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

6月9日

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再迈一步

导读:
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再迈一步。保监会9日决定下调商业车险费率浮动系数下限,通过市场化手段进一步降低商业车险费率水平。那么,改革后车主保费将发生哪些变化?怎样才能获得更大折扣?车主与保险公司如何适应改革要求?

  新华社北京6月9日电(记者 王虎云、谭谟晓)保监会9日决定下调商业车险费率浮动系数下限,驾驶习惯良好的“好车主”将享受更低的商业车险折扣率。在一些地区,连续三年不出险的车主保费可能下浮20%左右。

  让“好车主”得到更多实惠是近年来保监会商业车险改革的方向。保监会财险部主任刘峰说,自2015年6月启动的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已取得阶段性成效,2016年,商业车险车均保费较改革前下降5.3%。

  刘峰在保监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商业车险改革以来,车险产品“性价比”提高,吸引了更多消费者投保。2016年商业车险投保率为77%,同比提升4个百分点;商业三责险平均责任限额达56万元,较改革前提升17%。

  车险保费收入稳步增长,承保利润稳中有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车险保费收入为6834.55亿元,同比增加10.25%;商业车险实现承保利润95.04亿元,同比增加11.35%。

  刘峰说,商业车险的社会管理功能也在增强,车险费率的“奖优罚劣”作用得到更好发挥,在降低行业赔付成本的同时提升了道路交通安全水平。

  他表示,保监会将进一步扩大保险公司定价自主权,推动保险公司产品和服务创新。同时,加大市场规范和整治力度,维护正常市场秩序,促进车险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全 文

  新华社北京6月9日电 题:车险保费怎么变?——为车主算笔账

  新华社记者谭谟晓、王虎云

  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再迈一步。保监会9日决定下调商业车险费率浮动系数下限,通过市场化手段进一步降低商业车险费率水平。那么,改革后车主保费将发生哪些变化?怎样才能获得更大折扣?车主与保险公司如何适应改革要求?

  “好车主”保费折扣变大

  自2015年6月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启动以来,车险条款费率下降,保障范围扩大,广大车主得到实惠。目前,全国范围内自主核保、自主渠道系数浮动区间均为0.85至1.15,此次改革将进一步扩大两个系数的下浮空间,大部分地区自主渠道系数的浮动下限将从0.85下调到0.75,扩大了保险公司自主定价权,有利于惠及更多消费者。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3月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首次突破3亿辆,其中汽车达2亿辆;机动车驾驶人超3.64亿人,其中汽车驾驶人3.2亿人。

  对大部分车主来说,车险产品价格将更优惠,保费负担将进一步减轻。北京车主吴先生有一辆使用了6年的东风日产奇骏,其新车购置价为24.98万元,且1年未出险,此次费率改革前商业车险总保费是5456.91元,经过计算,改革之后吴先生的保费为4814.92元,降低了641.99元。

  保监会9日决定下调商业车险费率浮动系数下限,通过市场化手段进一步降低商业车险费率水平。广大车主关心的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再迈一步。

  规范车险竞争,社会有需求,车主有诉求,行业有追求。从长远看,刹住车险不当竞争歪风要依靠深化改革来治本。保险监管部门应本着“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监管思路,着力构建有效应对改革后市场变化的监管体系,保障改革顺利推进。

  放开前端,“放”的是权,是减少事前的行政许可,把保险产品定价权交给保险公司,把产品选择权交给车主。通过提高车险产品“性价比”吸引更多消费者投保,让具有良好驾驶习惯和安全记录的车主享受到合理合法的折扣。

  管住后端,“管”的是乱,是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有效防范风险,维护市场秩序。用制度的卡尺对虚列费用、违规赠礼等行为进行约束,以规则的红线为灰色地带竖起围墙,破除车险营销“潜规则”。

  放管结合要让改革成果更多惠及车险消费者,这就要求保险公司积极适应改革要求,坚守合规经营底线,以提升风险定价能力和理赔服务能力为抓手,实实在在让利于民。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