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记者卧底贷款中介公司:员工自曝年薪百万
2017-03-27 07:39:02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3月14日,记者跟随赵晓军去拿重刻的假章。交易地点约在金台夕照地铁站附近的一银行门口。刻章大姐戴着摩托车头盔,口罩遮面,报上姓名和电话后,刻章大姐从挎包中掏出装有假章的信封。“不能这样掏出来看,上远点看。”一名购买假章的人打开信封,立刻被刻章大姐制止。

  接下来,赵晓军又联系他人制作假银行流水等,逐步完成包装资料的工作。

  在记者暗访期间,类似的造假现象每天都在公司上演。一个放于办公桌底下的纸袋,里面是满满一袋假章。

  一次因为找不到一枚建委的假公章,公司一负责人陈刚直言“给我PS一下”。他将一份盖有公章的材料和一份没有公章的材料都扫描进电脑,用PS软件将公章复制过去。

  “PS会吗?学一下,这都是我们吃饭的本事。”张伟对刚入职的新人强调。

  对于贷款中介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的行为,在张新年律师看来,如果这种欺骗行为同时给银行造成了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则涉嫌骗取贷款罪,依据《刑法》规定,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特别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同时,依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的规定,涉嫌以欺骗手段取得贷款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或给银行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的,或者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多次以欺骗手段取得贷款的,均应予立案追诉。

  幸而最终因为赵晓军的一个失误,银行没有通过这笔270万的单方抵押贷款。“单方走银行的单子谁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通过,成功率差不多六七成。”赵晓军说,“我们最近做了好多‘单方’都过了,也就卡了一两个。”

贷款公司员工用PS软件,为客户伪造行驶本复印件,用于骗贷。

  暴利游戏:强行过户手续费开出30万

  在贷款行业,如果公司自己消化不了的单子,就会甩给同行,比如高息公司。“高息其实就是高利贷。”赵晓军告诉记者。

  “不能以公司名义甩单给高息,只能个人甩。”同德聚鑫一名业务员称,高息是这个行业里面最烂的贷款业务,如果客户房子、车子都抵押出去了,又没有工资、保单这些,那他要用钱就只能走高息。

  我国法律规定,年利率超过36%为高利贷,超过部分,不受到“法律保护”。但这些高息的月利率通常高达15%或20%,以20%计算,其年化利率高达240%。“一入高息就是死。”同德聚鑫一名业务员称,她的一位客户,向高息公司借贷40万元,所打欠条却为70万元,几个月后,需归还的本金和利息高达150万元。

  同德聚鑫所在的搜宝商务中心,聚集多家民间借贷公司。3月14日,记者以同行身份在搜宝商务中心一家高息贷款公司参加聚会,在场的多是从事高息贷款的业务员。

  微信名为“隔壁老王”的高息业务员称,在圈内大家喊他老王,公司在北京西站附近,现在主做高息、疑难房、强过、股票质押、收房等借贷业务。

  “你们家强过(强行过户)怎么做?”同行问。“看家庭情况,一般是三十万起步。”老王说。

  老王所在公司另一名业务员“乐乐”的朋友圈显示,“房产强过:夫妻房、父子房、爷孙房全办。房产悄悄变成自己名字。”

  事实上,前述北京一男子从中介处购买伪造的父母死亡证明、假户口本、假身份证等资料,并开具继承证明,将房屋过户至自己名下的案例就属于“强过”。该男子支付了高额的服务费,“开始说要30万,最后涨到190万。”

  在这场聚会中,有10家贷款中介到场。搜宝商务中心一家贷款中介的业务员李佳(化名)介绍,可以帮征信黑户或白户办理贷款、信用卡。据她介绍,“纯白户的长线包装,大概6-8个月下款,下款50万-100万元,服务费收30%。”

  黑户业务在这些贷款中介业务中也不是难事。李佳说,黑户当中的法人贷,仅需要提供一张带磁的身份证,6张一英寸的蓝底照片。公司负责包装客户到南京或者上海某地去做法人,要往返两至三次。下款在20万到150万之间。公司收35%的服务费。下款以后会强制扣款三个月,然后客户再申请破产。

  另一个黑户业务是消费贷,贷10万,客户到手5万,50%手续费。在高息业务员操作下,这种贷款不看征信不用还款,两个月就可放款。为了掩盖住如此高额的利息,大多高息贷款公司都收取“管理费”。“这些都是为了掩人耳目,实际上就是利息。”一名业内人士称。

  3月17日,记者在搜宝商务中心2号楼走访了5家贷款中介,有3家称从事高息业务。

  信息失守:千元买上万条个人信息

  暴利吸取的,不仅是借款人的“高息”血液,连同客户的全部信息都会几经转手,批量买卖。

  跟赵晓军一样的贷款中介,通过同行或者房地产中介拿到客户,帮他们贷款,而这些个人信息还可以“千元上万条”进行批量购买。

  在贷款中介公司中,“同德聚鑫”业务员从“渠道”中获得客户。所谓渠道包括同行、房地产中介和银行客户经理等。

  通过贷款圈的微信群,很容易找到所谓的“渠道”,通过他们大批量购买个人信息。

  “银行、征信、小贷、理财、股民、房主、车主、法人、信托、保单、医生、公积金、事业单位、老师、公务员,所有资源定期精确更新,打不出意向客户包退换。”在多个贷款中介微信群中,都有这样的信息销售广告,公开贩卖用户的个人信息。

  记者联系上微信名为“出售电销客户话单”的信息贩子。“业主的1毛一条,3000条起,打包一万条可以做到七百。”贩子称,“信息来自房产中介、物业等,整个北京的都有。”

  3月26日,信息贩子在微信中报价,3000条话单300元,话单包括用户姓名,具体住址和手机号。记者随机拨打其中几个,均为真实信息。

  暗访中记者发现,这些批量的个人信息很大一部分来自“贷款中介”,这种电话推销贷款的业务,被称为“电销”。因为电销公司拥有较多的有效客户,同德聚鑫的业务员通常私下与电销公司的业务员进行交易,以返还部分利润为筹码,获取电销公司的客户。

  记者在以贷款人的身份咨询了多个电销公司后了解到,这些贷款电话的背后,大多是顶着各种名头的小贷及中介公司。这些公司有的叫“×××咨询投资”,有的叫“××集团”,从名字上来看,并不能直接判断出其主要经营业务的范围。但无论具体叫什么名字,其真正的业务无一例外都是充当了各家银行寻求贷款客户的“中介”。

  一家电销公司的业务员孙奇说,电销公司需要经常购买话单,也会将话单转手卖给其他房贷中介。

  据孙奇介绍,他们一个店有20多人,每天上班就是戴上耳机、麦克风,重复着几句推销贷款的话术。公司装有拨号系统,电脑会自动拨打电话,分配给空闲的业务员。

  “系统一次可拨打10个号,并会自动屏蔽空号。”孙奇说。

  “前两天我们一个行政总监给我们弄了某有线电视的客户资料。”孙奇说,8万多个号,我们两天半就都打完了。

  法律界人士表示,除承担民事责任外,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达到一定程度后,还会上升为刑事犯罪。《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近期“同德聚鑫”也希望拓展电销业务。“我会给你们一些话单(批量个人信息),你们有空的时候就打一打,也可以自己去网上买话单打。”3月14日,同德聚鑫的吴经理在培训新员工时介绍。(新京报调查组记者)

   上一页 1 2  

+1
【纠错】 责任编辑: 黄博阳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数万民众在伦敦示威游行反对英国“脱欧”
    数万民众在伦敦示威游行反对英国“脱欧”
    一周看天下:悼念
    一周看天下:悼念
    内蒙古居民楼爆炸:死亡人数增至5人
    内蒙古居民楼爆炸:死亡人数增至5人
    林郑月娥在香港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选举中胜出
    林郑月娥在香港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选举中胜出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9161120698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