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楼顶见绿植 “最牛违建”何以又成焦点话题?
2017-08-17 10:21:21 来源: 工人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最牛违建”何以又成焦点话题?

  还是这个地方,还是这个楼顶,如今又不安分了?对此,相关部门应该及时给公众一个交代,否则其示范效应恐怕会很坏。

  近日,有市民反映,曾引起轰动的北京人济山庄“空中别墅”,楼顶竟然又见绿植。业主对此颇有微词,认为屋主“不老实”,总想着在楼顶上“耍花样”。屋主则称只是在做绿化,并非违建。海淀区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表示,居民楼屋顶属于公共面积,顶层居民无权私自处置。(见8月15日《北京晨报》)

  彼时的“空中别墅”曾被称作“最牛违建”,从备受指责到拆除艰难,再到如今绿意盎然,一路下来,刀来剑往、拖泥带水,好不“热闹”。

  有人说,顶楼又热又晒,种点植物有啥不好?漏水也漏不到别人家。这话乍一听确实有道理,实则经不起推敲:第一,从权属角度看,住宅楼屋顶的使用权归所有业主所有,在屋顶摆盆栽应经小区业委会和物业通过;第二,就技术而言,屋顶绿化需足够严谨的技术支撑,应向相关部门咨询或备案,经住建委等相关部门批准后才能实施。不然,一旦超越建筑物荷载重量或极端天气导致绿植坠落等,谁来承担责任?

  “最牛违建”之所以成为舆论场的爆款话题,大抵还是因为触动了人们的敏感神经——拖拖拉拉拆了一整年,一建一拆耗资600万元,如今,还是这个地方,还是这个楼顶,又不安分了,管住违建怎么这么难?当然,这次不能简单粗暴地将楼顶绿植扣上“违建”的帽子,毕竟屋主此次的楼顶绿化在北京市住建委登记过,瑕疵在于没有通过业委会的同意、物业也对此表示不知情。

  不管结果如何,此事都值得反思。城市违建是一颗毒瘤,有的上天入地,有的平地风云,隐患多、秩序差,利益杂、关系乱。曾有数据显示,2013年~2015年间,仅浙江一省拆除违法建筑的面积就达4.1亿平方米,而广东省深圳市今年上半年拆除消化各类违建1059.95万平方米。越是地皮金贵、房价高企的城市,违建就越是禁而难绝、打而不死。

  违建与拆违,充满博弈和斗智斗勇。怎么查、怎么罚、罚多少,才能让一些人彻底断了违建的念想?如果罚款无痛感、执法无刚性,处理起来拖泥带水,后果可想而知。

  曾经的“最牛违建”又开始“不老实”,是伤疤好得差不多了?对此,相关部门应该及时给公众一个交代,否则其示范效应恐怕会很坏。治违与拆违究竟初心几许、力道几何?

+1
【纠错】 责任编辑: 薛涛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联合国秘书长强调应政治解决朝核问题
    联合国秘书长强调应政治解决朝核问题
    河北承德:雨后金山岭长城现壮美晚霞
    河北承德:雨后金山岭长城现壮美晚霞
    “发现”号在西太平洋采集到刺蛛蟹
    “发现”号在西太平洋采集到刺蛛蟹
    北京:燕山脚下油葵花开
    北京:燕山脚下油葵花开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301121497690