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警察刑讯打死嫌犯获刑 14年未被收监当上村支书

2016年05月03日 08:54:00 来源: 西部网

点击进入下一页

  19年前,泾阳县公安局桥底派出所5名民警和2名临时工,将一个涉嫌偷羊的男子刑讯打死后,派出所除了教导员外,其他人员全被追责。4年间,案件经过两级3个法院5次判决(裁定),被告人从实刑改为缓刑,后又从缓刑改为实刑。6名被告人(一名联防队员在逃)分别被判处3至7年有期徒刑。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从再审判决作出的2001年11月至2015年12月,14年中,两名分别被判4年和3年有期徒刑的警察却一直未被收监。

  2016年3月15日,王忠安放弃了最后的努力。此前,他一直替弟弟王忠福申冤。

  王忠福在两个月前被兴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原因是14年前的一份判处王忠福有罪的刑事判决书。而这份判决书,在14年前已是终审判决,而当地法院不知道什么原因,将这份判决书的执行忘记了,直至去年的一个网上举报,才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

  而这份生效的判决书,其实是案件的第5次审判,而案件的发生还需要从19年前说起。

  第一个涉嫌偷羊者 在派出所里上吊

  根据当时众多的法律文书和对一些当事人的采访,记者试图还原当时案发的过程。1997年5月16日下午,泾阳县公安局桥底派出所代理所长王忠福,得到昔日同学的一条线索,后者所在的口镇派出所抓到一名涉嫌偷奶山羊的嫌疑人王会义。

  今年3月15日,距案发已经19年了,王忠安依然认为弟弟王忠福当初因急功近利而使仕途尽毁。“忠福当时是派出所代理所长,总想立功转为正式所长,这种心理使得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王忠福的这个同学当时是名普通民警,为了成全王忠福,将王会义送到了桥底派出所。王忠福发现,王会义此前曾因涉案被刑警大队抓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王会义在被审查时,竟戴着手铐逃脱了。

  抓回来后,王忠福安排联防队员门长胜给王会义戴上脚镣,副所长侯军社让联防队员门长胜把王会义挂到派出所后院的榆树上,对其进行殴打。

  当时生效的判决书查明:由于不断被殴打,王会义于1997年5月18日下午乘上厕所之机,用裤带在厕所内上吊自杀,被发现后,民警将其解救下来。次日零时,王忠福指派民警华伟杰、李永利继续审讯王会义。

  讯问过程中,因王会义交代其盗窃山羊的时间有出入,后来参加审讯的侯军社连打王会义十几个耳光,并端起脸盆,将一盆水泼在王会义的脸上。

  王忠福在审讯时,他用湿毛巾在王会义脸上抽打。侯军社用白塑料管在王会义胳膊、背、腰、腿部抽打……王会义最后被扒光衣服,赤身裸体地被挂在后院的榆树上。5月19日晚上,王会义继续遭到刑讯逼供,供述还有一个同伙侯一娃。

  第二个涉嫌偷羊者被打死在派出所

  民警李永利,1997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桥底派出所,后来也成了民警集体打死偷羊疑犯的涉案人。2016年3月10日,记者在三原县见到了李永利。

  李永利回忆,王会义当时供述,和他一起偷羊的是该县兴隆镇侯庄村的侯述伟(小名侯一娃,由于判决书受害人都以侯一娃称呼,所以下文都称侯一娃)。

  面对记者,侯一娃的妻子吴文英回忆,侯一娃身高约1.75米,遇害那年33岁。

  1997年5月21日凌晨1点左右,侯一娃和妻子以及一对儿女正在地窑(当地一种挖在地下居住的窑洞)睡觉,突然几名男子砸开地窑窗子,翻进地窑。进来的几名男子穿着警服,说他们是派出所的,要侯一娃去所里“问个话”。两个娃娃吓得放声大哭,大的五六岁,小的四五岁。

  到了派出所后,王忠福问侯一娃“你知道为啥叫你来”?侯一娃回答不知道,王忠福说将他挂到后面考虑去。

  接着门长胜、李永利将侯用背拷挂在派出所后院的榆树上。直到次日零时许,才将侯一娃放下来,但是更为严酷的严刑拷打才开始。

  民警王会平拉着侯一娃准备去前院审讯,因为下台阶时侯一娃差点将王会平拉倒,王会平于是将侯一娃拉跪在台阶上,用脚踢、用塑料管抽打,导致侯昏倒在地。

  22日凌晨3时,王忠福从外面回来,发现侯被铐在楼道西墙南面的铁环上,就叫民警将其继续挂在后院的榆树上。

  2016年3月8日,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当晚的一位目击者,年逾七旬的老人李某。

  李某家住泾阳县桥底镇,1997年5月22日前后他也在派出所内被留置。当时李某开了家废品收购站,因为收购了赃物被传唤到派出所。李某在等待调查的时间内,他听到侯一娃生命中最后的哭喊和求救声。22日上午9时,李某发现派出所内的民警出出进进地都是小跑,脸上表情都很凝重——侯一娃死了。

   1 2 3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陈俊松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289519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