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山东招远血案从犯狱中忏悔:怕面对被害者家属

2016年05月30日 16:45:24 来源: 法制日报

  疯狂

  连日来的震惊还没完全褪去,张航感到很疲惫,坐在饭桌前,思绪乱飞。

  她听着大家讨论说要去买拖把,自己的脑子里却浮现出要买一把吉他。她又听到说还要去云南找一个亲戚,那个亲戚也是被“神”预订的,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很快,几人吃了饭,分头去买东西。晚上9点左右,他们在麦当劳会合。原本已经要走了,突然,他们又被吕迎春和姐姐的一席话拉住。“角落里那桌人很友善,总冲着我们笑,那些人一定是我们要牧养的‘小羊’!”

  “这说法太荒唐了!”这个念头在张航脑子里一闪而过,但她没敢说出来,她只希望,快点回家吧!

  可姐姐和吕迎春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们让张航去向那桌人要电话号码,并肯定地说,他们就是“神”预定的人,麦当劳就是圣地。

  张航不想去,又不敢不听,只能硬着头皮去要。没想到,她还真要到了一个。

  此时的她,如释重负,总算可以回家了!

  然而,姐姐和吕迎春又告诉他们,附近的客人全都是被“神”预定的人,他们都是被吸引过来的,并坚持让张航接着再去要电话号码。

  就这样,张航走到了吴某身边。这一次,张航没有成功。这个37岁的女人,拒绝了她的要求。

  “周围的人不都是我们的‘小羊’吗?怎么会不给我电话号码呢?”张航感到很惊慌,她将这一切告诉了姐姐和吕迎春。

  吴某的态度激怒了他们。吕迎春看了那女人一眼,忽然对张帆说:“原来是她在一直攻击我们。”张帆立刻心领神会,她一边冲上去和吴某扭打在一起,一边大叫着:“你是恶魔、是邪灵!”

  张航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惊呆了。她看到父亲和弟弟也都冲了上去,姐姐也一直冲她喊:“快来帮我!为什么不帮我?”

  后来,张航也冲了上去,她狠狠掐了一下吴某的胳膊,想让吴某放开抓着姐姐头发的手。她的耳边,一直有声音高叫着:“邪灵!”“杀了她!杀了她!”

  “那时候我就担心,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事后一定又会被说,你怎么没在关键的时候为‘神’作出贡献呢?”于是,张航又抓起拖把、椅子,打向吴某。

  很快,警察赶到现场,将他们反扣住。但张帆和吕迎春还在要求大家反抗、挣扎、大声诅咒,喊“全能神”得胜了。

  “我感到除了寄希望于‘神’,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张航说,她渴望通过大喊,真的能带来什么奇迹。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张航说。

  忏悔

  2014年10月11日,这起备受关注的山东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在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张帆、张立冬被判死刑。吕迎春被判无期徒刑,张航、张巧联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和七年。

  法院同时认定,“全能神”为邪教组织。正是在全能神邪说的精神控制下,他们失去独立思考能力,变成了任由邪教驱使的杀人工具。

  庭上,张帆并没有悔改的意思,还想当庭宣扬邪教教义。而第二被告人张立冬,在进行案情陈述时,依旧神情冷漠,甚至不时露出笑意。

  审判后,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最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回想起刚被关押进看守所的那段时日。张航说,自己还是会忍不住要逃到“全能神”给她描绘的那个世界里去。“现实实在太残酷了,有时候我就想,可能哪天,这一切就都结束了。”

  但也有时候,她又会想,也许爸爸和姐姐真的会走呢?也许真的会永远都不在了呢?

  一审宣判前,律师曾告诉她,你的爸爸和姐姐,可能都要被判死刑。尽管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听到法官说出“死刑”两个字时,张航的心,还是感觉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

  她是一路哭着回看守所的。一直到进了监狱,她都不敢面对现实,还在现实和邪教塑造的虚幻世界里来回切换。甚至有一次碰到吕迎春,她还相信这位“神长子”跟她说的,“你爸爸和姐姐是不会死的,他们要执行(死刑)的时候,一切就结束了。”

  “但是,一切确实一直没有结束,没有发生任何事。”那一天,妈妈来会见张航,告诉她已经处理了爸爸和姐姐的后事。张航这才开始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是活在一个虚幻的谎言里。

  这个只有20岁的姑娘也曾幻想过,如果没有全能神,现在的她,一定也像正常人一样,去念初中、念高中、考进大学了。

  “一直就觉得,怎么就选上我了?我宁愿像我的同学们一样,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儿,哪怕最后被毁了、被灭了也行啊!我不想要这个机会,这个所谓的被拯救的机会……”

  然而,“世界末日”论,击碎了她一切对未来的打算。那个所谓的“神”,一把将她推向监牢。

  现在,张航已经很少会去回忆那段疯狂的日子了,不仅因为它是不好的记忆,也是因为那是一段混乱的记忆。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过了这些年。

  “怎么一个孩子就变成了这样?”很多人替她感到惋惜。张航说,在她最混乱的时候,一个警官特别坚定地对她说:“张航,你相信我,你的未来一定会很好的。”

  真的会这样吗?

  她想试着去相信这句话。在张航的日记里,曾这样写道:“昨天晚会播出了同犯家属们的视频祝福,虽然视频里的人都很陌生,但我却像看到自己的家人一样哭得泣不成声。在场的每个人也都哭了,因为我们每个在高墙外的亲人,一定也是一样地思念与牵挂着我们。我特别想好好改造,早日出去和家人团聚。”

  但在张航的内心深处,一直不敢面对一个人——那个被他们亲手害死的吴某。

  “她是一个很无辜的人,她什么事都没有做错,就这样被夺去了生命。她的家人,真的就是像晴天霹雳一样,不应该受到这些事情……”张航说,她知道,姐姐、爸爸和吕迎春在法庭上的态度,更是在被害人家属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想到这些,真的觉得非常非常对不起他们,觉得给他们带来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害怕去面对他们。”

  “其实有的时候我就想,如果我爸爸和姐姐没有被判死刑,如果他们也有机会来监狱接受教育,能够重新回归一个正常人的思维,那该多好!他们也会很后悔对被害人造成这样的伤害……可是,他们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但我还是很想代表不能够去道歉的爸爸和姐姐,对被害人道一声歉。他们到生命最后一刻,可能都不知道自己错了……”

  说这些时,泪珠连成串,从张航眼角滚落。阳光透过铁窗,洒在她稚嫩的脸上,印出一道道晶亮的光……

   上一页 1 2 3 4  

【纠错】 [责任编辑: 陈俊松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29027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