铁(集团)公司正式对外宣布,成功研发“笔尖钢”,百亿支圆珠笔有望安上“中国笔头”。

  这意味着,历时5年攻关,笔头用不锈钢材料的国产化、自主化进程迈出了关键一步。人们期待,有更多创新破解“小不点儿”的缺芯痛。

  圆珠笔的创“芯”之路:山西“面食”带来灵感

  3000多家制笔企业、年产圆珠笔400多亿支……世界最大的圆珠笔生产国背后,却一直掩盖着这样的尴尬:造不出笔头,每年仅从日本等国就要买1000多吨笔尖用不锈钢丝。

  小小圆珠笔,究竟藏有多少高科技?专家介绍,笔头上不仅有小“球珠”,里面还有五条引导墨水的沟槽,加工精度都得达到千分之一毫米。笔尖的开口厚度不到0.1毫米,任何一个小偏差都会影响笔头书写的流畅度和使用寿命,还要考虑到书写角度和压力。

  不锈钢丝的生产工艺,长期以来掌握在日本、瑞士等国手中,近年来“圆珠笔之问”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制造笔头需要用很多特殊的微量元素,这个配比找不到,中国的制笔行业永远都需要进口笔尖钢。”太钢集团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王辉绵,有26年国内一线科研工作经历,他在笔尖钢的研发中深深感受着“攻坚之难”。

  没有可借鉴资料,成分配比从几十公斤开始练……为找到国外守口如瓶的保密配方,科研团队重在摸清笔尖钢的成分配比这一环节,在切削性和加工性上寻求平衡点,最终在笔头用不锈钢材料的7大类工艺难题上取得突破。

  工艺突破的灵感来自“和面”。在技术人员眼中,“面”要想和得软硬适中,就要加入新“料”。相应的,钢水里要加入工业添加剂,如果能把普通块状添加剂变细、变薄,钢水和添加剂就会融得更加均匀,这样就可以增强切削性。“掌握了关键技术,就掌握了制造笔芯的良方。”王辉绵如是说。

  破解“大而不强”:“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心态不能有

  事实上,“十二五”期间,在科技部“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的支持下,太钢就与国内主要制笔企业和相关科研院所共同实施并完成了“制笔行业关键材料及制备技术研发与产业化”计划。

  “从数量上来看,我们是当之无愧的制笔大国,但还不是制笔强国。”中国制笔协会有关负责人说,虽然我国制笔产业很早就有,但在2011年启动核心材料和设备自主研发以前,从易切削钢线材、墨水到加工设备大多依靠进口。

  钢铁制造业业内人士表示,笔尖钢虽然精度要求高,制造有一定难度,但对国内钢铁企业的研发能力而言,自主研发制造的难度既是钢铁业“低端产品过剩、高端产品生产不了”一些困境的写照,也受其他因素干扰。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业界一直有种“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心态。他们坦言,近几年没有及时将笔尖钢从实验室搬到生产线,主要考虑的还是市场需求较小、整体规模不大。经测算,笔尖钢在中国的总需求只有1000多吨,市场总价值按目前看只有1亿多元,无论是产量还是效益,在不锈钢行业占比都很小。

  虽然每年笔尖钢进口量不大、所需费用不多,但在钢铁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长期在笔尖钢领域忽略用户需求,进而导致下游企业进口的依赖,仍显出中国钢铁制造业供给短板。

  中国制造要实现“蝶变”:创“芯”关键是“创新”

  最新测试结果表明,我国生产的圆珠笔出水均匀度、笔尖耐磨性基本稳定,产品质量与国外产品相当,具备了批量生产供应、逐步替代进口的能力。

  “笔尖钢的研发成功,对于有效打破国外产品长期垄断的局面具有重大意义,有利于促进我国钢铁行业的结构优化升级。”太钢集团副总经理高建兵表示。

  “科技创新已成为我国全面创新的核心之重、结构性调整的战略支点。”科技部创新发展司司长许倞表示。中国制造要实现“蝶变”,就要在创新上着力。

  与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目标相比,我国处于领跑水平的关键核心技术相对较少。中国制造要叫得响、数得着,就要多出独具匠心的好产品,要有持续创新的“工匠精神”。

全 文

  “圆珠笔头”火了。

  “太钢集团终于造出圆珠笔头,有望完全替代进口”的消息传出,朋友圈立即被刷屏,为去产能下的钢铁行业乃至中国制造大大提升了信心。

  记者近日从太钢集团获悉,我国不仅首次实现了笔头钢的批量生产,而且正在开发更为环保的国际顶尖无铅笔头。

  在此之前,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圆珠笔生产国,中国在制笔核心材料之一的笔尖钢上,却长期高度依赖进口。这个直径仅有2.3毫米的球座体,无论是生产设备还是原材料,长期以来都掌握在瑞士、日本等国家手中。

  由此也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制造”的质疑:为何作为全球制造业大国,我们无法实现一个小笔头的自主研发和生产?

  “我国终于能制造自己的圆珠笔尖了。”从无到有,“笔尖革命”折射出中国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诸多启示。

  中国是全球公认的制笔大国。3000多家制笔企业、20余万从业人口,一年能生产出多达400亿支圆珠笔。但核心的笔尖以及生产笔尖的设备,长期依赖进口。自主研发出中国笔尖,无疑是具有革命性的突破。

  当今世界制造业的竞争日趋激烈,谁掌握了核心技术和材料,谁就能赢得先机。“笔尖革命”来之不易,也让我们重新审视中国制造的短板。虽然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制造大国,但我国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与发达国家比仍存在较大差距,尤其在工业产品涉及负荷、速度、精度、腐蚀等高精方面,在高性能发动机,最精密的电子元件等方面,大部分仍然依赖进口。“笔尖革命”成功背后蕴含着经济转型升级的大道理——提信心,聚能量,克难关,攀高峰。

  要实现中国制造由大到强需要的不单是科研攻关。“笔尖革命”取得突破的背后,不仅是人才、材料和技术的竞争,更是科技体制改革和创新驱动战略的推动。制造业是我国的优势产业。在经济新常态下,政府正全力构筑利于创新的市场秩序和制度,为企业提供系统的公共服务体系,为市场提供试错容错的机制。企业应该乘势而上,把中国制造推向更高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