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被姑姑前夫砍重伤 3岁男孩来京抢救
2017-06-29 07:42:34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昨日,北京博爱医院,3岁的泽泽由爷爷抱着在病房里查看伤口。本月初,他被姑姑的前夫砍伤。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爷爷抱着泽泽在病房里。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20多天前的那场“噩梦”,3岁的泽泽还不能理解。

  6月4日,山东新泰市西张庄镇,他被姑姑前夫砍了数刀,腰背部可见16厘米长的裂口。为保护孩子,母亲和奶奶均受重伤。

  “因为家暴,妹妹和高某已离婚一年多。”泽泽的父亲李光兵想起,高某曾威胁妹妹,“要是离婚,就杀你哥家孩子,让他们恨你一辈子。”

  昨日,泽泽被家人带到北京博爱医院进行治疗。

  主治医生介绍,由于马尾神经完全断裂,泽泽的大小便不能自理,而脊椎损伤,只能在大人的看护下行走。

  伤疤

  “爷爷,我的后背好痒,为什么呀?”3岁的泽泽瞪大双眼问。

  “你和表弟打架时被抓的,他脸上也被你抓伤了一大片。”爷爷回答。

  昨日,北京博爱医院脊髓损伤康复二科病房,泽泽穿一身红色单衣,站在病床上靠着爷爷玩耍。他不时用手拽爷爷的衣服,笑得很开心。爷爷站在床边,两手张开护着。

  露在泽泽短裤外的,是一截连接着透明袋子的细管,那是导尿管。掀开上衣,透过遍布后背的白色纱布,仍能看到一处处已结痂的伤疤,最长的横在腰侧处,有16厘米,深可见肉。

  “那我没有吃亏。”泽泽斜着头,眯着眼睛笑。

  他不知道,这些伤疤,都是姑姑前夫用菜刀和斧头砍下的。他脖子上,还留有被掐的痕迹,额头处是被摔伤的疤痕。

  二十多天前的血腥经历,家人从不敢在孩子面前提起。“相比于身体上的伤,我们更害怕孩子长大后有心理阴影。”爷爷说。

  噩梦

  回忆事发时,泽泽母亲、34岁的范玲仍心有余悸,“这是我一辈子的噩梦。”

  6月4日10点多,离婚一年的妹夫高某来到自家在村里开的小卖部前。“这段时间他正与我小姑子和好,我以为是道歉来了,还挺高兴。”范玲回忆,她跟往常一样叫了声对方名字。

  对方没有理会,走着走着,突然跑过来,到面前时竟从背后掏出一把菜刀,朝着泽泽砍下去。“我急忙抱起孩子背对他,背后挨了一刀。”

  53岁的泽泽奶奶从小卖部跑出来,也被砍伤。

  “高某抓到孩子,一把扔出两米多远。”范玲说,她和婆婆爬到孩子身边,本能地用双臂搭成“人”字形,护住孩子。

  看到二人死死护着孩子,高某又朝她们猛砍。“头部、胳膊、背部、屁股、腿部,都是刀伤。”范玲说,自己根本没感到疼,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要让儿子受伤。

  “但他趁我们胳膊受伤没有知觉,把泽泽拽出来砍,又掐住孩子脖子。”她描述,自己跪下哀求,婆婆挣扎过去死死咬住高某胳膊,他被咬伤后才松手。

  伤人事件持续10多分钟,目睹事件的村民报了警。据村民介绍,高某行凶后,在附近一车行里洗了洗手,喝了点水,抽了支烟,然后就上了在现场的警车,临走前还大笑说“值了”。

  新泰市西张庄镇派出所的民警证实,6月4日,确有高某砍伤(泽泽)祖孙的案件发生。

  新泰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日上午10点多,接到西张庄镇前高佐村打架的报警电话,犯罪嫌疑人随后被警方控制。

  家暴阴影

  事发后,泽泽被送往新泰市人民医院抢救。当天下午,又转入泰安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

  “孩子身中5刀,送到医院已休克。”医院病历记录显示,泽泽失血性休克;胸腰背、右膝部分砍伤;腰背部可见一个16厘米横斜行裂口,深达脊椎,椎板损缺,马尾神经完全断裂;患者病情危重,预后差,背肌损伤,脊髓损伤,瘫痪的可能性大。

  泽泽父亲李光兵一直在外打工,事发后赶回家时,村子正下大雨,血迹已被冲刷干净。他不能理解,高某作为姑父,怎么狠心伤害孩子。

  妹妹和高某已离婚一年多,“高某在外温顺,在家却很强势,自从看到妹妹身上的伤,才知道他有多歹毒。”李光兵说,妹妹眼睛、耳朵、头部因家暴造成重伤,但一直不敢告诉家人。

  离婚后,妹妹就住在娘家。常年家暴,她常在梦中念叨,“我害怕,我害怕,你饶了我吧……”

  李光兵想起,二人还没离婚前,高某知道一家人最疼爱泽泽,曾威胁妹妹,“要是离婚,就杀你哥家孩子,让他们恨你一辈子。”

  认为自己的婚姻给家人带来灾难,李光兵的妹妹一直很自责。范玲住院后,还要找人看住妹妹,生怕她做什么傻事。

  求生

  一家人跑遍上海和北京的大小医院。6月27日,经抢救,泽泽脱离生命危险,转到北京博爱医院进行后期治疗。

  主治医生介绍,泽泽的马尾神经断裂,导致不能正常大小便。同时因脊椎受损,正常运动可能会受影响,现在只能靠大人支撑着站立,无法踮脚等。

  为筹集医疗费用,泽泽的家人将亲友借了个遍。

  “我和泽泽妈妈还没痊愈就出院回家了,挨家挨户借钱给孩子看病,可大家都是靠种地为生的农民,没有多少钱能帮到我们。”泽泽奶奶说,“眼睁睁看着孙子受伤,痛不欲生,但我舍不得孙子,要看到他好起来。”

  事发后,新泰第一人民医院骨科的医生和护士做了爱心捐款,当地公司老板到医院看望孩子并捐款,孩子9月准备入学的幼儿园也捐助1000元。

  但捐款杯水车薪。李光兵说,一家3人重伤,目前治疗费花去20余万元。为节省开支,尚未恢复的妻子和母亲,背着家人办理出院手续。

  “她们还没好就出院,我很自责,没有做好一个儿子、丈夫、爸爸的责任,更害怕孩子长大了,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回答。”说着说着,他不禁哭起来。

  目前,李光兵和父亲、妹妹在北京陪同治疗,夜里就睡在医院走廊。“50多岁的父亲精神很差,他说如果有人要肾,愿意卖掉救孙子。”李光兵说,自己昨天一直找不到父亲,打电话关机,走到医院里的草丛,才发现父亲一直蹲在那哭。

  嫌疑人高某与泽泽一家是同村,事发当天,其家人便离村躲了起来。“20多天了,至今都没有联系我们。”

  李光兵表示,高某家里也很穷,除村里的破房子外,什么都没有,也无力支付治疗费用。“这个属于第三方造成的意外,没有任何保险,全靠借钱。”

  一家人表示,已无力支撑治疗费用,希望得到社会的帮助。“孩子还小,无论如何治疗不能断。”

  记者 左燕燕 实习生 赵今朝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志强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缤纷夏日 向阳花开
    缤纷夏日 向阳花开
    壶口瀑布景色壮美 气势磅礴
    壶口瀑布景色壮美 气势磅礴
    贺兰山下的“枪王之战”
    贺兰山下的“枪王之战”
    海军陆战队特种障碍训练,敢来吗?
    海军陆战队特种障碍训练,敢来吗?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6191121229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