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持刀抢劫“大力哥”出狱后戒掉药瘾 想当网络主播
2017-03-31 07:49:40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赵金龙在家中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 摄影/记者 刘汨

  出狱之后,赵金龙从没看过自己接受采访的视频,他觉得,那就是个傻子的行为。

  2013年11月,在“大力”药水的作用下,赵金龙持刀抢劫一对正在存钱的父子,他把刀背架在别人的脖子上,最终被父子反摁在墙上。

  被捕之后的采访中,赵金龙戏谑地讲着自己犯案的经过以及生活中的苦闷,他开始对含有特定成分的止咳药有了依赖,并将此称为“大力”药水。

  在吐出“大力出奇迹”等语录后,赵金龙蠢贼的形象成了成百上千万网友的笑料,“大力哥”的声名也不胫而走。

  这是一段赵金龙不愿再提起的记忆,在有人看来却蕴含着巨大的价值。尝试“包装”他的公司相信,赵金龙有着2600万粉丝,“大力哥”这个IP并没有被人忘记。

  赵金龙懵懂着接受了这样一份工作,他只敢说尽力而为,不确定在戒除“大力”药水后还能否达到想要的效果。也许自己真的要装出喝过药的样子,才能继续逗得人们发笑。

  自闭

  “我回家待得时间长了,不接触人的时间也很长了。前一段时间,自闭症比较严重,现在是能走出去了。大伙儿应该是不想接触我吧,自闭症传开了谁还愿意接触啊。

  人出去也要分情况,我本身就没有钱,去找朋友,朋友第一反应都是他没有钱了,是不是给他拿点钱。实际上我没有这种想法,就是想见个面,吃个饭。但他们都有这种想法,所以我也没法找人家。

  真朋友愿意拿钱,三百二百就是顿饭钱,那不是事。我同学说过一句特经典的话,有钱好做人,没钱不是人。我这同学,在营盘这片相当讲究的,但讲究也没有用,跟朋友换不来平等,身边太多人找他借过钱,等他没钱时却借不来钱。

  他落魄的时候,也是我落魄的时候,大伙一致认为,板上钉钉的事,这俩人死定了。但是我这同学又起来了,让别人失望,证明别人看错了。”

  ——赵金龙自述

  被一片新建的住宅楼和商场包围其中,沈阳市营盘小区那几栋低矮的楼房越来越扎眼。在当地城镇化改革之后,营盘村的村民们搬进了这里,其中也包括赵金龙和他的母亲。

  张鹏和妻子在小区门口摆了家卷饼摊,2015年年底,赵金龙出狱后第二天,俩人见面聊了没几句,张鹏问起抢劫的事情,赵金龙摇着头:“嗨,别提了……”

  自那之后,张鹏和小区的居民们很少再看到赵金龙,倒是总有人来跟他打听,“大力哥”的家在哪儿?久而久之,在营盘小区的人们口中,“大力哥”这个称谓也代替了赵金龙的本名。

  赵金龙的母亲有时会在张鹏的摊位旁坐会儿,她得了尿毒症,隔天就要透析一次。还总觉得在屋里时头晕,老人白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消磨在外面。

  3月中旬的这天,有居民问她,赵金龙在哪儿?老人气鼓鼓地回了句:“家里躺着呢。”

  母亲走时连房门都没锁上,赵金龙正蒙头睡在客厅的床上。头天晚上他在朋友梁子家消磨到半夜,回来后又循环听着手机里的那几首老歌,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

  梁子和赵金龙从小在营盘村一起长大,也是赵金龙出狱后,为数不多几个还在来往的朋友之一。

  梁子已经从营盘小区搬走,住进了马路斜对面新建成的居民楼里。赵金龙想找他时,总要等到朋友下班以后,两人也没什么别的可做,就是整晚的看电视、聊天。

  这让赵金龙觉得很不好意思,“人家干点什么不好,陪我耗着。所以我连着找过两天之后,第三天肯定不会再去。”

  这天临近中午赵金龙才爬起来,点上根烟,拿过旁边一个空饮料瓶当烟灰缸。想起母亲闻不得烟味,他赶紧关上了里屋的房门。

   1 2 3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谷玥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韩国法院批准逮捕前总统朴槿惠
    韩国法院批准逮捕前总统朴槿惠
    奇特壮观的阿庐古洞
    奇特壮观的阿庐古洞
    清明将至 福州殡仪馆举行开放日活动
    清明将至 福州殡仪馆举行开放日活动
    南京郊外农田“笑脸”绽放
    南京郊外农田“笑脸”绽放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831120728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